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八十一、笑话和鸽子蛋

一百八十一、笑话和鸽子蛋

        说着,一径离了潇湘馆,湘云这时候才悄悄的跟了上来,对着黛玉笑道,“今个天气好,那仙鹤羽毛均匀鲜明,好看的很,我一时间倒是看呆住了。”黛玉瞧瞧说道,“你倒是躲得快,适才说了好一大段什么绸缎绫罗的事儿,我听着脑子疼,这会子出来了,那刘姥姥才稍微不说话了。”如此到处瞧瞧,众人远远望见池中一群人在那里撑船。贾母道:“他们既备下船,咱们就坐一回。”说着,向紫菱洲蓼溆一带走来,刘姥姥自然是十分羡慕,处处啧啧称奇。未至池前,只见几个婆子手里都捧着一色摄丝戗金五彩大盒子走来,凤姐忙问王夫人:“早饭在那里摆?”王夫人道:“问老太太在那里就在那里罢了。”贾母听说,便回头说:“你三妹妹那里好,你就带了人摆去,大家从这里坐了船去。”

        凤姐儿听说,便回身和李纨、探春、鸳鸯、琥珀带着端饭的人等,抄着近路到了秋爽斋,就在晓翠堂上调开桌案。鸳鸯笑道:“天天咱们说外头老爷们吃酒吃饭,都有个凑趣儿的,拿他取笑儿。咱们今儿也得了个女清客了。”李纨是个厚道人,倒不理会;凤姐儿却听着是说刘姥姥,便笑道:“咱们今儿就拿他取个笑儿。”二人便如此这般商议。李纨笑劝道:“你们一点好事儿不做。又不是个小孩儿,还这么淘气,仔细老太太说!”鸳鸯笑道:“很不与大奶奶相干,有我呢。”

        正说着,只见贾母等来了,各自随便坐下。先有丫鬟挨人递了茶。大家吃毕,凤姐手里拿着西洋布手巾,裹着一把乌木三镶银箸,按席罢下。贾母因说:“把那一张小楠木桌子抬过来,让刘亲家挨着我这边坐。”众人听说,忙抬过来。凤姐一面递眼色与鸳鸯,鸳鸯便忙拉刘姥姥出去,悄悄的嘱咐了刘姥姥一席话,又说:“这是大家家的规矩,要错了,大家就笑话呢。”

        恰好薛蟠在外头吩咐鹤儿,将自己个的手书送了出去,见到鸳鸯在这里头如此,等到刘姥姥进去,薛蟠拦住了鸳鸯,“鸳鸯姐姐,你倒是难得这样的不厚道!刘姥姥原本是老实人,你何苦来捉弄她。”

        鸳鸯笑道,“大爷也知道我只捉弄她,可没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让大家伙乐一乐罢了,这早上大家伙才有些意思,不是吗?”

        她了薛蟠一眼,“大爷赶紧着进去吧,等会有意思的事儿才多呢。”

        鸳鸯调停已毕,然后归坐。薛姨妈是吃过饭来的,不吃了,只坐在一边吃茶。贾母带着宝玉、湘云、黛玉、宝钗一桌,王夫人带着迎春姐妹三人和薛蟠一桌,刘姥姥挨着贾母一桌。贾母素日吃饭,皆有小丫鬟在旁边拿着漱盂、麈尾、巾帕之物,如今鸳鸯是不当这差的了,今日偏接过麈尾来拂着。丫鬟们知他要捉弄刘姥姥,便躲开让他。鸳鸯一面侍立,一面递眼色。刘姥姥道:“姑娘放心。”

        薛蟠笑吟吟的望着众人,刘姥姥的到来,是这个红楼梦故事之中,在大观园内最有意思的篇章,好像是大家伙都是这样的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所有的人,都带着刘姥姥在这里头热热闹闹的逛了一圈,没有一点的不悦和难过,这样人人都高兴的时候,还真的是很少的。人生在世,得意的时候很少,能够开怀大笑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虽然薛蟠不信奉佛教,但他也觉得,这红尘之中的确是困难重重,现在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尽量的减少和降低苦难的次数和程度。而且他希翼,自己所记挂在乎的了,也是可以有这样的可能,降低苦难发生的可能。

        这边那刘姥姥入了坐,拿起箸来,沉甸甸的不伏手,原是凤姐和鸳鸯商议定了,捉弄刘姥姥,单拿了一双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给刘姥姥。刘姥姥见了,说道:“这个叉巴子,比大家那里的铁锨还重,那里拿的动他?”说的众人都笑起来。只见一个媳妇端了一个盒子站在当地,一个丫鬟上来揭去盒盖,里面盛着两碗菜,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贾母桌上,凤姐偏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贾母这边说声“请”,刘老老

        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说完,却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众人先还发怔,后来一想,上上下下都一齐哈哈大笑起来。湘云掌不住,一口茶都喷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只叫“嗳哟”。宝玉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却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掌不住,口里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揉肠子”。地下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姐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掌着,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还只管让刘姥姥。

        薛蟠还稍微好些,只是笑了几句,没有失态,不过饶是如此,原本拿着的筷子也掉在了桌上,哐当一下,大家伙好生笑了一会,就是刘姥姥还恍然不知,拿起箸来,只觉不听使,又道:“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得一个儿!”众人方住了笑,听见这话,又笑起来。贾母笑的眼泪出来只忍不住,琥珀在后捶着。贾母笑道:“这定是凤丫头促狭鬼儿闹的!快别信他的话了。”

        筷子这样的重,夹鸽子蛋也太难了些,偏生凤姐又促狭说道,“姥姥且尝一尝,这是鸽子蛋,要一两银子一个呢。”

        这完全是瞎扯了,鸽子蛋虽然贵,却也不是要一两银子一个的,这是戏弄刘姥姥的,刘姥姥忙念佛夹了一个,可偏生这个时候筷子不趁手,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008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