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八十三、史太君论亲戚

一百八十三、史太君论亲戚

        板儿吃了打,越发不敢和人说话,只是靠着薛蟠,迎春见状,对着薛蟠笑道,“这孩子倒是和哥哥你亲热些。”

        薛蟠心想自己个是保姆不成,所见到的小孩倒是和自己颇为亲热,板儿自不必说了,就连那凤姐所生的大姐,许是先天不足的缘故,素日里头容易生病,也最爱哭闹,可若是被薛蟠抱起来,倒是容易笑。看来自己的体制是容易招惹小孩啊,听到迎春这么说,薛蟠笑道,“可见我这个人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孩子天性纯粹,知道我这个人虽然是长得凶神恶煞了些,可这人是大大的好人,自然是愿意和我亲近了。”

        迎春听到这话不由得用袖子遮住嘴微笑,黛玉笑道,“蟠哥哥也忒谦虚了些,凶神恶煞自然是不必,可这平易近人只怕是也没有,说不得这个板儿,也想着蟠哥哥家里好吃的了。”

        薛蟠摸了摸板儿的头,“吃的只怕是不见得,说不定板儿倒是觉得,我这里头能有什么出息等着他呢。”

        这边说了一会话,贾母就欲起身,向薛姨妈笑道:“咱们走罢,他们姐妹们都不大喜欢人来,生怕腌了屋子。咱们别没眼色儿,正经坐会子船,喝酒去罢。”说着,大家起身便走。探春笑道:“这是那里的话?求着老太太、姨妈、太太来坐坐还不能呢!”贾母笑道:“我的这三丫头倒好,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喝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说着众人都笑了。

        薛蟠和众人一起出了门,复又坐了会船,到了衡芜院赏玩一番,贾母见到衡芜院虽然到处素净,可装饰等物,无不典雅别致,屋里头摆着一个梅花错金宣德桐庐,案上摆着哥窑开片双耳贯瓶,又用黄杨木刻了两句前人诗句挂在墙上,中堂挂着的是宋徽宗的雪中寒禽图,雪中的翠鸟和仙鹤栩栩如生,床榻之上,挂着竹叶纱帐,到处典雅却不寡淡,自然也不会和之前那样雪窖一般了,贾母点点头,“这屋子摆的好,到底是宝丫头心里头有格局,故此这屋子委实不俗。”

        贾母见惯了市面,说起来四大家最鼎盛的时候她都经历过的,自然是眼界极高,她说好,那自然极好的,宝钗却是不敢领受,“这屋子是哥哥给我摆的,我原本是不爱这些,可哥哥说,女孩子家家的,屋里头什么东西都没有太不像话,故此选了这些摆起来。”

        贾母叹道,“这才是好孩子呢!若是你什么东西都不摆,知道的人,说你不喜欢这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家这府上都怠慢亲戚了!蟠哥儿这样做自然极好。”

        贾母的话倒是很难回,薛蟠笑道,“这话怎么说的,老太太多虑了。”

        贾母笑道,“我的儿,你不知道这里头的轻重,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是半点错都没有的,咱们自然是知道轻重,不会亏待了亲戚,可也有一干地下的人,最是势利眼,稍微太太和凤哥儿忘了那么一点半点,就以为是上头的人有了偏颇的地方,对着谁就不喜爱了,存了这样的想法,行事就有了错处,行事有了错处,就是不恭敬,亲戚们自然是体谅咱们的,虽然是没有说什么,可这心里头必然是不舒坦,这心里头不舒坦了,一时半会显现不见,可时日长了,这亲戚也是不走动了,比如说刘亲家,也必然不是说她不愿意来找咱们的,大约还是底下的人怠慢了的缘故。”

        贾母虽然说底下的人,可到底还是捎带了其余的人,其他的人不敢说话,凤姐忙笑道,“老太太这话说的,我可是要鸣不平了,自然不是我的事儿,只是别说老太太了,就单单说是太太好了,虽然平时不说话可时常也是叫我去问,妹妹们住在家里头怎么样,可有什么怠慢之处,又要我约束地下的奴才,不要怠慢了大家伙。”

        薛姨妈等也忙说道,“自然是如此的,太太虽然不说,心里头是疼大家的。”

        薛蟠也笑道,“老太太说的极是,不过我瞧着府上的人都是极好,太太,凤姐姐他们自然就不必说了,底下的人都也尽好,且不瞒着老太太,起初的时候我还怕住在老太太这里诸事不方便,可如今是住久了,倒是不舍得离开了,觉得这府上处处都好,老太太疼我母亲,也关照我和妹妹,如今我倒是不舍得离开了,老太太可千万不能赶了大家走。”

        “我的儿!”贾母听到这话,心里头越发的喜悦,“我只盼着姨太太和你们多住几年才好,这寻常亲戚都来往走动的不多了,还好你们也不嫌弃这府上招待简慢了些,多住一些日子,这才是好的呢。”

        贾母又对着薛姨妈说道,“姨太太你也别笑话我,这年岁大了,总是喜欢和人说笑,不然这日子,可是有些无聊了。”

        “别说是蟠儿了,我每日陪着老太太抹骨牌,听戏,吃酒都是有意思的紧,”薛姨妈笑道,“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呢。”

        贾母点头,又对着刘姥姥说道,“刘亲家也多住些日子才好,有亲戚来,自然都是招待的,绝没有说不理会的道理。”

        刘姥姥说道,“可没有这样的事儿,若是老祖宗这里头的人势利眼,我那里还敢来?实在是因为上次领了恩惠太大,庄稼人也没什么可孝敬的,所以就拿了一些瓜菜来,”刘姥姥颇为不好意思,“想着给太太、哥儿姐儿尝个新鲜。”

        贾母笑道,“这就是极好的了。”于是众人出了衡芜院,方出来,一径来至缀锦阁下。上次元妃省亲留下来的几个唱戏的,文官等上来请过安,因问:“演习何曲?”贾母道:“只拣你们熟的演习几套罢。”文官等下来,往藕香榭去不提。这里凤姐已带着人摆设齐整,上面左右两张榻,榻上都铺着锦绣蓉簟,每一榻前两张雕漆几,也有海棠式的,也有梅花式的,也有荷叶式的,也有葵花式的,也有方的,有圆的,其式不一。一个上头放着一分炉瓶,一个攒盒。

  /shu/38958/24022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