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八十六、蛊惑

一百八十六、蛊惑

        贾琏一时半会没有听清薛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凤姐却是眼前一亮,原本坐在炕上的身子也迅速的前倾,“表弟你这话儿的意思是?”

        “二哥不是要想着要当差吗?这差事儿还是要我这里来找出来的,之前一直没有想到,也没有什么好的路子,可今个倒是让我想到了,”薛蟠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说道,“这史家三老爷出事儿了,这原本算不得什么好事儿,可若是这事儿是个契机,能让二哥来谋一个差事儿,如此可好?”他见到贾琏无动于衷的样子,微微右眉一挑,作势欲起,“既然二哥不想,那就全当我没有说过这个事儿。”

        凤姐忙下炕来拉薛蟠,情急之间,就连鞋子也还没穿,直勾勾的露出了一对玉足来,“我说表弟,表姐托付你的事儿,你就这样办成了?若是真的有差事儿,你琏二哥的劲儿也有了地方去使,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她又瞪了贾琏一眼,“琏儿只怕是欢喜坏了,这会子还发呆呢!”

        贾琏也真的就在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一种莫名的喜悦好像袭击了贾琏的全身,让他一时半会都动弹不得了,过了好一会才明白薛蟠的话里是什么意思,他连忙把盖碗放在炕桌上,只是不小心没注意到,那个盖碗没放好,刺啦一下掉在了炕上,倒是撒了玉簟半席子的茶水,他也不管不顾,连忙起身,眼中金光四射,“文龙贤弟!请慢走!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

        他也连忙下来,拉住了薛蟠,好么,这倒是夫妻两个一起夹住了薛蟠,“到底是怎么回事?”贾琏一改之前不好意思略微对着薛蟠冷淡的态度,这会子热情无比,若是薛蟠需要,只怕他是会立即给薛蟠捶背按摩一二,“我这高兴坏了,竟然没听出来你的这好意!实在是该死该死!”

        两公婆又将薛蟠亲自扶到了炕上,请薛蟠坐下,凤姐还作势要给薛蟠脱靴子,薛蟠忙止住了,这可不好,到底算起来,王熙凤和贾琏是自己的表姐和表姐夫,让他们做这个服侍的事儿,若是被人瞧见了,自己这个不尊礼数的罪名必然是落实去的,贾琏又一叠声的叫平儿倒自己的体己茶来,“上次宫里头给了二两的茅山云雾,都拿来,请薛大爷尝尝,可不可口!”

        薛蟠微微一笑,“且不忙着喝茶,这不是喝茶的时候。”

        “是是是,”贾琏忙请薛蟠坐下,他这会子身子都要贴到薛蟠的面前了,名利二字最是动人,贾琏自然也不是例外之人,“文龙贤弟,你且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差事儿,你这帮着哥哥我谋来了?”

        薛蟠也身子微微前倾,带着一抹神秘的笑意盯着贾琏,“二哥,这差事儿几品官,还不定。”

        “这话的意思?”贾琏有些不悦,且忍耐的说道,“贤弟是怎么说的?”

        “这差事儿想要当几品官,还要看哥哥的本事,自然,这天下没有空白就掉馅饼的道理,若是想要当官,当一个好差事儿,不花点力气是不成的,”薛蟠慢悠悠的将话儿说出来,把自己的这个主意一说,不仅仅是贾琏目瞪口呆,就连凤姐也算是胆大的,也不禁心里头砰砰砰直跳,她忙笑道,“大兄弟,这事儿能做?我怎么听着,好像是有些要人命的意思呢?”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薛蟠微微一笑,对着凤姐的质疑不以为然,“我还是那句话,天下就没有白吃的筵席,若是自己个不想要好吃的,甘心就这粗茶淡饭吃一辈子,那么我自然今日这话,也不必再说了。”

        薛蟠只是喝茶,等着贾琏上钩,这架势摆出来,凤姐倒是有些恍惚了,她虽然才干了得,可到底还是家里头的才干,家里头的事儿料理的清楚,可外头的官场上的事情,那就不是很明了的,她看了看淡定自若的薛蟠,又看了看好像心里头有一个孙猴子在大闹天宫一般的贾琏,一时半会倒是说不出话儿来了,贾琏思考了一会,到底还是这名利的心思占了上头,他一定神,眉毛一挑,下定了决心,“文龙贤弟说的不错,若想吃狗肉,说不得要被狗咬上几口,你且说来,这事儿该怎么办!哥哥全听弟弟的!”

        说到如何当差谋求职位,这个计谋的时候,平儿就不好在房里头听了,她出了门在外头守着,过了半盏茶时分,贾琏急匆匆的出门而去,可说来奇怪,就他一人,薛蟠和凤姐倒是都没出门去,两人只是过了一会出来,薛蟠笑道,“这日子还早得很呢,只怕是老太太还在园子里头要热闹,咱们还是去园子,陪着说笑罢了。”

        凤姐略微定了定神,对着薛蟠说道,“你的心思倒是难捉摸的很,这会子还能去园子里头说笑呢?”

        “这事儿难不成我在家里头急,就能办好了?”薛蟠摇着扇子,“若是着急就什么事儿都能办好,我必然是急死,走吧,表姐,只怕是老太太这会子午睡也起来了。”

        两人到了大观园,贾母恰好起来了,贾母因要带着刘姥姥散闷,遂携了刘姥姥至山前树下,盘桓了半晌,又说给他这是什么树,这是什么石,这是什么花。刘姥姥一一领会,又向贾母道:“谁知城里不但人尊贵,连雀儿也是尊贵的。偏这雀儿到了你们这里,他也变俊了,也会说话了。”众人不解,因问:“什么雀儿变俊了会说话?”刘姥姥道:“那廊上金架子上站的绿毛红嘴是鹦哥儿,我是认得的。那笼子里的黑老鸹子,又长出凤头儿来,也会说话呢!”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

        一时只见丫头们来请用点心,贾母道:“吃了两杯酒,倒也不饿。也罢,就拿了来这里,大家随便吃些罢。”丫头听说,便去抬了两张几来,又端了两个小捧盒。揭开看时,每个盒内两样。这盒内是两样蒸食:一样是藕粉桂花糖糕,一样是松瓤鹅油卷。那盒内是两样炸的:一样是只有一寸来大的小饺儿。贾母因问:“什么馅子?”婆子们忙回:“是螃蟹的。”贾母听了,皱眉说道:“这会子油腻腻的,谁吃这个。”又看那一样,是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子。

  /shu/38958/24045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