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九十二、别有用意

一百九十二、别有用意

        史鼐怫然不悦,“是二哥叫你来的?”

        贾琏心想道算起来我在王子腾面前只怕还没有你得脸,你还能登门拜访求一个差事出来,自己个只怕是王子腾的面也见不到,就算是见到了,王子腾也不会听自己说想要什么差事的事情,就算是见到了一说这个差事儿的事儿,王子腾就要吹胡子瞪眼了,咱们难兄难弟,论起亲近度,肯定我是还不如你呢。我怎么有可能有这个福气来当王子腾的说客?、

        “三叔说笑了,我不是二叔的说客。”贾琏笑道,“只是我知道了三叔的事儿,明白若是不来拦着三叔,只怕是三叔要一错再错下去,入了城,这事儿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三叔你可明白?”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史鼐总觉得贾琏脸上那淡然的笑容有些让人不耐烦,他冷哼一声,“琏儿,你不必装神弄鬼的,本座行事倒也不用你来教导,你一个人想着也拦不住我,让开吧,我还要入城呢。”

        “三叔!”贾琏急切的说道,他伸出双臂,倒是也没有推让的意思,“你急匆匆的来,也没有得力的人劝你,我且问你,你乃是判官,武将!非诏不得入京,你今个这样来都中,有没有旨意!”

        史鼐顿时一惊,他双手发力青筋毕露,将胯下的骏马一下子就给拉住了,他这才想到了自己个的身份,国朝对着武将的约束极为严苛,没有上司的命令,若是无故走出辖区都要被罚俸和降级,更别说自己这个人,居然无诏到了京都!若是别有用心之人对着自己盘算谋害,只怕是给自己按一个意图谋反的罪名也是不为过的!

        史鼐只是鲁莽了些,却也是不傻,一想到这一节,额头上原本因为天气炎热冒出来的热汗刷的一下尽数变为冷汗泠泠而下,他的身子如坠冰窖,一下子声响都说不出来了,“三叔,你想到了这一节,难道还要入城吗?”贾琏冷声说道,“您若是知道轻重,那就不该回来!”

        史鼐呆在原地动弹不得,贾琏见状连忙招呼史鼐的伴当们,将官道让了出来,将这里原本堵住的道路恢复畅通,边上的老百姓原本还以为有热闹可看,没想到两人说了一会话,倒是什么戏都没得看了,于是也就觉得无趣做鸟兽散了,贾琏将史鼐带到边上,又记住了薛蟠的吩咐,不敢在此地逗留,招呼史鼐的伴当将史鼐簇拥着朝着西边官道上奔驰了十余里,又避开官道,到了边上田庄路边林荫小道转了好几圈,这时候史鼐才醒过来,他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好险!若不是琏儿你提点,只怕是我这会子都要下兰台寺了!”

        “不过你又何必这样左拐右拐的?”史鼐奇道,“咱们只管回去就是了,我不进城,难道还有什么风险?”

        “哎哟我的三叔,”薛蟠心里头着实不屑,自己这都通晓全局了,怎么你偏生还这样的懵懂,“您老且想想看,这事儿蹊跷不蹊跷?怎么这节度使就来弹劾你了?按照道理来说,三叔可是咱们四大家的人,无论如何,就算三叔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这个节度使也该是包容一二的,怎么这会子三叔才上任没多久,就想着要把你给拔下去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究竟?侄儿只怕是有人意图陷害!”

        贾琏侃侃而谈,“有人意图陷害,那么必然是不会就此一件事儿,说不定是步步为营,处处都要杀机,侄儿带着三叔到了这偏僻之处,只怕就是有人已经在西华门内预备下了人马,就等着三叔到来,再给三叔一个下马威,或者是借机栽赃,直接就将您拿下,到时候就算是您浑身上下都是嘴巴,只怕都是说不清了!”

        史鼐还真不知道贾琏是这样出谋划策运筹帷幄之人,之前他只是知道贾琏戏酒女人上的功夫最是利害,史鼐虽然有些纨绔好华服,但多少还是喜欢自己武将的那一套做派,当然了,武艺说很好是没有,但素日里头都有打熬训练,在勋贵之中也不算差的,素日里头和贾琏是互相看不起不对路的那种,可这会子听到贾琏如此说话给自己分析,史鼐还真的有些佩服了,“琏儿,没想到你居然帮着三叔如此筹谋!我实在是感激,那咱们接下去如何是好?”史鼐愁道,“难不成我就只能是回到泾源去坐以待毙不成!”

        “不能回泾源,起码不能是直接回去坐以待毙!”贾琏胸有成竹,“三叔受了弹劾,若是这时候直接回泾源,只怕是路上都安排了人马来拦着了!三叔来的痛快,回去只怕是不能够如此舒坦了!”

        贾琏目光炯炯,“咱们该找点事儿!”

        “找点事儿?”

        西华门外,贾琏和史鼐等人离开不久,城门之内,果然有一群人气急败坏的出来,到处打量,“人呢!人呢!不是消息来说已经到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着找呢?若是人没找到,这事儿还怎么办下去!快找,快找!”

        听到来人禀告,薛蟠点点头,对着凤姐笑道,“琏二哥到底是雷厉风行的,还真的在城门外把史三叔给拦住了。不错,不错。”

        凤姐奇道,“若是拦不住呢,或者是没见到人,这琏儿岂不是要吃瘪了?吃瘪倒也罢了,只怕是还要有罪过吧?”

        “有什么罪过?大不了看戏就是了,只是这一次的差事儿不见得有,但是如今既然是拦住了,那么可见事儿的确可以有那么点机会,我所料不差,”薛蟠笑道,“有人来谋害咱们了?”

        “咱们?”

        “应该是二舅舅,只是咱们也少不了要受牵连,如今四大家里头,二舅舅的官儿最大,若是他倒了,只怕是咱们谁都讨不了好,如今这戏,还真是一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呢。”

        凤姐笑道,“咱们四大家里头,难道不是大姑娘才是最利害吗?贤德妃呢。”

  /shu/38958/24075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