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零八、出门

二百零八、出门

        想来自己的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可和宝玉这么一比,还真的是不能比,薛蟠只见到宝玉坐在袭人的腿上,双手环住袭人的腰间,又靠在袭人的肩膀和胸脯上,小孩子一般的张大了嘴要袭人喂自己吃饭,薛蟠心里头暗暗不忿,看的眼热,这个小子,还真是命好的很哪。

        袭人听到脚步声走动,抬起头来,看到薛蟠进来,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挣脱着宝玉要他起来,宝玉原本还不依,麝月笑道,“大爷来了,二爷还不赶紧着起来?”

        宝玉这才起身看到了薛蟠,饶是他心思纯粹,见到薛蟠这样笑吟吟的望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大哥哥怎么来了,这会子我还在吃饭呢,不知道大哥哥用了没有,若是没有,不如和我一起用一些。”

        你这红袖添香吃早饭的福气,我可真是羡慕不来的,薛蟠言道,“我吃过了,你且自己个吃吧。”

        于是宝玉让薛蟠到了一边,麝月奉茶,薛蟠坐在里间,瞧见珠帘外头的宝玉依旧在和袭人调笑,于是对着麝月问道,“宝玉这些日子在家里头都是如此的?”

        麝月笑道,“自从上次被老爷打了几板子,如今在家里头不用出去,反而是更利害些了,袭人是好性子的,劝不动,大家自然也不能劝不好劝。”

        看来上次的教训,倒是让宝玉觉得在大观园之中,失了贾政的管束,更加是玩闹起来没有形状了,薛蟠摇摇头,“也就是在家里如此,倒也罢了,若是被太太老爷瞧见了,必然是又要说他了。”

        麝月知道薛蟠和宝玉要好,她又是一个贤良人,故此和薛蟠说道,“大爷什么时候也劝一劝二爷,大家都是下人,二爷是不太听大家的,若是偶尔说起来要他读书上进,即刻就转身走了,多一会儿都不愿意听的。”

        “我才不劝,”薛蟠笑道,“我也不教训。”

        麝月不明白薛蟠的意思,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薛蟠,薛蟠喝了口茶,悠哉悠哉的望着外面开心的宝玉,“我不过是哥哥,正经上头还有老太太、老爷太太呢,何必我去说这些不高兴的话?到时候说了重了些,大家倒是没有什么兄弟情了,想着你这屋里头,也只有袭人劝劝一二吧,有些事儿有些话儿,也只能她劝,是不是这个理儿?”

        麝月笑道,“人人都说大爷是最利害的,果然这一番话说的透彻。”

        宝玉也知道薛蟠在这里头不宜过度玩闹,于是用了早饭,就进来问薛蟠,薛蟠喝着茶,“你去换了衣裳,今个我有事儿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儿?”宝玉原本就对着薛蟠在外头纵横捭阖翻云覆雨的事迹极为佩服,听到薛蟠有事儿叫自己个帮忙,高兴的不得了,忙围着薛蟠打转,“大哥哥要办什么事儿?”

        “你先换了衣裳。”薛蟠笑道,“等会出去了我自然和你说,今个是要出门的。”

        宝玉迅捷的去换衣裳了,还一叠声的喊着麝月秋纹等给自己换,袭人看着小丫头收拾了饭桌,过来和薛蟠笑道,“大爷这是预备着带着宝玉去哪里呢?”

        薛蟠眉心微微一皱,随即松开,“这是大家外头的事儿,我已经和老太太说过了,今日来带宝玉出去,做什么事儿,还不能说。”

        这话的意思是外头的事儿,内宅的丫头就不必过问,袭人略微有些讪讪,薛蟠拿起盖碗慢慢喝茶,又说道,“宝玉屋里头是你在看着,凡事儿都稳妥,只是到底也别忘了规矩,我这里是无妨,我知道宝玉和你,都没有坏心思的,只是外人看见,传到老爷和太太耳朵里,那么就不好了。”

        袭人面红耳赤,点头称是,薛蟠又安慰几句,“不过自己家里头无妨,出去还是要注意一些。”

        不一会,宝玉就换好了衣裳,薛蟠点点头,两个人一起出了门,袭人还觉有些后怕,对着麝月说道,“这位薛大爷,素日里头和和气气的,可今个这个一皱眉,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麝月将宝玉换下来的衣裳拿出去浆洗,对袭人笑道,“算起来素日里头这位大爷最和气,比咱们的二爷还客气一些,可人家到底是官老爷,想着外头都抓人打板子了,在家里头不发脾气,那是人家好性子。你还真以为人家和二爷一般,都是面性子呢。”

        说起来,倒是宝玉性子更不好一些,上次还把自己个踢了一个心口乌青一大块,袭人这边想着事儿,那边王夫人屋里头的人来告诉袭人,“太太那边叫二爷跟前的人去。”

        袭人想着自己这时候得空,于是吩咐丫头们照顾园子,自己去了王夫人处,王夫人正在看佛经,见她来了,说道:“你不管叫谁来也罢了,又撂下他来了,谁伏侍他呢?”袭人见说,连忙陪笑回道:“二爷今个和薛大爷一起出门去了,原不在家里头,太太请放心。恐怕太太有什么话吩咐,打发他们来,一时听不明白倒耽误了事。”

        王夫人问道,“怎么出去了?我也是听到出去了,这才叫人过来问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薛大爷说不必告诉家里头,只是禀明了老太太,故此要二爷出去,话语里头的意思,是叫二爷帮衬他办点事儿。”

        于是王夫人又问宝玉最近的饮食,袭人道:“许是天热,二爷爱喝酸甜的东西,每日都要喝酸梅汤,我想着酸梅汤喝多了,必然是胃酸,因此我劝了半天,才没吃。只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吃了小半碗,嫌吃絮了,不香甜。”王夫人道:“嗳哟,你何不早来和我说?前日倒有人送了几瓶子香露来。原要给他一点子,我怕胡遭塌了,就没给。既是他嫌那玫瑰膏子吃絮了,把这个拿两瓶子去,一碗水里只用挑上一茶匙,就香的了不得呢。”说着,就唤彩云来:“把前日的那几瓶香露拿了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173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