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一十四、真的没有吗?

二百一十四、真的没有吗?

        薛蟠处置的这个事儿,在久经沙场,料理过许多军国要务的王恺运看来,简直是小事到不能再小,但是并不是说,薛蟠没有展露出他该有的智慧,甚至说,薛蟠展露出来处置紧急事务的能力,超乎了王恺运之前的预测。

        “说起来,圣上的身边这些人,最容易受人影响的,大概也就是这一位翁师傅了,”王恺运捻须微笑,“此老虽然是士林领袖,为人也固执的很,但这名利心还是有的,既然是有了名利心,自然就能够刺进去,让他为文龙你所用。”

        薛蟠说道,“不是为我所用,只是也给他提供了一个刀把子,看着他愿不愿意伤人,若是不愿意,那么我自然也就罢了。”

        “他不会不愿意的,”王恺运说道,“人在官场上,总是有所求,或者是求名,或者是求利,总是要有所图谋的,文龙你说的不错,在其位谋其政,翁常熟也是想要当官的,不可能是当这这个兰台寺大夫,无所作为。”

        “话虽然是这么说,却是也要看他愿不愿意了,”薛蟠笑道,他其实是比较怕和这种古板的人打交道的,一般懂得变通和从善如流的人,都是会审时度势,选择一条对着自己最好的道路,和对自己最好的一种处理方式,但是翁常熟这种死板教条主义的人,那么就是真的是说不好了,这原本是自己给了他一次可以发作人的机会,可他什么时候脑回路想错了道,思维和寻常人不太一样,那么可真的说不清楚了。“若是翁中堂不愿意,那么我这送去的黑材料,也是说服不了翁中堂的。”

        “反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是了,”薛蟠笑道,“我这筹谋不少,若是能成,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成,保住史三叔的位置也就好了,就算是失败了,那也合该是史三叔受一个教训,让他在家里头清醒清醒脑子,不受挫折不能成才。”

        这话说的老气横秋,而且根本就不是薛蟠这个晚辈应该和长辈史鼐说的语气,但是王恺运却是一点不赞同的神色都没有露出来,“文龙所言甚是,这一次,就权当是给文龙练练手了。”

        “说起来也要多谢王师傅,”薛蟠对着王恺运笑道,“若不是王师傅提点照料,我也找不到出来东西,送给翁师傅去,我倒是有些好奇,王师傅你到底知道多少这朝野众人的阴私之事?”

        这是联想到了昔日那东方纳兰,原本在顺天府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就算是王恺运亲至来保下薛蟠都不允许,可偏生被王恺运一两句话就戳破了纸老虎的外表,狼狈而去,若不是说中了东方纳兰赖以起家的根基所在,他也不会这样兴师动众而来,狼狈而去。

        “不算多,也不算少,”王恺运悠然笑道,“总是有那么一些个小事儿是在御前能够听到的。”

        若是论起来,王恺运所处的位置,进可染指六部尚书,退可在地方当封疆大吏,一地诸侯,端的是十分了得,若是薛蟠根据自己所看到过的人和事儿来说,比较相像的,可能还是纸牌屋里头的下木先生,所处之位虽然不甚高,但的的确确是权力的中心所在,但下木先生有所求,他对于权力十分的渴望,但王恺运却似乎没有对权力有什么流露出渴望的意思,其实按照他的资历和才能,也不会只当一个咸安宫的祭酒,而且这个祭酒不怎么照拂官学生,挑拨彼此窝里斗倒是很乐意,在官学生这里,也赚不到什么好感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积累声望,以图来日的想法。

        “那么,”薛蟠起身,“今个没事儿,明日就在家里头等着了。”

        “等消息吗?”王恺运笑道,“文龙,我倒是觉得,你该出门去等,每日呆在园子里头,消息可没有那么通畅。”

        “出门去?”薛蟠挑眉,随即领悟,“的确如此,园子里头通传消息不顺当,我应该出门去,而且我该衙门去。”

        这边事毕,薛蟠出了外书房,吩咐臻儿好生伺候王恺运,自己个先去了薛姨妈房里头,薛姨妈也知道薛蟠这些日子在忙,但具体忙什么,倒也不知道,这时候见到薛蟠过来,于是问薛蟠在忙什么,“是家里头的事儿,还是差事儿的事儿。”

        家里头的生意几乎没事儿,在太平光景,做生意还是好做的,而且薛蟠也不搞融资贸然扩大规模那种事儿,如今拿了天下第一份赚钱的盐引生意,凡事儿还要再低调些才好,这又高调又赚的钵满盆满,可不是薛蟠的风格,所以薛蟠早就吩咐了家里头的掌柜,凡做生意上头的事儿,一切低调沉稳最好,不宜出头,强出头者,容易被当做出头鸟打掉的。

        那自然就是外头的差事儿了,薛蟠笑道,“史三叔有些烦心事儿闹出来,叫我帮着料理一番,这些日子才在外头多呆一些,明日还要去衙门呢。”

        “你也该去衙门了,”薛姨妈埋怨道,“那里有当官的,和你一样,每日就呆在家里头吃吃喝喝,衙门一概都不去的?”

        好么,这当父母亲的,自己若是天天在外头,那么必然念叨,有家不回,可自己每日躲在家里头,又说自己如此懒怠,公务都不去处理了,“前些日子不是天热嘛,衙门也没什么事儿,”薛蟠睁眼说瞎话,兵马司衙门是最繁杂事务的衙门了,怎么可能没有什么事儿,“明个出去瞧一瞧。”

        薛姨妈这才不言语了,可她又看见左右没什么丫鬟伺候着,问薛蟠,“听说你和晴雯吵架了?”

        薛蟠正在喝茶,听到这话又险些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妈你听谁说的?没有这一档子的事儿!”薛姨妈脸上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薛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王嬷嬷说的?”

        也就只有时常在大观园里头晃荡的王嬷嬷才知道自己那清凉台的事儿,薛姨妈笑道,“真的没有吗?”

  /shu/38958/24211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