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一、发动了

二百二十一、发动了

        等到送了薛蟠到了签押房,刘都知又过来问朱詹事,“左中允大人说要把那个韩标德给放了,詹事大人?”

        “自然就放了,这些人都是他抓进来的,自然他可以放人了,”朱詹事正在揣摩如何上折子,折子上要如何不过分的夸大自己,又可以让皇帝明白自己这个詹事是做的如何到位,差事儿做的如何妥帖,又要谦卑又要自信,又要表露出自己的忠心,他一时半会倒是想着如何写折子,听到刘都知如此询问,不耐烦的摆摆手,“左中允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咱们这里没有他,你说说看,如今的日子哪里还如此舒坦!接下去不是说了吗?若是全城发动,咱们这里的日子还要好过些!”朱詹事年岁已大,不指望多少出息,但是日后的日子总是希翼过的更好一些,薛蟠能够这几年帮着詹事府变得富裕一些,他已经很满意了,“你一切都听左中允的吩咐就是了,还有,”朱詹事笑眯眯的摸了摸书案上的一封信,“咱们也不能够不报答一二,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乃是寻常之理,等到过些时候,咱们多少也要答谢人家,你以为如何?”

        刘都知忙点头,“这话极是,大家都听大人的,而且自然,都愿意报答左中允大人。”

        且不说这边朱詹事和刘都知等人在商议什么,薛蟠到了签押房,也不需要人伺候,一个人一个办公室的好处就是如此,臻儿进来倒了茶,薛蟠不理事,自然也没有什么文书要处置,于是薛蟠翘着二郎腿和臻儿说话,“我听说你这些日子在外头玩的高兴的不得了,”薛蟠对着臻儿笑道,“又认了几个干姐姐干妹妹了?”

        臻儿嬉皮笑脸,“大爷不出门,我自然没事儿,不和丫鬟们说说笑笑,这日子还怎么过呢?”

        臻儿也是长大长高了不少,脸上冒出了不少青春痘,嘴角也出现了绒须,显然这人人羡慕的青春期到来了,薛蟠喝着茶,若有所思,“也该给你安排个正经的差事儿了,整日这样在家里头厮混,总是不成样子的。”

        臻儿叫屈,“就大爷可以躲在家里头玩,我在外头玩些日子,大爷就看不惯我了,莫不是在,”臻儿不正经的笑起来,“莫非在晴雯姐姐那里吃了瘪,倒是来我这里头发作了?”

        薛蟠险些将口里的茶给喷了出来,他呵斥臻儿一番,虽然没说出来,但是他已经准备要让臻儿远离这些莺莺燕燕的氛围,“这可是为你好,”薛蟠一脸的正气凌然,“当个小厮有什么出息的?还不如想法子历练起来,日后不管是家里头当个掌柜也好,或者是当管事也好,总是出路不是?你那些干姐姐干妹妹的,难不成就喜欢你这个小厮呢?男人家没有自己的事业是不成的!”

        薛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在这边对着臻儿指手画脚,“你现在倒是会甜言蜜语哄女孩子开心的,可是以后这柴米油盐酱醋茶,可都是要花银子的,不能是事事都论银子,但没有银子是寸步难行的。”

        臻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大爷,这里可是最斯文的地方,您这样大谈特谈银子,是不是太俗气了些?”

        薛蟠无所畏惧,“这有什么?就算是斯文的读书人,也要吃饭过日子不是?再者说了我这左中允,乃是清华之官,君子不耻于利,这才是正道呢,你现在说我多管闲事,日后却是要谢我呢。”

        “我不想当管事,大爷,”臻儿挺起了胸膛,做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来,“从跟着大爷在天竺走了这么一趟,我倒是想去当大将军!统率千军万马,打敌人!”

        薛蟠一脸的惊奇,他还真不知道臻儿有这样的大志向,“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你可别以为我这在天竺每天睡懒觉好像带兵打仗是很轻松的活儿,你就看看那金宁,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可没有一日停歇的,你这小身板,吃得消练武艺?你若是吃得消,你大爷我这里头还有什么不愿意的?我的儿,只要你上进!”

        臻儿显然不是那种吃的了苦的人,他摇头晃脑,“我自然是要学大爷这样了,每日只是指挥军队,叫别人去打仗,自己个躲在后头就成了,我可不会去自己个冲锋陷阵的,大爷那些同学们不都是这么劝大爷吗?是什么来着?哦对,千金之躯坐不垂堂,如何能够自己去身犯险境呢?”

        薛蟠听着简直要喷饭,“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你若是想要当这样的人,我先劝你趁早死了这份心,你知道那个赵括吗?哦不知道?还好你不知道,赶紧着回去找人问问,”薛蟠笑骂道,“免得日后做出空言无补的事儿来!”

        臻儿虽然不认识赵括,但是空言无补是听说过的,他听到薛蟠这么说,还颇有些不高兴,“大爷都能的事儿,我怎么不能?我瞧着大爷也没有带兵打仗过,怎么偏生在天竺都能赢?”

        “那是你大爷十分聪慧,天纵奇才,”薛蟠洋洋得意,“天生在娘胎里就已经学了十八般谋略了,不然的话,你以为我能在天竺这么利害?”

        两个人说着话,外头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倒也不是旁人,而是哪一位裴知事,如今他也升迁了,虽然不是副指挥使,但也有一任经历,小小的提了半级,裴经历禀告薛蟠,“大人,今日翁中堂弹劾泾源节度使不法事,没有上折子,而是直接在政事堂御前的时候提出来的,万岁爷已经震怒了。”

        “好呀,好呀。”薛蟠点点头,“翁师傅到底是忠君为国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见到有人误国,欺瞒君上,就忍不住要荡清吏治来了。”

        薛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从安福海那里收集到了一些,再问王恺运要了一些这泾源节度使的黑材料,就是为了能够抛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报复泾源节度使。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251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