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二、御前奏对

二百二十二、御前奏对

        当然是不能够让史鼐出马来弹劾泾源节度使了,要知道节度使弹劾下属已经算是不道德的行为了,可若是下属弹劾直接领导,这简直是无法无天的事情,这绝对是绝对是违背了官场上的潜规则了,史鼐除非日后不做官,不然那个上司都不敢用这样弹劾直接领导的人。

        而且说句实话,史鼐虽然贵为忠靖侯,可到底还是官场上的菜鸟新人,大越朝的官场规矩,若不是兰台寺的御史,其余的人想要弹劾高官,自己没有一定的威望和身份,根本是毫无作用,反而是徒增笑话罢了,史鼐才去当差没有几个月就这样弹劾上官了,人人都会说史鼐新来屁股还没有坐热,情况都不知道还居然弹劾了,可见是没有抓住真凭实据。

        而翁常熟出马,可就是完全不一样了。

        “文龙,你以为翁常熟出马办这个事儿,泾源节度使能拿下来吗?”

        “不知道,成功的概率较大,”薛蟠笑道,他听到王恺运这样问,说明了自己的用意和做法,“泾源节度使不一定能倒,能不能倒在于翁师傅到底用多大的力气弹劾,是自己个私人的弹劾呢,还是拿着兰台寺大夫的款儿来弹劾,若是用兰台寺大夫的身份弹劾,自然是机会更大一些。”

        王恺运要修正薛蟠的说法,“这一节倒是文龙错了,只要是翁师傅出手,他身上什么位置都是能够全部体现出来的,他毕竟在其位,宰相、帝师、兰台寺大夫,只要是他说的话儿折子上的事儿,不是很离谱,皇帝和政事堂就必须要重视。”

        薛蟠点点头,“我也是如此觉得,翁师傅的身份贵重,他只要出手,泾源节度使必然是难保。”

        “可这驱动宰相的代价,可不是一般人付得起的,”王恺运笑道,“如今翁师傅不理论,日后自然要再找到文龙的,到时候只怕是连本带利,到时候还不上了!”

        “我可没有什么可还的,”薛蟠耍着无赖的嘴脸,“我这送了别人的把柄给他,身为兰台寺大夫,若是不能办几个铁证如山的案子,不弹劾几个官儿下马,如何叫别人威服呢?再者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儿,翁师傅既然是不能掺合新政的事儿,那么监察百官,弹劾不法,这个事儿若是做好了,也是朝廷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谁也不敢越过他老人家去,原本就是帝师宰相,若是人人畏惧,岂不也是十分利害的了?壬秋先生你说他这个人行事如何?”

        “名在利前,”王恺运笑道,“不是我的评价,而是圣上对着他的评价。”

        “既然好名,那么当这个兰台寺大夫,就是恰如其分了。而且弹劾泾源节度使,也是顺理成章,没有任何问题的。”、

        裴经历如何知道大内之事?那么自然是薛蟠的好手段了,他如今可是正经有同学在里头当差呢,别的事儿帮不上忙,通传消息一二还是做得到的。裴经历也不多问什么薛蟠的问题,听到有关于宰相们的事儿,裴经历很是识趣,不会多问薛蟠什么,只是请示,“薛大人还有什么吩咐的?”

        “你去九门提督那边接洽一二,讨要修国公的一道命令来,”薛蟠如此如此吩咐裴经历,“修国公正经管着大家五城兵马司,他给大家下手书命令,名正言顺。”

        裴经历领命而去,薛蟠这个时候收起了脸上调笑的表情,不再和臻儿说笑了,他拿着盖碗的盖子在下意识的敲着杯盏,发出了笃笃笃的声音,“翁师傅发动了,这会子还真的不知道,宫里头是什么个情况了。”

        养心殿。

        皇帝面沉似水,放下了手里头的折子,他微微皱眉,对着众人说道,“诸卿,都看过翁师傅的折子了?”

        礼王第一个就跳出来撇清关系,“臣等还没有看过。”他想说的意思是翁常熟贸然在御前会议上抛出这个事儿,政事堂等人完全是不知道的。

        御前奏对不是随便什么事儿都可以说的,之前要安排好具体要讨论的军国大事,形成折子递交皇帝御览,皇帝同意之后才可以讨论这件事儿,不可能说皇帝什么事儿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个事儿到底要怎么办,就开始讨论,皇帝虽然是天下之主,却也不是什么事儿都精通明白的,若是没有提前的文书折子看过,皇帝也不知道究竟,而皇帝想要讨论什么事儿,那就在政事堂上的内容上添加一二,那么政事堂的人就知道了,皇帝要讨论这个,宰相们也是各自管着一大摊事儿,不可能什么事儿都知道,皇帝要讨论这个,宰相们才会命令手下的文书郎中等人去搜集这个资料,自己再形成意见,到时候御前咨询才算是有的放矢。

        所以翁常熟这样贸然提出来的事情,从法度的角度上来说,是不符合规定的,礼王怕皇帝发怒,连忙就说自己没看过,这样的话,上折子的事儿就成了翁常熟私人的行为,和政事堂无关了。

        这是礼王素日里头一直的做派了,皇帝显然习以为常,故此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目视翁常熟,翁常熟微微欠身,“这事儿的确是微臣处置的不妥当,若是礼王日后要用政事堂的规矩责罚我,我自然也是无话可说。”

        礼王忙道自己没有这个心思,“翁师傅不必如此。”

        “可这件事儿,十分紧急,故此微臣虽然错了规矩,也要把这个事儿拿出来说,微臣身为兰台寺大夫,弹劾文武百官不法事,原本就是职责所在,故此收到这个,微臣不敢耽误,今个恰好就是御前奏对的时候,故此微臣拿了出来,”翁常熟朝着皇帝鞠躬,“请圣上恕罪。”

        “罢了,”皇帝摇摇头,“这也算不得什么,翁师傅也是一心为国,只是急切了些,无妨,无妨,”皇帝将身子稍微在宝座上侧了侧,“翁师傅弹劾泾源节度使,这上头的事儿,可是真的?”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262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