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四、就说一句话

二百二十四、就说一句话

        其余的王爵世家都已经降到了公或者侯了,礼部对着这些爵位承袭的事儿十分严格,就算是同一代兄弟承袭,那也是要降等,北静王如今承袭三代,但是还承袭为郡王,只是降等一次,所以实际上贾赦这样降等为将军的,不可以被称之为国公爷,而北静王,却是名正言顺的王爷。

        皇帝这垂问御前大臣,就不是很合规矩,御前大臣由王公大臣内特简兼充,无定员。掌乾清门侍卫、司员诸务,实际即统辖内廷事务,并常日侍直于皇帝左右,逢皇帝出宫巡幸,与领侍卫内大臣任后扈大臣。并兼管奏事处事务。这差不多是皇帝的秘书和侍卫长,但御前大臣绝不是宰相,不是参赞政务处理军国大事的政事堂大臣。水溶很是谦逊,自然不会在这样的小细节上犯下什么忌讳,就算是皇帝发问,他也要恪守本分,“臣不知道如何回答。”

        皇帝微微一笑,显然对着水溶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不必如此,北王乃是大越朝一等一的勋贵,家世渊源,自然是这些事儿不会不知道,朕与你素来也是私交甚好,就算是出于同窗好友之情,你也该提一提你的意思,再者,”皇帝瞧了瞧左右,“宰相们都不在,你在御前也听说了不少话儿,自然也有自己个的说法。”

        “微臣年岁尚浅,倒是不知道如何判断,”水溶谦逊笑道,“翁师傅既然这样慎重其事的提出来,不管是否真假,查一查,还是要的。”

        水溶说了这么一句话,就不愿意再说了,皇帝显然也是不愿意地下的人说很多,他点点头,“北王说的极是,这事儿泾源节度使只怕是有些实实在在的罪过在里头的,朕原本以为,”皇帝懒洋洋的说道,“这事儿是有人帮着史鼐张目,要求一个报复之心呢,翁师傅的性子,只怕是很容易就被人利用了。”

        “史鼐虽然不争气,但是这个泾源节度使更是无耻之极!朕虽然是极为厌恶此人,但也不愿意被人当了枪使,”皇帝似乎在自言自语,北静王只是静静站着不发一言,“既然如此,传旨,”皇帝眉毛一挑,“泾源节度使解职,即刻进京,赴兰台寺询问之。”

        水溶应下,出去传旨,皇帝继续自言自语,“至于这个史鼐,若是真的不重要也犯下罪过,那么朕,自然也是要严惩不贷!”

        旨意没一会,就传出了宫,不仅仅是各处衙门都知道了,就连薛蟠这里也听到了,薛蟠微微一笑,起身不再继续在这里头呆着,“走吧,臻儿,”薛蟠笑道,“你又可以在家里头玩好些日子了!”

        临走之前,薛蟠倒是还没忘了那个现在看着倒霉日后却不一定倒霉的韩标德,于是将韩标德提了过来,“你若是老实听话,”薛蟠摇着扇子,对着韩标德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我放了你也可以,只是日后,你的一切就要听我的了哦,明白吗?韩同学。”

        韩标德哆嗦着身子,“薛大人,大人,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不会干坏事了,我乃是守法第一好公民,”薛蟠神秘说道,“你别想着出去了反悔,若是出去了反悔,我还有一百种法子对付你哦,注意安全。”

        薛蟠和韩标德吩咐了一番,这才起身离去,韩标德半跪在地上,呆立许久,也不知道这心里头到底是在想什么。

        薛蟠回到了梨香院,王恺运自然是知道了,他朝着薛蟠拱手,“恭喜文龙,你的筹谋,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多谢先生,不过成功一半,那就是还没有成功,”薛蟠笑道,“行百里者半九十,没有到成功的那一刻,就是还没有成功。”

        “你所谓的成功是什么程度什么地步?”

        “现在只是那个泾源节度使被免职,要入京质问,这算不得什么,我猜想大约是圣上要给他留一些面子罢了,只不过是不要即刻下狱罢了,那些东西,他无从对质,特别是去职之后,人走茶凉,更是没人会死硬帮着节度使抗一切罪过。”

        “但史三叔还没有保住,”薛蟠笑道,“他身上的罪名,不会因为泾源节度使的去职,而消除,只有他身上的罪名消除了,这才是能够真正保全他,并且将这件事儿给妥当办下来。”

        “其实文龙也不必如此较真史鼐之事,”王恺运不以为意,史鼐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小角色,“泾源节度使弹劾史鼐,史鼐是王子腾保举的,而现在弹劾史鼐的泾源节度使却被圣上下旨免职,说明王子腾的地位,稳稳当当,无从动摇。”

        “话是如此说不错,只是我倒觉得有些担心,”薛蟠摇摇头,“不知道大内如何,只能是先看着琏二哥那边跟着去,能不能克尽全功了。”

        “你说什么?”许久没露面的史鼐听到了贾琏说的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喝道,“你说蟠儿,是想要我去立战功?”

        “的确如此,”贾琏笑道,他心里头也直打鼓,只是答应了薛蟠,现在又是出了京,回到了泾源地面上,贾琏骑虎难下,这会子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是咬牙前进,“天柱山的匪徒盘踞多年,三叔若是打下来,有了军功,什么罪过都没有了。”

        “天柱山?”史鼐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只怕是不成?”

        “不成?”贾琏冷冷一笑,“那么只怕是三叔的差事儿保不住不说,日后什么差事儿也别想当了。其中关节,我也和你说过多次,如今三叔你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个打拼了,我那二叔为了保举你,如今已经坐蜡,表弟吩咐了,若是这事儿办的好,别说是判官留得住,日后这节度使,只怕也是你的,富贵险中求,你自己个掂量吧!”

        薛蟠这边说了一会话,鸳鸯就带着丫鬟们送东西来了,薛姨妈叫薛蟠去看,薛蟠自然辞了这边,到了梨香院内。

  /shu/38958/24269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