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三十、感谢

二百三十、感谢

        凤姐知道是谁的功劳,“那里有如今的体面!兵部的嘉奖公文敲锣打鼓的送过来,外头的人看热闹的一路上都是呢!素日里头大老爷是看不上琏儿的今个见到这样的好事儿,也的的确确是叫过去夸了一遍,要知道素日里头大老爷是时常打骂的。老太太就更不必说了,先是赏了几样私房的好东西,又说要给他置酒庆贺一番呢!”

        凤姐喜滋滋的说了贾琏这边得了好处的事儿,薛蟠笑道,“这下琏二哥算是扬眉吐气了。”

        “自然是,说起来,实在是要多谢谢大兄弟才是,”凤姐感激的说道,她这一番话儿说的是真情流露,丝毫没有她素日里头虽然和人说唱应和那样的客气之中带着一丝虚伪,“你这样子帮衬着琏儿,这才是有了些他出息的地方。”

        “琏二哥如何了?”薛蟠也听说了贾琏之前业已归家,只是自己还没有出去见过,“身子还好吧?刀兵无眼,其余的事儿我是一概不担心,”薛蟠笑道,“琏二哥外头的事儿都办的通达,只是担心这一节,到底是战场,不是寻常时候。”

        “没事没事儿,”凤姐喜滋滋的说道,“也没有亲自上战场,只是跟着史三叔后头料理寻常的事儿,打打杂而已,听说是见了不少的血,但没什么不妥当的,只是前些日子回来的时候受了些风寒,如今正在家里头休息吃药呢,今个我得了好消息,吏部叙功,所以先来谢一谢表弟,”凤姐慎重其事的朝着薛蟠福了福,“没有表弟可没有琏儿的今日呢。”

        薛蟠忙避开了,又搀扶起凤姐,“姐姐的这个礼,我可不敢当,”薛蟠笑道,“虽然是我让琏二哥去的,可他若是不出力,不自己个奋斗一二,只怕是也没有这样的好事儿落在身上,我只是稍微出了一个主意罢了。”

        凤姐对着薛蟠的能力,如今是甚是佩服了,他虽然说的谦逊,但凤姐是知道的,“天下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你琏二哥虽然还算不错,但也只是外头活络了一些罢了,若是表弟有心抬举旁人,也是可以的,那里还轮得到琏儿呢。”

        薛蟠拉起了凤姐的臂膀,只觉得触手处绫罗之中包裹的藕臂十分滑腻,薛蟠心里头咯噔动了一下,随即很不好意思的放开,这又请凤姐坐下,“外头的人我可不放心,这一次的事儿,是十分机密的事儿,若是失败了,自然什么功劳都没有,就算是要成功,也只能是这样偷偷的去,不能够大张旗鼓的搞,所以外头的人,不能去。”

        鹤儿端了茶上来,薛蟠一伸手,请凤姐喝茶,“所以呀,刚好琏二哥要求这个差事儿,岂不是就极好了?刚好自己人去办事儿,我也放心些,我唯一担心的也就是去围剿匪徒,这是否安全。”

        “琏儿岂有不知道这个的道理!”凤姐叹道,“大兄弟那一日都说的如此清楚了,我也知道有句古话,叫做富贵险中求,当差事儿那里是如家里这样舒坦的!”

        “如今就好了,事儿办好了,二舅舅也高兴。”薛蟠笑道,“前个我还听说了二舅舅说夸奖他了,凭着这一次的功劳,又有二舅舅的面子,再加上琏二哥原本就是捐了同知的官儿,如今得一个好差事儿就简单了。”

        这也就是朝中有人好做官的缘故,但是王子腾还算是比较有原则之人,没有一点点功劳,没有一点点长处,是不可能被他提拔的,但是现在贾琏有了点功劳,叙功的时候吏部就自然要考虑王子腾的面子等因素了,王子腾不主动给亲戚求官,不代表亲戚在立下功劳之后,还要一味压着不给重用,吏部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王子腾的原则是有才干的人自然举贤不避亲,所以他在皇帝面前也屡次保举薛蟠。

        凤姐笑道,“故此我也说要谢一谢表弟,原本是想着要特特的请表弟,但是恰好又我的生日到了,于是老太太也吩咐了,要这一日办的热热闹闹的,也请姨妈和表弟一起乐一乐才好。”

        薛蟠点点头,“如此甚好,最近这些日子也没什么事儿,表姐可是双喜临门啊,”薛蟠笑道,“琏二哥立了功,你这生辰又到了,可是好日子,我必然来的。”

        转眼已是九月初二日,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不但有戏,连耍百戏并说书的女先儿全有,都打点着取乐玩耍。李纨又向众姐妹道:“今儿是正经社日,可别忘了。宝玉也不来,想必他不知,又贪住什么玩意儿,把这事又忘了。”

        说着,便命丫头:“去瞧做什么呢,快请了来。”丫头去了半日,回说:“花大姐姐说,今儿一早就出门去了。”众人听了都诧异,说:“再没有出门之理。这丫头糊涂!”因又命翠墨去。一时翠墨回来,说:“可不真出门了!说有个朋友出什么事儿,出去探问去了。”探春道:“断然没有的事。凭他什么,再没有今日出门之理。你叫袭人来,我问他。”刚说着,只见袭人走来,李纨等都说道:“今儿凭他有什么事,也不该出门。头一件,你二奶奶的生日,老太太都这么高兴,两府上下都凑热闹儿,他倒走了?第二件,又是头一社的正日子,也不告假,就私自去了!”袭人叹道:“昨儿晚上就说了,今儿一早有要紧的事,到北静王府里去,就赶着回来。劝他别去,他必不依。今儿一早起来,又要穿外头的衣裳,又说不必太鲜艳的,我也实在是劝不住,只能是劝他早些回来。”李纨等道:“若果如此,也该去走走,只是也该回来了。”说着,大家又商议:“咱们只管作诗,等他来罚他。”刚说着,只见贾母已打发人来请,便都往前头去了。袭人回明宝玉的事,贾母不乐,便命人接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305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