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三十一、过生日

二百三十一、过生日

        凤姐虽然是好日子,却也不是就坐着欢乐的,见到贾母不乐,于是忙劝道,“宝玉必然是有事儿的,等会事儿忙完了也自然就回来了,若是日后要当差办事儿的,只怕是还要在外头多时候呢。”

        薛蟠也笑道,“许是我前些日子指派了他当差办事儿,如今有了些兴头,想着出去结交朋也是有的,袭人已经吩咐过了,早间必然回来,老太太就不必担心了。”

        谁也不知道宝玉去了何处,就连林黛玉也是不知,但贾母还以为薛蟠知道,亦或者是薛蟠又吩咐宝玉去做什么差事儿,比如上次那样见北静王为史鼐说话的事儿,于是也就点点头。“蟠哥儿说的极是,这哥儿长大了,总是有自己个的事儿的,不会事事都和人说。”

        王夫人忙道,“宝玉不懂事,回来必然责罚他。”贾母笑道,“倒也不必如此,催着他赶紧回来才是正经。”

        因是众人都凑份子钱给凤姐祝寿,这一日大家伙自然都到了贾母院奉承,众人正在言笑晏晏,黛玉瞧见左右没人,偷问薛蟠,“宝玉去何处了?是你派他出去的?”薛蟠奇道,“我那里不知道今个是凤姐姐的好日子,怎么会今个有事儿派他?我自己个都躲在家里头了,怎么好叫我自己一个乐呵。”黛玉笑而不言。

        众人都在贾母这边说话,不一会,琥珀来传,说是宝玉到了,到了花厅上,见了贾母、王夫人等,众人真如得了“凤凰”一般。贾母先问道:“你往那里去了,这早晚才来?还不给你姐姐行礼去呢!”因笑着又向凤姐儿道:“你兄弟不知好歹,就有要紧的事,怎么也不说一声儿就私自跑了,这还了得!明儿再这样,等你老子回家,必告诉他打你。”凤姐儿笑着道:“行礼倒是小事,宝兄弟明儿断不可不言语一声儿,也不传人跟着就出去。街上车马多,头一件叫人不放心。再也不像咱们这样人家出门的规矩。”这里贾母又骂跟的人:“为什么都听他的话,说往那里去就去了,也不回一声儿!”一面又问:“他到底往那里去了?可吃了什么没有?唬着了没有?”又道:“以后再私自出门,不先告诉我,一定叫你老子打你!”宝玉连忙答应着。贾母又要打跟的人。众人又劝道:“老太太也不必生气了,他已经答应不敢了,况且回来又没事,大家该放心乐一会子了。”贾母先不放心,自然着急发狠;今见宝玉回来,喜且有余,那里还恨?也就不提了。还怕他不受用,或者别处没吃饭,路上着了惊恐,反又百般的哄他。袭人早已过来伏侍,大家仍旧听戏。

        宝玉坐了下来,虽然言笑晏晏,但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薛蟠和宝玉是特殊待遇,混在女眷堆里头,故此两人也就坐在了一块,薛蟠见到宝玉如此,等着袭人下去给薛蟠预备别的东西的时候,悄悄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出去见了什么人,还这样的心不在焉?只怕瞧见了你这样子,是等会更要来问你怎么样了。”

        宝玉见到宝钗正在和黛玉说话,其余的人也不理会自己,于是对着薛蟠坦诚说道他倒是和薛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去瞧了金钏儿了,她的情况很不好!”

        “你没出去?”薛蟠挑眉,“你的胆子倒是大的,还说出去了。”

        “金钏儿的确是出去了,”宝玉沮丧的说道,“哎!她一直都没回到太太屋里头伺候,昨个看门的婆子说因为家里头的宅子不够了些,所以就搬出去了,外头如何住得?什么好东西都是没有的,可金钏儿怕我担心,倒是刚强的很好,还笑着和我说话。”

        薛蟠预备着说什么,袭人过来对着宝玉笑道,“二爷要的那个扇套,许是又给了外头的小厮摸去了,家里头竟是没有。”宝玉点点头,“没有就罢了。”薛蟠见到袭人过来也就是掩口不说。

        当日演的是《荆钗记》,贾母薛姨妈等都看的心酸落泪,也有笑的,也有恨的,也有骂的。话说宝玉和姐妹一处坐着,同众人看演《荆钗记》,黛玉因看到《男祭》这出上,便和宝钗说道:“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上来做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的水总归一源,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宝钗不答。宝玉听了,却又发起呆来,薛蟠只是暗笑。

        且说贾母心想今日不比往日,定要教凤姐痛乐一日。本自己懒怠坐席,只在里间屋里榻上歪着和薛姨妈看戏,随心爱吃的拣几样放在小几上,随意吃着说话儿。将自己两桌席面,赏那没有席面的大小丫头并那应着差的妇人等,命他们在窗外廊檐下,也只管坐着随意吃喝,不必拘礼。王夫人和邢夫人在地下高桌上坐着,外面几席是他们姐妹们坐。贾母不时吩咐尤氏等:“让凤丫头坐上面,你们好生替我待东,难为她一年到头辛苦。”尤氏答应了,又笑回道:“她说坐不惯首席,坐在上头,横不是竖不是的,酒也不肯喝。”贾母听了,笑道:“你不会,等我亲自让他她。”凤姐儿忙也进来笑说:“老祖宗别信她们的话。我喝了好几钟了。”贾母笑着,命尤氏等:“拉她出去,按在椅子上,你们都轮流敬她。她再不吃,我当真的就亲自去了。”尤氏听说,忙笑着又拉他出来坐下,命人拿了台盏斟了酒,笑道:“一年到头,难为你孝顺老太太、太太和我。我今儿没什么疼你的,亲自斟酒。我的乖乖,你在我手里喝一口罢。”凤姐儿笑道:“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就喝。”尤氏笑道:“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罢: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像今儿这样的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两钟子罢。”凤姐儿见推不过,只得喝了两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43061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