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三十九、表白了

二百三十九、表白了

        “我自然是能够照顾妹妹一辈子。”薛蟠斩钉截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即就不言语了,黛玉不知道为何,眼中又流泪出来,“我岂是要你可怜的人!”

        “我不是可怜你,”薛蟠温柔笑道,“妹妹的性子内里软弱,外头却是看上去极为坚硬,故此时常说一些赌气的话,”这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措施,薛蟠是知道黛玉的心思的,“妹妹最是要强,何须我可怜你?说起来,你心里头所想之事,所虑之人,远远都比我等要开阔许多,内心通达这一点来说,何须别人可怜你?”

        “大家自幼相识,在南边就认识了,若是可怜之心,那也不会说到如今还有,”薛蟠继续说道,“别的不说,就说咱们是否投契?素日里头,咱们说话,是否高兴?如此一说,妹妹自然知道,我绝不是可怜你,这一句话显然,你又是骗人的假话。”

        黛玉沉默不语,“咱们自幼相识,你不嫌弃我这诗文不通,我自然也没有嫌弃你的地方,彼此相得,昔日同游平山堂,是如何的有趣,虽然分别多年,到了都中彼此有些陌生了。”

        黛玉带泪笑道,“时过境迁,彼此都是不一样了,昔日我还有老父为靠,可如今却是孤独一人,孑然孤立了。”

        “所幸如今又相识了,”薛蟠说的这个相识肯定不是哪个平日里头说的相互认识的关系,“我的心思,素日里头不说出来,妹妹只怕是不明白,今日趁着这样秋风秋雨的时候,索性都和妹妹说明白了!”

        “有我在,日后总不会让你一个人觉得孤单,”薛蟠临走之前,这样坚定的说了一句话,“任何人都拦不住我的,你放心!”

        黛玉似乎被薛蟠的话惊呆住了,只是坐在室内不发一言,紫鹃进了来,见到黛玉脸上露出微笑,只是这笑意却是有些古怪,虽然嘴角露出了微微笑意,可眼中还蕴着泪水,似流非流,神色虽然从容,可也是坐着一动不动的,紫鹃起初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黛玉魔怔了,可仔细一瞧,又想到薛蟠适才从容出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也不知道是否想清楚了什么,只觉得虽然外头秋风秋雨潇潇,紫鹃倒是觉得这暗室之内,倒是不觉冰冷。

        “姑娘,姑娘,”紫鹃笑道,她很是聪慧,不会问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只是说寻常的话儿,“这会子天冷了,我叫小丫头进来添个火盆,如何?姑娘若是看书写字,都不怕冷了。”

        黛玉默默用手绢拭泪,点点头,也不说话,紫鹃进来,复又点了这里的蜡烛,黛玉又看了几页诗文,却又不知道为何,心神不定,什么书也看不下去,外头风雨潇潇,更添情绪,雪雁端了燕窝进来,服侍着黛玉吃下,紫鹃收起燕窝,然后移灯下帘,伏侍黛玉睡下,黛玉倚靠床头,望着屋内的蜡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飞霞一片,这一夜,必然是睡不好了。

        如此园内之人一夜无话,今夜的秋雨,却是越下越大,颇有瓢泼之势,若是在半空之中望去,只见到无数乌云笼罩在商洛一带,电闪雷鸣,在洛阳不远处的龙门之地,这里头石窟甚多,历朝历代都是营建不休,虽然屡遭战火,但依旧是十分恢弘,此地的石窟造像都是依山而建,雕刻岩石而得佛像,故此虽然简朴,但多年下来,神采依旧,宝相不改肃穆庄严。

        到处都是大雨倾盆,可龙门山中有一处之地,却是片雨不下,大河卷起滚滚浪涛而下,发出轰隆巨响,一片满满凶恶水面上,居然有人敢驾乘一叶扁舟顺水而行,到了此处不下雨的河湾之下,那竹竿一处,钉住了河岸,那扁舟虽然在急湍之中,却是好像生了根一般,在水面之中纹丝不动,来人足下一顿,就飞腾上了岸这时候那扁舟才一泻千里,朝着远处迅速而去,那人也不管这小船,只是疾行往前,转过山谷之后,见到里头这里地面干燥,毫无流水下雨之痕迹,也不惊讶,他脱下了外头的蓑衣斗篷,露出了里头的一身道士穿着模样,又从腰间抽出了拂尘,抬起头来,看到半空之中乌云虽然密布,却没雨滴落下,却又有电闪雷鸣之声,道士点点头,挥了挥拂尘,信步慢慢走了进去。

        山谷之中到处都是佛像威严耸立,依山而建,只是这个时候电闪雷鸣,光线的作用下,佛像们的表情有些扭曲,不似白日里头威严慈悲,反而是有些带着诡异的笑容,那个道士进了山谷,也不去看两侧佛像,只是走到里头去,山谷之中,四处空旷,只有放着一块巨石,巨石上两人盘膝对坐,似乎正在对弈,看其服饰,正是一僧一尼。

        那道士看起来性子颇急,见到两人如此,疾步上前,这时候倒是看出来,这脚有些跛,一拐一拐的,“如此时候了,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在此下棋呢?”

        他跨步上了那巨石,见到两人其实并不是在对弈,而是专心致志的望着巨石之中的几个小小人物塑像,虽然塑像颇小,但惟妙惟肖,男女衣着都是不一,只见到这十几个塑像被摆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势,这不奇怪,奇怪的是是那些塑像,居然是在缓慢的移动,有的在打转,有的在四处顿步,也有的一动不动,只是稍微不注意的时候动一下,这道士来了,僧尼二人没有看着他,却是一直盯着巨石之上的小塑像,只见到有一女子塑像渐渐的靠近了另外一男子,去势虽缓,但似乎坚定不移,无法再去阻拦了。

        那和尚长叹一声,“天机紊乱,绛珠仙子居然换了心思了。”

        道士不以为然,“此事儿已经颇多征兆,你有何必如此?”他看着一旁的那年老尼姑,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之笑,“你瞧瞧晦明,不是早就想到了吗?”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436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