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香菱学诗

三、香菱学诗

        这是薛蟠所希翼的,将盐引的生意做开,把其余的生意都连带着发展带动起来,这样以点带面,薛家的生意就可以顺利发达起来了,可是今年这个账本,薛蟠一看就忍不住皱眉,不是没有赚银子,而是赚银子的这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简直比贾琏那个永不赚钱还在贴钱进去的盐引生意一样的奇葩了,按照道理来说,哦,不需要按照道理,就看着扬州盐商们富甲天下豪侈无比的样子来说,就知道这个是坐地收钱的好生意,可薛蟠这里今年盐业的生意居然没有其余寻常的生意收成高,这个是怎么回事?

        饶是薛蟠知道西行的商线出了问题,可见到这具体的数字来说,却也忍不住是倒吸一口凉气,对于盐业来说,如果是较低的利润,那简直就是亏本,薛蟠现在也算是亏本了。

        盐业的掌事们满脸通红,这些人有些是跟着薛蟠的爷爷办的盐业的,算得上资格极老,薛蟠素日里头也是宽厚对待的,可这样的事儿出来,这些三四辈的老脸可真的是丢尽了,于是忙站起来请罪,这些多年的老人,许是能力有限,但是品格是没的说的,这会子也不推脱别的缘故,就说自己个当差没当好。

        薛蟠知道西北的商道出了问题,却是不知道居然是出了这样巨大的问题,他先是听了众人的禀告,摇摇头,请几位当差盐引的人坐下来,“这事儿算不得各位的头上,还是别的缘故,和你们没什么相干。”

        西北的商道,自从上次陇右边上的那个部落事儿出来之后,就一直问题不断,薛蟠不擅于抓细节,他更喜欢从宏观的角度来看问题,在他看来,不是西北的商道出了问题,而是,整个西北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和矛盾,在王子腾那里薛蟠已经听到满耳朵了。

        非战之罪了,这就是,不过算起来这些管事们还不差,没有蚀本,只是少赚一些罢了,薛蟠这边勉力安慰了一番,又布置了明年的生意计划和目标等等,这差不多也是年终总结大会了,薛蟠管的少,这些管事们倒是也尊崇薛蟠,事事都要请示薛蟠,这些人可不单纯是薛家的员工,他们也是有股份在里头的,生意越好,他们分红越多,自然干劲也越足。

        这边闹腾了大半天,虽然薛蟠是和各条线上的管事掌事们都之前已经陆陆续续单独吩咐过了,今日差不多是仪式上这么过一下,可饶是如此,也闹了大半天,可见薛家的生意,如今是越发的发达起来了。

        转眼就到了午饭的时候,薛蟠业已请外头醉梅楼的大厨整治了酒菜来,梨香院窄小,自然是不能摆在家里头,管事儿这些人加上去不少的,于是还是在醉梅楼,四人一桌,安排了下去,今日薛蟠不出面是不合适的,于是薛蟠亲自过去,独据一桌,和掌事管事们觥筹交错,是要靠这些能干的人们干活的,所以薛蟠自然也要笼络。

        薛蟠自从两个叔叔闹事之后,对着薛家的自己人,还颇多都不信任,各房自己个生意,自己管去,薛蟠不干涉,可公中的差事儿,薛蟠是不许任何薛家无能的人来插手公中的生意的,所以他反而更信任这个时代之中的职业经理们。

        如此招待了一番,午后也就散了,虽然是薛蟠主位,但地下的管事们也不敢来灌酒,所以喝的不算多,午后坐了马车回府,这也就是差不多酒醒了,各方管事们都有礼物进献给薛蟠,满满当当堆了梨香院外头的院子,张管家要薛蟠来分派,薛蟠摆摆手,“你让太太分着就是了,外头的亲戚,舅舅那里,还有王家的亲戚,这府上的老太太太太们,都一概分一些,再加上咱们南边来的船送来的年货,让太太都分派好了送出去就是。”

        张管家显然是知道薛蟠住在大观园里头,对着园子里的姑娘们很不一般,“是,南边来的船有几箱子是雅致的玩意,就留着给大爷分派了,其余的都请太太一概处置了。”

        薛蟠点点头,“如此就是极好。”他见到这边没什么大事儿,于是离了此地,进了大观园,潇湘馆原本就在门口太湖石假山之侧,于是薛蟠信步就走过来,到了院内,就听到了黛玉的说话声。

        “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的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又有人笑道:“怪道我常弄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规矩,竟是没事的,只要词句新奇为上。”赫然是香菱的声音,

        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

        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香菱道:“我只爱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切有趣。”黛玉道:“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香菱听了,笑道:“既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43920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