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见客

十、见客

        贾母原本是不怎么待见自己这个侄儿的,在她老人家看来,史家唯一还算忠厚老实勤勉当差的,也就是史湘云那殉国的父亲,其余的两兄弟,贾母原本是不喜欢的,但是史鼐的事儿一出来,倒是宝玉也帮衬一二,又有薛蟠在其中周全,史鼐自己个也争气,这武将勋贵之家,总是要见马上功夫的,史鼐还算有些武力,贾母也就不如何了,连带着对着史鼎也是稍微温和了一些,不似以前那样冷着脸,史鼎拜见了贾母,又和贾政说了说话,倒是又要来找薛蟠。

        薛蟠这一日还躺在清凉台的罗汉床上,晴雯剥了柚子来喂薛蟠,假装还拿了一本书,似乎在红袖添香读书之中,实则只不过是和丫头们调笑,天气冷,薛蟠也懒怠出去,可王嬷嬷又来催驾,说是史鼎要找自己,薛蟠心不甘情不愿,“他怎么老是要来找我呢?可真是奇怪了。”

        晴雯忙给薛蟠换衣裳,“大爷赶紧着吧,”她见到薛蟠有些不乐意,“若是被老爷说嘴了去,那么就不好了。”

        贾政也在家中,薛蟠点点头,他多少有些理解宝玉的心情了,“这外头见客,哪里有在家里头陪着你说话来的有意思?”晴雯笑道,“罢了罢了,若是大爷不在家里头,大家倒是还能松快些,你在家里头,要茶要果的,丫头们烦都烦死了。”薛蟠摇摇手,“这是假话,我哪里是这么难伺候的,我又不是宝玉,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袭人笑道,“论起吃的事儿上,宝玉大约没有大爷你要求高些。”说起宝玉,薛蟠也就不能放过这个人,特别是他绕到了怡红院看到宝玉和探春说笑正高兴,更是觉得不能就这样放过了宝玉。

        他到了怡红院,探春笑道:“老太太有了宝琴这个好孙女儿,就忘了你这孙子了。”宝玉笑道:“这倒不妨,原该多疼女孩儿些是正理。明儿十六,咱们可该起社了。”探春道:“林丫头刚起来了,二姐姐又身子不舒坦,终是七上八下的。”宝玉道:“二姐姐又不大做诗,没有他又何妨。”探春道:“索性等几天,等他们新来的混熟了,咱们邀上他们岂不好?这会子大嫂子宝姐姐心里自然没有诗兴的。况且湘云刚来,人都不合式。不如等着这几个新的也熟了,颦儿也大好了,大嫂子和宝姐姐心也闲了,香菱诗也长进了:如此邀一满社,岂不好?咱们两个如今且往老太太那里去听听,除宝姐姐的妹妹不算外,他一定是在咱们家住定了的。倘或那三个要不在咱们这里住,咱们央告着老太太,留下他们也在园子里住了,咱们岂不多添几个人,越发有趣了。”

        薛蟠见到宝玉如此舒畅,自然是不愿意让他一个人如此的,薛蟠咳嗽一声,要宝玉一起去见史鼎,宝玉听说贾政在前头,十分不愿意,拉住薛蟠耍赖不愿意出去,薛蟠循循善诱,“这怕什么?有我在呢,姨丈不会教训你的,等会你就如此如此,”他将自己刚才临时想好的话教给宝玉一一的说了,“到时候保管姨丈对着你刮目相看,你可知道那金陵的甄宝玉?我安排了下,他可就在父亲面前十分受用了,你若是做好了,你也不必怕姨丈。”

        探春在边上听的有意思,“大哥哥这话,倒是有趣的很,难不成要让二哥哥也学起来接待外头的人吗?”

        宝玉是最不喜欢听到这接待外头人的话的,薛蟠自然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也换个说法,“学起来接待外头的人,最要紧的方法就是如何让外头的人觉得你会待人处事,又不至于说很喜欢你出门去聊天,大家最好的方法最希翼达到的目的,就是能够更长久的不出门去。”

        这么一说,宝玉就十分爱听了,探春显然觉得薛蟠的这一番话和世俗所见完全不一样,捂嘴窃笑,“大哥哥这一番歪理还甚是有理。”

        “不是歪理,”薛蟠笑道,这个时候宝玉已经去换衣裳了,“如何做到两全其美,咱们自己乐呵,外头的场面上也顾及的到,如此才是最好的。”

        薛蟠瞧见左右无人,于是对着探春笑道,“昨个赵姨娘来过了?我倒是觉得她太胡闹了些。”

        探春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我也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叹道,“我只恨我不是和环儿一样的男儿身,若我是环儿,只怕也就早读书出去了,绝不会再住在家里头。”

        “也不必如此,”薛蟠笑道,他是丝毫不会觉得探春有如何不妥当的地方,出身什么的其实不重要,“我是觉得,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儿,自然不用去自怨自艾,”当然了薛蟠也觉得有这样的身生母亲,在荣国府的确也是比较倒霉的,“赵姨娘如何,倒也不能影响你,依我看,你的才干出众,日后必成大器。”

        探春原本颇为难过,听到这话,又笑了起来,“大哥哥如何得知了?”

        “自然是知道的,”薛蟠笑道,这个时候宝玉换了衣裳来,薛蟠于是起身,“你日后必然就知道了。”

        湘云到了,红楼梦之中有名号的女子都已然到齐,这些可算是群贤毕至了,此时大观园中,比先又热闹了多少:李纨为首,馀者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邢岫烟、香菱,再添上薛蟠和宝玉,一共十四人。叙起年庚,除李纨年纪最长,薛蟠次之,馀者皆不过十五六七岁,大半同年异月,连他们自己也不能记清谁长谁幼;并贾母王夫人及家中婆子丫头也不能细细分清,不过是“姐”“妹”“兄”“弟”四个字,随便乱叫。

        宝玉既然出了门,也就老老实实的和薛蟠一起到了贾政的梦坡斋,到了外头,进了梦坡斋,贾政原本和史鼎谈笑,见到宝玉进来,脸色顿时就挂了下来,冷哼一声。

  /shu/38958/244322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