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三、日子越来越好

十三、日子越来越好

        宝玉可是看不懂贾政的脸色,甚至说,他根本就不敢去看贾政的脸,自然也不知道贾政今日到底是对着宝玉是露出了什么样惊奇的表情,而且贾政是从来不会当面说宝玉什么好的,适才说了这么一番话,贾政虽然觉得宝玉说的很好,没有表扬,反而呵斥他胡乱说话,等到宝玉和薛蟠一起出去送史鼎,詹光单聘仁等人每日都在贾政面前伺候,那里不知道贾政的心情,这会子忙上前来恭喜,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朝中大事儿的,但见到史鼎如此肃然对待,贾政又露出十分畅怀的样子,那里不凑趣,贾政叹道,“祖宗保佑,没想到这个混账东西,倒是也能说出个条理出来了!”

        众人恭喜之后,詹光从薛蟠这里戏酒吃了不少,吃了人家的嘴软,自然也要给薛蟠说一说,“薛大爷教导的甚好,府上老太太的法子真好,有了这么一位利害的兄长教导,世兄又是极为聪明的人,自然这窗户纸一下子捅破,一点就通了!”

        “是极是极,俗话说这名师出高徒,薛家世兄乃是咸安宫魁首,如今又是春风得意,位居两府六品高官,实在是少年一辈之中了不得的人物,如今看来这才干自然是了得,可这手段也是高超,世兄之前虽然聪慧,可外头的事儿甚是不关心,如今这一番话说出来,世翁是尽可放心了!”

        贾政点点头,“这个畜生以往不求上进,是不愿意说这个的,若是我要他出来见客,谈诗词倒也罢了,可若是谈外头的事儿,就面露不悦之色,亦或者是吞吞吐吐,做出一副小家子气来,实在是可恨可恼!今个这个模样,也必然是蟠哥儿教导的,若不是他,只怕也是不成。”

        贾政想到自己早夭的长子贾珠,又叹了一声,“若是我那长子还在必然是能够教导好这个逆子,只是天不假年,奈何奈何。”

        詹光劝道,“世翁也不必如此,过去之事不可追,如今幸好宝世兄,有了薛世兄的教导,俗话说长兄如父,有了这样同龄人帮衬提携,宝玉世兄日后自然成才,世翁也可以交卸下差事儿,悠闲林泉,甚是快哉!”

        贾政点点头,“功名利禄绝非我愿,但这一家子人,若是我这身上的担子卸下,也没人接的上去,哎!指望着宝玉争气一些,我也好每日读书休养,不用出去在红尘之中厮混了。”

        众人又劝道,“如今府上的日子越发好起来了,大小姐乃是宫中贵人,二世兄又在太常寺当差,宝世兄如今也历练起来了,这满门子家里头也好,外头差事也好,世翁又是当差勤勉,忠君为国的,两府必然是越来越好起来的。”

        贾政也觉得如此,只觉得元妃省亲之后样样事儿都顺顺利利的办起来,他点点头,“希翼日后自然如此,一切顺遂,宝玉这个逆子,也可以懂事一些。”

        “那是必然的。”

        宝玉和薛蟠送了史鼐出门出去,回来被清客们围住,听到清客们这么会说话,薛蟠哈哈一笑,“也是难为你们了,还要帮着宝兄弟说话,今个事儿忙,不得空招待各位先生,我已经预备下了年礼,每人两坛上好的绍兴十五年陈花雕,一袋金银稞子,一套新书,诸位先生们只管问我那张管家要就是了。”

        众人纷纷致谢,詹光还笑道,“年下的时候薛世兄好歹也要请大家这些个,一起瞧一瞧戏才是,您那边的戏,才是最好的。”

        “这有什么,戏酒自然是有的,詹先生就不必家去了,就呆在府上等着罢。”

        打发了这些人,宝玉听到贾政夸奖自己,十分高兴,没头没脑的还要进梦坡斋,却被薛蟠拉住了,“你这会子还要进去做什么?好不容易得了好,能松快几日,就不要再进去自讨没趣了!”

        宝玉十分感激薛蟠,“大哥哥今个告诉我的话儿,我倒是有一小半听不明白,只是这样死记硬背住的,没想到就得了老爷的欢心,这日后算起来,”宝玉拉住了薛蟠的袖子,“大哥哥还要多教教我这个才好,怎么样的话儿才能够一鸣惊人呢?”

        “好兄弟,”薛蟠拍了拍宝玉的肩膀,笑道,“你日后且跟着我多学些就是了,我自然一一交给你,不过这一鸣惊人也不是那么好玩的,若是肚子里头没货,一鸣惊人做不到,只怕还会贻笑大方。”

        两人回到了大观园里头,只见到李纨带着姐妹们一起正在沁芳亭,原来香菱自从学诗后,满心中正是想诗,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躺下,两眼睁睁直到五更,方才蒙睡着了。一时天亮,宝钗醒了。听了一听,他安稳睡了,心下想:“他翻腾了一夜,不知可做成了?这会子乏了,且别叫他。”正想着,只见香菱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吗?”宝钗听了又是可叹又是可笑,连忙叫醒了他,问他:“得了什么?你这诚心都通了仙了。学不成诗,弄出病来呢!”

        原来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日间不能做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梳洗已毕,便忙写出,来到沁芳亭。只见李纨与众姐妹方从王夫人处回来,宝钗正告诉他们,说他梦中做诗说梦话,众人正笑。抬头见他来了,就都争着要诗看。话说香菱见众人正说笑他,便迎上去笑道:“你们看这首诗:要使得,我就还学;要还不好,我就死了这做诗的心了。”说着,把诗递与黛玉及众人看时,只见

        写道是: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众人看了,笑道:“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社里一定请你了!”香菱听了,心下不信,料着是他们哄自己的话,还只管问黛玉宝钗等。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461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