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五、除夕

二十五、除夕

        王运说的不错,历来这个规定只不过是潜规则,都是留给那些豪门大户勋贵之家的优秀子弟们,可以跟着长辈一起入宫朝见贺礼,见见世面,壮壮胆气,这是必然要经历过的,起码见惯了皇帝的威严,那么日后无论到那处,都不会觉得什么场面是自己个镇不住的,薛蟠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自己舅舅就是部堂级别的高官,又和安福海如此熟悉,嬉笑怒骂都是寻常事儿,那么他对着外头的等闲人等,都不会太过于约束,上次惠庆公主当面,薛蟠虽然有些不舒服,可也倒是表现的落落大方,这倒是让惠庆公主高看了薛蟠一眼。

        但是怎么轮应该也轮不到薛蟠参加的,薛蟠有些好奇,大约是自己个沾了舅舅王子腾的光罢?于是这一日午后也只能是按照品级,今日乃是朝贺之日,大家伙务必要穿的体面妥当,薛蟠身上有五品中书舍人的爵位,所以今日的官服上的补子,穿上了五品的白鹇,白鹇的样子倒是有些像仙鹤,一只白色的鸟展翅欲飞,薛蟠满意的点点头,“这衣裳不错,”当然是晴雯的手艺了,“补子也好看。”他对着晴雯笑道,“你辛苦了。”

        如今世风日奢,官服的样式都是规定的,但是谁都会想着在细节方面找一些亮点做的格外再精致一些,这件官服是年下晴雯新作的,处处精致华美,料子是翠绿宛如翡翠,边角处都用墨绿色的丝线细细绣出了祥云纹的图案,精致之余也不觉得很是招摇,薛蟠仔细看过,只怕是王子腾穿的都没有自己这件官服的料子好。

        晴雯无不得意,“咱们家就是出好衣料的,若是衣裳做不好,岂不是我的罪过?”

        薛蟠出了梨香院,外头荣国府也热闹的很,只是府上大小人物都不在,都在宁国府祭祖。宝琴无事,跟着湘云等过去看热闹,只见宗祠之内贾府人分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垫、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兴、拜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帐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荣宁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站列,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每一道菜至,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便接了,按次传至阶下贾敬手中。贾蓉系长房长孙,独他随女眷在槛里,每贾敬捧菜至,传于贾蓉,贾蓉便传于他媳妇,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与王夫人。王夫人传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去,归入贾芹阶位之首。当时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些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脆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一时礼毕,贾敬贾赦等便忙退出至荣府,专候与贾母行礼。尤氏上房地下,铺满红毡,当地放着象鼻三足泥鳅流金珐琅大火盆,正面炕上铺着新猩红毡子,设着大红彩绣云龙捧寿的靠背、引枕、坐褥,外另有黑狐皮的袱子搭在上面。大白狐皮坐褥,请贾母上去坐了。两边又铺皮褥,请贾母一辈的两三位妯娌坐了。这边横头排插之后小上,也铺了皮褥,让邢夫人等坐下。地下两面相对十二张雕漆椅上,都是一色灰鼠椅搭小褥,每一张椅下一个大铜脚炉,让宝琴等姐妹坐。尤氏用茶盘亲捧茶与贾母,贾蓉媳妇捧与众老祖母,然后尤氏又捧与邢夫人等,贾蓉媳妇又捧与众姐妹。凤姐李纨等只在地下伺候。

        一会子喝了茶,贾母便起身回府去,尤氏亦随邢夫人等回至荣府。这里轿出大门,这一条街上东一边设立着宁国公的仪仗执事乐器,西一边设立着荣国公的仪仗执事乐器,来往行人皆屏退不从此过。一时来至荣府,也是大门正门一直开到里头。如今便不在暖阁下轿了,过了大厅,转弯向西,至贾母这边正厅上下轿。薛姨妈早就候着了,她不是贾府的人,自然不用去祭祖,贾母因见到宝琴宝钗等,唯独不见薛蟠,于是就问,“蟠哥儿呢?”

        “入宫领赐宴去了,”薛姨妈说道,“今个蟠哥儿也能入宫赐宴,说是晚间必然回来,若是老太太还有什么体己的好吃的,务必请留一份给他。”

        贾母还真不知薛蟠今个入宫吃皇帝的年夜饭去了,她点点头,叹道,“还是蟠哥儿有出息些,这么多年了,咱们府上可没人入宫领宴了。”

        贾赦贾珍原本是有四品以上的爵位的,但是还不够级别,因为不领具体差事的爵位要超品以上,才可以入内,这对于豪门大户来说,是一种荣耀,故此贾母才有这样的感叹,这时候还是凤姐出马了,“哎哟,我的老太太,若是过几年,咱们家宝玉封侯拜相的,每日在外头当差,过年也不安生,要在宫里头赐宴的,到时候您老膝下没人承欢,只怕是您又要抱怨了。”

        贾母笑了起来,“这不是还有你这个猴儿在吗?怎么没人承欢?”

        “可不一样,”凤姐笑道,“宝兄弟才是老太太的心肝肉,我么,至多就是下水,哪里得当老太太惦记的?”

        贾母等人都笑了起来,凤姐扶着贾母坐下,又一叠声的吩咐,“快着把老太太的体己好吃的留下来,等会专门给我那薛家表弟吃!”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529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