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八、唇枪舌剑斗法

二十八、唇枪舌剑斗法

        看样子就是看的出来,若是金宝是现在这个时代,处于西城区薛蟠的管辖范围内,必然是薛蟠所打击要关在詹事府的对象,若不是诙谐的性子,也做不出在乾清宫做出抓别人衣领的事儿来,金宁拉住了自己的父亲,又朝着薛蟠作揖,“家父素来就是如此,很是诙谐,文龙兄千万不要介意。”

        当然了也就是看在金宁的面子上不介意,薛蟠摇摇头微笑表示不介意,金宝听了薛蟠的话,啧啧称奇,又左右打量薛蟠,“也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是怎么长得,我这傻儿子和你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就不如你这样的机灵呢?尚书大人真是好福气啊,有你这样一位好外甥。”

        “哦?”王子腾的声音应声响起,“伯爷是羡慕我呢,还是羡慕我这外甥文龙呢?”

        薛蟠抬起头,就看到了王子腾带着一群红衣锦袍的官儿过来了,他脸上似笑非笑,将手放在了薛蟠的肩膀上,“伯爷,算起来我这外甥在天竺,是统领乙班官学生的班首,和金宁也是相处的极好,这可是难得的缘分啊。只是,”王子腾话题一转,“这两家都是关系如此好的,怎么,伯爷好像对着兵部,并不是如何的尊重啊。”

        这话就说的不太好听了,果然薛蟠看到王子腾刚才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意的笑,这会子过来,只怕也是找茬的,金宝脸上依旧是带着不羁的笑容,“我说尚书大人,虽然犬子和薛大人相处的好,可又不是结了秦晋之好,”薛蟠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自然也不用说两家关系就好的,再者我若是好,也是和薛家好些,和王尚书大人,有什么相干呢?”

        金宝身后也陆陆续续的聚集起了不少穿着超品服制的公侯伯模样的勋贵等人,脸色有些不悦的望着王子腾,“至于不尊重兵部,那是完全没有的事儿,兵部统帅天下兵马,我若是管着兵马,自然是要兵部的虎符调度指挥的。”金宝眼神轻佻的望了王子腾一眼,接下去的话儿没有说出口,可薛蟠明白了,显然是我平西伯很是听兵部的命令,但你这兵部尚书若是有什么越过朝廷发出来的指令,我可就是不会听了。

        王子腾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气,这会子两边似乎对垒的模样,倒是让不少人都抬起头来,看着这边十分好奇,薛蟠怕这边有什么爆发了冲突,叫人看笑话就不好了,于是对着金宁使了一个眼色,自己个又侧过身子,拦住了一半金宝的身躯,对着王子腾笑道,“舅舅不是要先容给我诸多上官们认识呢?我这会子可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什么舅舅?”这会子事儿没解决,倒是又有人出来了,只见到一位留着长须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穿着紫袍施施然的出来,他的腰板挺得笔直,嘴角抿的紧紧的,神色严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物,他施施然的走到了这边,众人都是弯腰示意,“翁相。”

        翁相,自然就是帝师政事堂宰相、兰台寺大夫翁常熟了,他朝着众人点点头,算是答过礼了,又对着薛蟠说道,“这乾清宫赐宴,乃是朝廷最庄严的事儿,素来只有上下官的身份,却是没有什么家里头的称呼,你这位大人,说话,不合今日赐宴的规矩。”

        翁常熟虽然没有说什么重话,可他是宰相的身份,就算是轻飘飘的这么一句话,也不免叫在场的人神色一肃,这话显然是对着薛蟠不满,但很多人很是好奇,这翁常熟是孤拐的性子,但也不会肆无忌惮的树敌针对某人,这个王子腾的外甥,在朝野还算是有些名气,但想必和翁常熟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交集,难道今日说这样的话儿,是为了朝着和王子腾表露什么吗?

        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这边的人围聚了不老少,众人不知,薛蟠却是清楚,只怕是翁常熟逮住了这个机会,要对着自己发作一二了,他身为帝师又是宰相,虽然是清流的身份,却也不是什么笨蛋,那时候笑纳了王熙凤送来的好刀,但也不会不计较是谁借刀杀人,想要自己出力去对付旁人的,王熙凤的身份一下子就查得出来,这背后是谁,翁常熟倒是没找错认,还真的就盯住了薛蟠这个小范围内流传有名声的小诸葛。

        王子腾微微皱眉,又上前一步想要给薛蟠解围,薛蟠却忙接了过来,这眼下就要自己舅舅出面可不合适,他这样的大人物应该要守在后头预备着最后的大战才对,“翁相,”薛蟠朝着翁常熟作揖倒地,“的确是下官不该,请翁相责罚。”

        他虽然没有和翁常熟见过面,但这个人性格如何,还是从王恺运那里听说了许多的,这样自诩刚正不阿的人,若是和他诡辩什么,只怕是还要再怒气升值起来,故此这会子索性就认错下来,不过是一个称呼,难道翁同还预备着要把自己怎么样呢?

        翁常熟听到这话果然满意,他捻须对着薛蟠点点头,“薛大人乃是咸安宫翘楚,深孚众望,又有大才,寻常小事儿更是要谨言慎行,才能够成长为朝廷的栋梁,老夫倒是觉得薛大人读书还是少了些,对着礼仪规矩,正气之事,还不太精通,依我看,还是要多学习才好。”

        薛蟠唯唯诺诺,王子腾不满的看了金宝一眼,上前对着翁常熟笑道,“翁相,明个新春,学生是说不得要来请翁相的新春对联,翁相可不能小气哦。”

        “无非是对联,”翁常熟笑道,“王大人又客气什么还这样特意讨要。”

        “这可是说不准的事儿,”金宝慢悠悠不怀好意的说道,“若是不这么再特意说一次,只怕是翁相也不愿意给吧?”

        这话说的,就是翁同也不高兴了,他微微皱眉,看到了金宝这里,正在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一声笑声响起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4542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