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三、确定了一点,那就是……

三十三、确定了一点,那就是……

        薛蟠真是有些没头没脑,自己想起来,就算是再自恋再不要脸,也知道自己在皇帝心里头可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许多穿越小说里头,主角万人敌,又深得皇帝的宠爱,皇帝似乎这天下万事万机都不用料理,就一心念念的去关注主角的动态,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儿,薛蟠自己个这点逼数还是有的,皇帝又不是对着自己特别好,自己也不是诸葛亮一类的人物在御前伺候的,这怎么突然又想起自己了。

        薛蟠到了前头,复又跪下来请安山呼万岁,虽然心里头有些摸不著头脑,但是礼仪妥当,又很是沉稳,前面一两排的王公大臣宰相等人都见到薛蟠如此丰仪,不免心里头暗暗点头,谁都喜欢人品出众,意态潇洒之人,薛蟠身着青袍,原本在穿着红袍紫袍的大佬们之间,略微显得素净,但他丝毫不露穷酸之色,这一下亮相倒是让大家伙都有了一个好印象。

        皇帝还真不知道薛蟠也来参加赐宴了,他笑着点点头,看了胡光墉一眼,却也不说话,翁常熟略微有些不悦,他虽然身份贵重,年纪也大,但是偏生就要坐在胡光墉的下首,盖因班次都是按照入政事堂的先后顺序来排列的,胡光墉早就入阁,自然位置要在翁常熟之上,这原本就是让翁常熟不悦了,这时候胡光墉又插嘴,原本他的意思和谋算,倒是有些被他打乱了,“胡相倒是坦诚的很,既然是这诗文上你不算通,就不必多说话了吧?怎么又叫了这个人出来呢?再者圣上的意思,乃是请诸位王爷来作,何必扯上其余的人?”

        “翁师傅,”胡光墉笑道,“我虽然不通,但还会鉴赏,也知道这如今市面上的风流人物,这薛大人,文采斐然,昔日在咸安宫就做出许多佳句了,若是我记得不差,还有这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佳句,只怕是寻常人也是写不出来的,既然是圣上今日要赏好东西,那么如今有正经的文坛后起之秀出来,难道还不值得他用力做一首好的出来博得圣心吗?”

        “听说此人的确是大才,诗词一道上,颇多超凡脱俗之作,今个但要做这御前的诗,只怕是不见得做得好,颂圣之诗,想要做得好,那是难的。”

        王子腾微微皱眉,他看着翁常熟和胡光墉若有所思,翁常熟的意思,大家伙差不多都明白,但是胡光墉这是要做什么?单纯只是对付自己个?但目前这样看,大不了做不出什么好的诗词出来,薛蟠也没什么可损失的,可若是薛蟠做出好诗词来,那么力压亲王郡王等人,这会有什么后果?这个后果的话,胡光墉到底是要干嘛?大家伙都知道,胡光墉是圣后的人。

        他的意思,大概也就是圣后的意思了。

        众人都这样想,皇帝也自然是想到了这一层,胡光墉说的话儿这样不错,“胡先生说的倒也不错,”皇帝点点头,他眼神一闪,对着站起来的薛蟠笑道,“文龙,你也是年轻人,自然今个该做诗。”

        这根本那里还有自己个拒绝的余地呢?薛蟠心里头默默擦汗,这会子到了前头来,听到胡光墉这么说,又见到咸宁郡王脸色不佳的望着自己,那里还不知道自己个又成了去被杀人的借刀,他斟酌了字句,“回禀圣上,微臣不过是草芥之人,如何敢在乾清宫做诗,还请圣上免过。”

        “哎,薛大人何必自谦?”胡光墉朝着薛蟠眨眨眼,“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样的诗,何等豪迈,何等大气,今日乃是新春佳节,除旧迎新,若是有什么大作,还请不吝赐教,若是实在没有,”胡光墉对着皇帝笑道,“圣上罚酒也就完了,谁又会在意你这做不出好的呢?”

        永和皇帝点点头,“善!文龙,你该做一首来,隆卿,你对着他还有什么话儿说吗?”

        王子腾坐在第二排,听到皇帝如此说,点点头,“圣上所言极是,薛蟠,你要做,而且要做好的来!”

        薛蟠心里头暗暗叫苦,这好诗词又不是大白菜,那里说是有,就有的?可听着王子腾的意思,这诗词必须要做好,说不得而这个时候又要剽窃一番了。

        太监们端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出来,不一会众人都已经陆续做出来,先看咸宁郡王的,

        “律转鸿钧佳气同,肩摩毂击乐融融。

        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千门万户中。”

        这诗很是不错,于是翁常熟点评一番,这根本就不符合咸宁郡王的风格,完全是一副与民同乐十分平淡从容的样子,薛蟠估摸着,是自己家里头的门生清客早就代为捉刀写好,这会子默出来就是了,又来听忠顺亲王的,

        “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

        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这也符合忠顺亲王大度亲和爽朗的性格。

        翁常熟点评一番,说这一首诗,“有太平气象。”

        于是又来看义忠亲王所做:

        “昨夜斗回北,今朝岁起东。

        我年已强仕,无禄尚忧农。

        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

        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

        这诗句倒是难得了,素来大人物是不会做田园诗的,因为没有什么生活经验,可义忠亲王的这首诗又颂圣又展露田园风光,说丰年,岂不就是说皇帝圣明才有如此丰年?翁同龢颇为赞许,皇帝也点头,“这个心思,的确是难为你了。”

        北静王水溶也敷衍做了一首,虽然是咸宁郡王等人自称诗文不通,但是大越皇族的教养还是很利害的,各个这么临时做出来,都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低劣之作,这边赏析完了,原本不说话的胡光墉又说话了,“翁相说是好诗,自然是好诗了,现在咱们就看看压轴的薛蟠薛大人,有什么佳作出来呢?”

        现在薛蟠基本上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胡光墉虽然可能不是主要针对自己。

  /shu/38958/245714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