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金银锞子的独特之处

四十、金银锞子的独特之处

        薛蟠这么说,贾珍自然也知道,这和药石无关,只是他到底是有些不信,“我瞧着那张道士,也不知道有什么利害的,寻常时候,倒是打秋风的时候多些,可真的有用?”

        “这可是说不定的,”薛蟠也知道不好说这些个乱力怪神的事儿,但是他穿越而来,也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有虚脱超脱的人物,故此也不敢十分的不信这个,他看着尤氏的样子,似乎是失了魂魄的样子,人体内三魂七魄若是丢了一二,那么为人颠倒,或者是嗜睡不愿意醒来,这都是有的,“不如请来瞧一瞧,横竖也不算太远。”

        薛蟠还正在和贾珍说话,那边梨香院又派人来请,说是请薛蟠出去,“太太说二舅老爷请您过去。”

        这才初三呢,怎么叫自己了,薛蟠有些疑惑,虽然也到了该拜年的时候了,不过王子腾乃是兵部尚书,应酬极多,尤其是这过年期间,内外大臣并文武百官都是极多的要打交道的,虽然王子腾不喜欢这一套,可入乡随俗,在其位就要谋其政,行其事,按照官场上的规矩来。故此早就言明,等着这些日子忙完了,到了元宵节再请薛蟠薛姨妈等人过去吃酒,好生热闹热闹。

        怎么今个又请自己了?薛蟠于是辞别了贾珍,贾珍这时候连忙下帖子去请清虚观张道士,同时也在艳羡薛蟠居然可以和王子腾亲近,尤氏昏迷不醒,他还能想到这个,也委实是和寻常人不一样,张道士和宁荣二府关系不浅,原本在主持李道灵混元无极真君的寿辰法事,分不开身来,但贾珍有命,自然停了那边的事儿,亲自带着徒子徒孙们来,果然薛蟠的举荐还是有用的,张道士瞧了瞧尤氏的脸色,又掐诀喃喃一番,笑道,“无妨,无妨,大爷,大奶奶的事儿我知道了,的确是如薛大爷所说,丢了一魂一魄,故此昏迷不醒。”

        贾珍大喜,不曾想这张道士如此干脆,一下子就说了尤氏为何昏迷的缘故,不比其余的太医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话儿来,也说不出一个究竟来,于是忙问道,“按照老神仙你的意思,这无妨?”

        “等我登坛做法,把大奶奶这迷走了的魂魄给拘了回来,再放回到身上,也就是好了,”张道士仔仔细细的听了伺候尤氏的仆妇说明之后,明白了在何处走丢了魂魄,于是胸有成竹的对着贾珍说道,“大爷勿忧,这还是好办的。”

        贾珍大喜,“若是老神仙办得好了,我再送银子给清虚观来重塑金身,如何?”

        张道士于是忙叫人设坛做法,手里头拿着桃木剑,又掐剑诀,手里头拿着一个银铃,如此念咒一番,又绞了一个纸人出来,叫仆妇送到宗祠门口给烧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纸人一烧了,纸灰即刻腾空飞起,复又飞进了宗祠之中,仆妇想到了前几日之事,忙回来禀告,张道士听到如此,点点头,复又吩咐仆妇点了两张灯起来,等着做法完毕,一挥袖子,将之前预备好的清水用桃木剑洒在了尤氏脸上,“呔!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尤氏慢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只是还不会说话,贾珍见到如此不由得大喜,张道士收拾了家伙事儿,对着贾珍点点头,“叫人看好了这两盏灯,等到晚间通宵不灭,大奶奶的魂魄复位妥帖,万事就都妥当了。”

        “老神仙,依你之看,到底是怎么个事儿引发的?”贾珍招待张道士喝茶,又问道,“若是论起来,那里可是宗祠的地方,祖宗保佑的好地方,怎么还会突然受了惊吓,丢了魂魄的?”

        张道士避而不谈这个,反而是论起来了其余的事儿,“今年岁入太白,又有贪狼星闪耀,只怕是流年多有不利,大爷还是要多做准备才好,多行善事才是最好。”张道士说完了这个,也不知道如何,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就褪去了,脸色苍白极了,又道身子不爽快,连忙辞了此地,到了晚间,尤氏果然慢慢的好了起来,一夜之中那两盏灯也一直明亮,贾珍见到尤氏清醒,只觉得张道士果然是活神仙,于是第二日一早就封了一百两银子送过去,不曾想到了清虚观才听道士说张道士圆寂魂登太虚了。贾珍还真是惊讶,“昨个见到他身子骨硬朗的很,怎么突然就圆寂了?”只觉得有些不对劲,但马上就有另外的大事儿发生,贾珍也就无暇领会这边了。

        薛蟠到了王子腾的府上,还没寒暄说几句话,就被王子腾的一句话给问住了,“你可知道,除夕那一夜,万岁爷原本就是预备着这么一盒金银锞子?”

        薛蟠觉得有些奇怪,“我如何知道?只是不过是想着这大过年的,想必是圣上也有预备这个,讨要这个福气有的很,也不招眼,难不成圣上以为我探视宫中事儿?”薛蟠想到了这样不好的揣测,惊道,“若是如此,那么我可真是讨要错了。”

        “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可知道,圣上就是预备了一箱这个,预备着要赐给谁,你可知道,是要赐给谁?”

        薛蟠想了想除夕乾清宫赐宴的哪一些话语和众人的说话,还有皇帝的意见,不禁悚然而惊,“是要赐给诸王?”

        “是,要赐给诸王之中的一位!除夕之夜上,若是如此分出高低来,你以为,这一箱子金银锞子,意味着什么?”

        我的妈呀,薛蟠无声的大叫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圣上,还预备着要立东宫了?”薛蟠这一下可真是吓了一大跳,这事儿王子腾知道,那么别人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一下,别的事儿都不用说,就单单说那几个可能成为东宫的人,只怕是要吃了自己的心都有了,若不是薛蟠这样作诗夺了第一,皇帝圣心属意何人,早就是尘埃落定了!“还有那个胡财神,是要做什么?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4600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