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圣后的真面目

六十、圣后的真面目

        薛蟠忙说詹事府空的很,“那边无非是一些教书育人的事儿,微臣的职权也不多,很是清闲,不会耽误大事儿的。”开什么玩笑,什么新差事儿都没有,就把自己的官儿一咕噜的都免了?这还有什么好玩的?这兵马司指挥使的事儿都被这样一下子免了,詹事府的差事儿可不能!左春坊左中允可是六品的官儿,再过几年熬了资历,再努力一把,到了四品就可以穿红袍了,若是这个差事儿都没有了,那么剩下来就只有一个中书舍人的爵位了,有爵位没有差事,那就是参谋不带长,说话不响亮了。

        皇帝点点头,“那么这个差事儿你且留着是了,你说你是外官,却也不是,”皇帝精明的很,“你家原本就是皇商,又是内务府金陵织造府的提督,世袭下来的,正正经经是皇家的人,是内廷的官儿,你在宫里头行走,很是妥当了。”

        薛蟠还预备着再推脱一二,外头突然想起来了拍手掌的声音,小太监进来传话,“万岁爷,圣后娘娘到了,圣后娘娘说了,不许贤德妃迎接。”

        皇帝迅速的站了起来,宫人们掀开门帘,他忙着出去迎接了,薛蟠也不知道是否要出去迎接,这会子也没人理会着自己,边上的宫女太监们都是低着头电线杆似的站着,也没人可问,于是他也只好是硬着头皮站在一边,不一会,穿着红袍的皇帝就搀扶着一位老妪进来,薛蟠不敢抬头,只是又跪下请安,似乎那老妪也很是惊讶,为何这宫内会有外臣在这里头,“咦”了一声,停在薛蟠面前,永和皇帝连忙说明,“这是薛蟠,贤德妃的表弟,贤德妃有孕,是他进献了一个好方子。”

        圣后点点头,“是吗?”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惊讶和调侃之意,薛蟠真是有些不明白这个调侃的意思从何而来,想着自己和圣后也应该是不认识的,只是这语气听着怎么好像圣后认识自己似的,而且听着声音,怎么好像也是有些耳熟呢?

        圣后也不问什么,只是和皇帝一起入内瞧了元妃,过了一会这才出来升座,皇帝扶着圣后坐下,圣后瞧见了薛蟠还杵在地上,微微一笑,“既然是薛蟠进献有功,皇家就不能够亏待了有功之臣,赐座罢。”

        薛蟠坐了下来,微微抬起头,这时候抱琴端了茶来给圣后,皇帝接了过去,献给圣后,圣后低头喝茶,随即抬起头来,和薛蟠一对眼,薛蟠心里头犹如千万羊驼在心里头狂奔,差点就没有在椅子上跳起来。

        大名鼎鼎的圣后,赫然是自己个在咸安宫读书时候遇到过而且还交谈过,甚至教导过的那位老嬷嬷。

        这个老嬷嬷这样坐在正殿宝座之上,顾盼神飞不怒自威,和自己个以前见到的和蔼可亲的那个老嬷嬷神态举止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容貌却是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圣后晚上睡不着觉来找安福海的时候倒是遇见了自己,还学了太极拳去,薛蟠起初以为这位嬷嬷只是圣后面前得意的人物,没曾想她就是圣后!

        薛蟠现在已经震惊到呆若木鸡了,圣后瞧见了薛蟠这样,戏谑的微微一笑,放下了盖碗,“我瞧着贤德妃的脸色不太好,不知道胎像如何?太医怎么说?”

        原本在廊下伺候的太医们连忙进来回话,“娘娘的身子虽然是康健平和,但年岁也不算小了,这有了身孕,原本反应就有些大,吃什么吐什么,胃里头空,许多滋补的药方就不敢用,怕坏了胃,另外不知道什么缘故,心神不定的很……”

        圣后冷哼一声,太医们低下头就再也不敢言语了,“一群无用的东西!”圣后冷漠的说道,“一群人,算的上是海内杏林国手,居然是贤德妃的身子都照顾不好,还说这些大言不惭的话儿,不知道什么缘故?那要你们这些吃干饭的做什么!”

        圣后不悦,殿内气氛顿时就变得肃杀了起来,太医们顿时扑通跪下请罪,永和皇帝连忙转圜,“太医们想着也会尽心的,请圣后不要生气,为了晚辈们的身子,惹得圣后动怒伤了身子,就是儿子和贤德妃的不是了。”

        “这和你没干系,皇帝,”圣后看着永和皇帝,“你这膝下没有子嗣,我也是担心的很,如今有了这样的好事儿,高兴极了,那里会动怒,只是地下的人太不懂事了,”圣后看着那些太医,“伺候主子们身子的的事儿都办不好。”

        “是,是,是!”永和皇帝在圣后面前似乎也还颇为紧张,连忙说道,“贤德妃也有这个顾虑,故此和朕请求,要让她这个表弟,薛蟠,入宫来帮衬这边的事儿,我想着薛蟠得梦中仙人传授医道,想着总是有些经验的,故此召他进来,让他来帮衬着太医们一同料理着。”

        圣后看向坐在边上的薛蟠,点点头,“听说之前的避瘟丹也是他献的?委实是极好,皇帝你的意思很不错,虽然是内外有别,外官不能在宫里头当差,但是事急从权,如今什么事儿,天大的事儿都没有比皇嗣重要!什么规矩体统都先放在一边是了。”

        “是,儿子就是这么想的,只是儿子忙着政务,皇后又是年轻,怕这些事儿没经历过,想着要请母后的旨,请母后多少心疼儿子,把贤德妃的事儿一概都抓起来,儿子心里头也能安定一些。”

        圣后目视皇帝,“皇帝是这个意思?”

        “是,只是原本怕圣后老人家劳累了,儿子心头不忍,但思来想去,总是要请母后心疼儿子了。”

        圣后微微沉思,点点头,“你的话儿不错,皇后到底年轻了些,万事只怕还想的不周全,你外头政务繁忙,也很难全神贯注的在这边,好了,既然皇帝这么说,我也只好答应你,说不得辛苦这几日了。”

        薛蟠还在保佑皇帝不要说出来是自己个的意思,这个背黑锅的事情做多了,可真是没滋味,“薛蟠,你觉得接下去要如何办?”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4693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