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五、能让人高兴

六十五、能让人高兴

        元妃被薛蟠这么一拦,有些奇怪的说道,“这是为何?菜已经上齐了?莫非表弟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若是有想吃的,叫御膳房做来就是了。”

        元春乃是贤德妃,虽然在贵妃之下,但多少也是四妃之一,地位崇高,又是当权的嫔妃,凤藻宫尚书,协理六宫的,薛蟠想要吃什么,无非是去吩咐一句话儿的,简单至极。因为贤德妃的地位在这里,故此饭菜也十分精美,满满当当的菜品大约有二十道之多,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不是想吃什么,而是要这些菜,没有检查过,是不应该娘娘先吃的,”薛蟠从袖子里头拿出来了一个布包,徐徐打开,里头是闪闪发光的银针,薛蟠叫鸳鸯和抱琴一起将桌上的各碗菜一一试过去,“先检查过了,瞧瞧有什么问题,若是没有问题了,娘娘你再吃就是了。”

        鸳鸯和抱琴一一试过去,银针都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是没有变化,元春也很是高兴,到底是薛蟠这样做,说明真的开始重视并且参与了这些事儿里头,“有备无患,的确是要如此的。”

        薛蟠又问抱琴,“每日的菜式是否记档了?”这是宫廷里头惯有的法子,也不需要薛蟠担心,薛蟠听说记档了,于是说道,“日后撷芳宫娘娘的菜,都每日先送给太医看过了,有没有什么寒凉亦或者是不利于胎儿的菜,若是没有了,再叫小厨房来做,”他对着元春微微鞠躬,“我是僭越了,但是如今这时候乃是非常时候,万事都要小心,且万事都要都听一听微臣的意思,微臣若是有什么事儿,好办的自己个办了,不好办的,就禀告圣后,娘娘就无需操心了,这不是微臣揽权,的确是为了娘娘着想。”

        元春点点头,这也就是薛蟠是亲眷的缘故,故此她也知道这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好,“表弟的意思我明白了。”

        “依我看,这协理六宫的事儿,若是繁忙的很,也不如都交了出去才好,”薛蟠言明,“不过这乃是微臣的臆断,毕竟我也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有多少事儿,事儿繁杂与否。”

        这边说着话,抱琴和鸳鸯两人给薛蟠和元春布菜,薛蟠这样进入内宫,一番奔波,于是就有些饿了,也不和元春客气,自己个自顾自的吃起来,这样吃饭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吃相的,鸳鸯不忍直视,抱琴捂嘴窃笑,元春见到薛蟠吃的香甜,又叫抱琴多多的给薛蟠布菜来,正在吃着饭的时候,庞德禄进来了,瞧见了这场景,“哟,娘娘正在用膳呢?”

        “怎么这个点了,庞公公你还过来?”抱琴笑道,“是万岁爷要过来吗?”

        “万岁爷让奴才传旨,”庞德禄笑眯眯的说道,元妃和薛蟠连忙站了起来,“薛大人免了一个官,万岁爷说要再封一个才是,适才已经下旨了,说封薛大人为内务府尚膳司郎中。”

        薛蟠起身谢恩,又山呼万岁——虽然皇帝不在面前,但多少这个礼数是要做到位的,庞德禄就看着呢,庞德禄忙扶起了薛蟠,“因为尚膳司原本有郎中在,薛大人这个郎中不直接管理尚膳司,只是负责贤德妃这边撷芳宫的一切事务就是。”

        薛蟠点点头,这也是正常之理,毕竟入宫来不是要当什么管辖什么人的官儿的,他是巴不得外头的人不要来找自己决定做什么事儿,庞德禄转身离去,抱琴忙恭喜薛蟠,“恭喜薛大爷,贺喜薛大爷!内务府一共有七司三院,尚膳司可就是这七司之一呢,再上去,就是内务府大臣了!”

        皇帝还颇为知道要用高官厚禄来收买薛蟠,清楚明白,想要薛蟠卖命,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是不成的。

        薛蟠心里头眉开眼笑的,面上却是佯装的十分淡定,这个郎中的话,可就是五品的官儿了,当然了,虽然是内务府的官,和外头的不太一样,可到底也是到了五品不是?把自己免了一个六品的西城兵马司指挥使,一下子又还了一个五品的,不错不错,这个生意硬是要得。

        所幸接下去吃饭的时候没有人打扰了,薛蟠很是得意的吃了一顿好饭,也没有什么不速之客再来,吃完了饭回到了屋里头,天色已然漆黑了,薛蟠伏案仔仔细细的写了好多字儿,好像在奋笔疾书似的,鸳鸯在一侧也不说话也不胡乱走动,只是低头坐着针线活,又时不时的给薛蟠续茶,如此薛蟠做了一回功课,鸳鸯看到夜深,又瞧见挂在墙上的西洋鎏金景泰自鸣钟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于是对着薛蟠说道,“大爷夜深了,还请早些安置吧。”

        薛蟠起身,鸳鸯服侍着他洗漱毕,又给薛蟠换了衣裳,薛蟠躺下之后,鸳鸯才在外头地面上打地铺,薛蟠侧过脸来,笑道,“虽然有火龙,可这地上也是不能睡的,若是万一染了寒气,可不是闹着玩的,依我说,你自己个去睡就是了,”鸳鸯说道,“那里有这样的道理。”“知道你不肯,”薛蟠说道,“那你就睡在外头炕上是了,何必要睡在地上,地上凉的很,炕上暖一些,我家里头晴雯等人都是如此的。”

        鸳鸯听到薛蟠这么说,也就罢了,于是在外头炕上安排好自己的铺盖,薛蟠侧过脸来,看着鸳鸯在灯下还不预备睡觉,只是还拿着针线活在做,“这晚上的做针线活做什么?小心眼睛熬坏了,若是晚上没事,不如看看书。”

        他还真不知道鸳鸯是否识字,“你可认字吗?”问了之后才觉得自己问的有些蠢,“是了,在老太太那边行酒令都行的极好,怎么可能不认字呢?”

        鸳鸯笑道,“是认得字,老太太是说了,家里头的人都要认得字才好,只是却不知道,二奶奶却是不认得几个字,却也能让老太太高兴的。”

        “能让人高兴,也是一种本事了,”薛蟠将手托在了脑后,悠哉悠哉的说道。

  /shu/38958/24715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