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七、大富贵

六十七、大富贵

        元妃表示不敢,“公主说笑了。”

        惠庆公主拉住了元妃的手,“如何不是?你这一怀孕,皇叔顿时高兴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了,恰好又是正月的好日子里头,越发的连皇祖母都高兴起来了,这宫里头的赏赐只怕是都放不下来了!只是贤德妃你素来高洁,自然是不会喜欢这些俗物的。”

        贤德妃忙说不敢,“是主子们赏赐的,那里有不喜欢的道理。”

        “是了,是了,是我说的冒失了,”惠庆公主拉着元春的手亲亲热热的说了一会话,这才搀扶着元春,又让她坐下来,这边说着话,薛蟠暗暗的听着,只觉得惠庆公主到底是皇家嫡系公主,看样子年岁比自己还要小一些,可这说话应酬起来,可比自己个看着老道多了,她乃是公主,和后宫嫔妃只怕是应酬不多的,再者元妃又不是皇后,也没有其余的亲戚情分所在联系的到,薛蟠之前和惠庆公主交往,当她还是小惠子的时候,薛蟠也从未主动听起她在说元妃的事情,毕竟这在荣国府里头,薛蟠又是元妃的亲表弟,若是惠庆公主和元妃相熟,不会什么话题都不说起来的,可她从未说起过,这个时候看着元春脸上应酬的微笑,也看得出来,两个人交情其实只怕是一般,说不得每次碰面的时候也不过是在合宫大宴上而已。

        “如今有了身孕,合该要好生调理才是,依我看,这外头的事儿,不如且放一放,免得累到了贤德妃的身子,影响到龙胎就是不好了,”惠庆公主笑道,“还是安静着养身子,想要吃什么要玩什么,只管自己个玩是了。”

        元春眼神一闪,“是这个意思了,表弟也是这么说的,故此我想着,”她伸出了手摸了摸还颇为平坦的肚子,“把这协理六宫的权给请让出来,不要再理会这些事儿,免得日常烦心,公主的意思,说的极是,我是要预备着禀告皇后娘娘,也要让圣上知道,协理六宫的事儿,我就交出去了。”

        惠庆公主微微一怔,看了看薛蟠,“贤德妃考虑的周全,却是我多言了。”

        “公主说笑了,我想着还要请公主辛劳呢。”

        “这话是何意?”惠庆公主说道。

        “皇后娘娘料理六宫,事务繁忙,她原本就有些忙不过来,许多琐碎的事儿,该有人分担,只是我这又很是不巧,有了身孕,故此呀,我思来想去,恰好公主也来了,不如我就向着圣上建言,请公主来帮衬着料理六宫的事务,帮一帮皇后娘娘,您看哪,这如何?”

        惠庆公主微微一愣,笑道,“这如何使得?我又不是后宫嫔妃。”

        “可公主身份贵重,料理六宫的事务,如何不能使得?再加上您这才干出众,圣后和圣上都是知道的,时常也嘉许甚多,这样的小事儿,怎么能难得到公主您呢?”元春微微一笑,“这事儿我也只是这么一说,如何办还要请圣上的旨意呢,公主知道我这心思就是了。”

        显然,元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也是寻常的道理,若是省油的等,如何能够在这深宫之中有立足之地呢。故此这说话有些机锋,抛出去的话题也难以让人拒绝就是了。惠庆公主大大方方的应承了下来,“哎哟,我这话听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那里有这样的好!被娘娘你这么一说,倒是脸红了,只是到底这心思还算不错,再加上,我这在宫里头除却孝顺皇祖母外,也没有什么事儿,倒是,”惠庆公主目视元春,“娘娘的厚爱,我倒是答应下来了。”

        元春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厚爱,公主说笑了,我不过是恰逢其会,昨个想到了此事儿,恰好公主今个就来了,故此还要和公主您说一说就是了。”

        这边说了一番话,到底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似乎也不算亲热,故此一会就有些冷场了,薛蟠趁机说道,“娘娘该吃药了。”

        元妃请薛蟠帮着招待惠庆公主一二,于是自己个起身到了里头去,惠庆公主对着薛蟠笑道,“薛大人,咱们又见面了,如今你倒是入宫来了,真是有些让人想不到。”

        这倒是的确如此,薛蟠也不知道自己个机遇之奇,还能入宫来当这个差事儿,惠庆公主问了薛蟠几句话,见到他还是约束,笑道,“瞧着你刚入宫估摸着还摸不著头脑,凡事儿若有什么难为之处,来重华宫找我就是,我横竖每日空的很,原本外臣难见,可你这既然来了,那么总是要你多走动走动,咱们也和以前那样喝茶说话就是了。”

        薛蟠心想自己个可不是入宫来玩乐的,若是去你宫里头玩乐,怎么算是照料元妃宫里头的事务,再者,自己到底是外臣,不算是内宦,若是犯了宫规胡乱走动,什么时候被咔擦了做了真正的太监,那可就是不好玩了。

        不过惠庆公主这么说,他也只好答应下来,惠庆公主出门去,薛蟠忙送,等到外头宫人们少些的时候,惠庆公主对着薛蟠悄然说道,“薛大人,你想不想求一场大富贵?”

        薛蟠顿时警惕,这大富贵?什么大富贵?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于是他也就不等着惠庆公主再说什么,“微臣如今很是富贵了,倒是颇有些懂知足常乐的道理。公主殿下所言的大富贵,只怕是微臣消受不起的。”

        “你消受的起,只是你如今还不愿意听,我自然也不强求,”惠庆公主搭着宫女的手,仪态婀娜的走出了撷芳门,上了轿辇,这才对着薛蟠点点头,“你若是有什么时候想要了,只管来找我,只是,”惠庆公主拿起了手帕捂住了嘴,悄然一笑,话里有话,别有用意,“到时候只怕是又由不得你要不要了。”

        惠庆公主翩然离去,薛蟠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这些上位者,老是喜欢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儿呢?

  /shu/38958/24722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