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五十一章 出使埃及(二)

第五十一章 出使埃及(二)

        “大人,快看那里!”船长惊喜的喊道。

        原来是一个埃及牧民赶着一群牛在岸边的滩涂地吃草,却不想那里潜伏着一只鳄鱼,险些咬伤了小牛犊。牧民惊慌的上前想要赶走鳄鱼,却发现那条鳄鱼并不大,于是就想要将其猎杀,他驱使自己的猎犬对鳄鱼进行骚扰,防止它逃回河里,而自己手持木棒,小心谨慎的开始攻击……

        这一个惊险的场面很快就吸引了途经的纸莎草船和临近的农夫,他们手持鹤嘴镐围拢过来看热闹,还有人大声喊道:“嗨,需不需要我帮忙?!不过杀死鳄鱼后得分我一点!”

        在繁忙枯燥的劳作中,农夫们难得有这片刻的休闲……

        到了中午时分,安西塔诺斯他们途径了一座城市瑙克拉提斯。

        这是一座跟希腊人非常有关系的埃及城镇。

        200多年前,埃及人在来自爱奥尼亚和卡利亚的希腊雇佣军的全力支撑下,推翻了亚述的统治,获得了独立。法老普萨麦提库斯接纳了这些立下功勋的希腊人,并且在尼罗河三角洲的东部修建了达弗奈城堡,让希腊士兵居住,还颁布了命令:让埃及的贸易对外开放,并且允许希腊人永久在埃及居住。

        于是,米利都人在卡洛比克河边,修建了一个货物加工作坊。随着希腊人的不断到来,围绕这个作坊区逐渐兴起了一座希腊人的城镇,取名为瑙克拉提斯(及海洋女王的意思)。

        长久以来,这座殖民城成为了所有希腊商人共用的港口,即使是现在的波斯统治下也是如此,之前阿尔西比达斯也是在这里进行的贸易。

        看到该城港口区的民众穿着熟悉的希腊服饰,更让安西塔诺斯感到十分亲切,但他的坐船不会在此停留,而是继续向前。

        终于在黄昏时,船只通过了尼罗河三角洲,进入了更加宽阔的尼罗河,而此时天色已暗,船长不熟悉河道,不敢再往前行,只能停泊在岸边,同时去岸上雇佣纤夫。

        安西塔诺斯及其属下都在船上过夜,听着“哗哗哗”的尼罗河水声,以及岸边或者河中稀奇古怪的动物叫声,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是一个奇特的经历,而对于已经50多岁的安西塔诺斯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折磨。尤其是蚊虫的叮咬,让他着实吃了一些苦头,到了深夜才因为疲惫而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勉强打起精神,继续前行。

        几个小时之后,船只途经了吉萨这座古老的城镇。

        当安西塔诺斯眺望西岸、依稀能看到吉萨高原上那几座高大金字塔的轮廓时,他的精神终于振奋起来。

        到了中午时分,客船终于进入了埃及的首都孟菲斯。

        在孟菲斯附近的尼罗河面穿梭着更多的船只,却少见娇巧的纸莎草船,而更多见一种狭长的、两头尖翘、中间有船篷、配有众多桨手、船长从几米到几十米都有的木质船,当然偶尔也可见高大宽敞的大型客船。

        安西塔诺斯在船上时就惊叹于孟菲斯那高大的外城墙,它足足有近15米高,在城外几乎看不见城内的建筑,除了高耸的方尖碑以及城市中央的宫殿。

        由于法老在事先就得到了卡拉比克河口哨卡的传讯,戴奥尼亚客船竟然被允许进入内城的码头。

        这是一个好兆头!安西塔诺斯心想。

        安西塔诺斯在码头上了岸,早有马车等候在岸边。

        上了马车之后,在车夫的驾驭下,马车就向着王宫疾驰。

        内城是地位显赫的埃及官员、各神庙的高级祭司、富有的贵族和王室成员的聚集之处,因此一路上可以看到富丽堂皇的寺庙、豪华的官邸和府邸一座紧挨着一座,尽显古都的宏伟与奢华。

        马车行驶在宽阔笔直的大道上,据安西塔诺斯的目测,大道的宽度足够十几辆马车并排行驶,而在大道的尽头,一座更加高耸的城墙横亘在眼前,那就是埃及王宫所在。

        在穿过雄伟的城门时,安西塔诺斯粗略的估测了一下,这城墙足足有十几米厚,可见法老对自身安危的关心。

        马车再往前,可以看到大道的两旁矗立着几十尊高耸的金色雕像,每一尊都约有20米高,它们虽然是人的身体,却安着动物的头。安西塔诺斯知道这些雕像应该都是埃及人所尊崇的神祗。

        在这些巨大神像的尽头,一座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宫殿巍峨耸立,让下了马车、站在台阶前的安西塔诺斯顿感自身的渺小。

        足足百级的台阶之上、宫殿正门的两侧各有一尊巨大的白羊雕像,它们趴卧着,圆睁着双眼俯视着宫殿外的来客,让这埃及的中心少了几分庄严神秘的同时,也多了几分优雅和平和。

        一名官吏带着一队威武的卫士,迈着平稳的步伐,下了台阶:“来自戴奥尼亚王国的使者,伟大的法老正在大殿等候,请随我前往觐见!”

        安西塔诺斯欠身行礼,并张开双手,让卫士检查是否携带任何武器。

        安西塔诺斯上了台阶,穿过那一根根要三四人才能合抱的巨大廊柱,走进了大殿。

        被砌得极其平整的四壁辅以光滑的灰膏,并且漆上了五颜六色的花草纹饰;而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更是绘制了活灵活现的莲花水生植物、禽鸟、动物,仿佛置身于清新的大自然;再加上殿内的各式各样、奇特精美的金银器物,整个大殿显得美轮美奂。

        法老涅克塔尼布高踞王座。

        这位将军出生的法老长得高大强壮,皮肤黝黑,他平时喜欢戴着象征法老身份的红色条纹的内梅斯头帕,既简单又高雅。但是他显然很看重这一次的接见,所以带上了最正统的、象征两权合一的红白王冠,黄金制成的优拉阿斯(埃及的一种眼镜蛇)装点在他的额头。同时他还配戴着假胡须,右手持着权标。

        在他的左手边坐着王后,黄金打造的雁式头冠轻扣在她的头部,张开的双翼向下压住了她笔直的黑发,让长发垂在胸前。她带着贵重的胸饰,身穿华丽的裙装,显得雍容华贵。

        安西塔诺斯虽然通过资料了解到埃及的妇女社会地位较高,王后尤其如此,甚至还参与国事。但今天第一次亲眼所见女人出现在重大的国事场合,还是略微感到有些诧异。他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位王后不是王室血统,涅克塔尼布法老才让她频繁出现在国事场合,以提高她的地位,稳固自己与家族的统治。

        在大殿的两侧站立着多个大臣和将领,他们都以好奇的目光审视着走进大殿的安西塔诺斯。

        安西塔诺斯泰然自若的在王座前站定,恭敬的行完礼。作为一名希腊学者,要研究各地的史料,安西塔诺斯在年轻时就专门购买埃及奴隶,认真学习埃及文字和语言,此刻他用标准的埃及语朗声说道:“尊贵的上下埃及之主,我带来了戴奥尼亚王国戴弗斯国王友好的问候,同时奉上丰厚的礼物,来表达他真诚的祝贺!祝贺您受到阿蒙神的宠爱,成为埃及的主人!”

        安西塔诺斯的话刚说完,最靠近法老的大臣就走到近前,对法老小声的说了几句。

        涅克塔尼布法老听到戴奥尼亚赠送的礼物都是数量不菲的长矛、配剑、盾牌、盔甲,甚至还有几艘三层桨战船停靠在河口……,心中感到非常满意:现在的埃及不缺粮食,不缺金银珠宝,缺的正是更加精锐的武器和士兵。

        因此,他的脸上也有了笑容:“非常感谢来自西方的戴弗斯国王真诚的祝福以及丰厚的馈赠!虽然埃及与戴奥尼亚相距遥远,但我也多次听闻戴奥尼亚王国的威名以及戴弗斯国王的英勇,能够得到同样流淌着神祗高贵血脉的王者的问候(埃及人认为法老是神的化身,法老常常公开宣称自己是拉神之子),让我非常的高兴!我热烈的欢迎你的到访,戴奥尼亚的使者!”

        涅克塔尼布法老站起身,伸出左手,做出一个欢迎的手势。

        他所说的并不是客套话,确实是对戴奥尼亚王国有一点了解。虽然在地中海沿海的这些城邦和国家中,埃及人是最封闭守旧的,他们更喜欢侍弄土地,而不是驾船经商,因此到今天,很多埃及官吏恐怕都不知道地中海多了一个戴奥尼亚王国。但涅克塔尼布法老不同,在成为法老之前,他在萨伊斯城镇守多年,萨伊斯城与瑙克拉提斯城相距不远,因此他听到过不少来瑙克拉提斯贸易的希腊商人流传出来的关于戴奥尼亚王国的神奇传闻。

        “尊贵的法老!”安西塔诺斯接过涅克塔尼布的话头,继续说道:“戴奥尼亚与埃及虽然相距较远,但正因为这样,两个国家之间从未有过任何利益冲突,相反能够互相弥补不足,因此戴弗斯国王希翼戴奥尼亚能够与法老您所统治的国家建立更加友好的往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041/24441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