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福谋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宫廷

第八百五十三章 宫廷

        “臣这就回去,”朱小郎躬身领命。

        唐皇摆手。

        待朱小郎出去,他苦恼又疲乏的揉了揉眉心。

        内侍自内宫而来,躬身:“圣人,莲妃身子不适,传召了太医。”

        “她怎么了?”

        心爱之人有恙,唐皇登时发急。

        眼瞧唐皇脸都变了色,内侍哪里敢说没事,只道:“太医说,娘娘挤郁与心,需得好生调养。”

        “真是的,气性怎滴就这么大。”

        “朕不过就是去齐妃那儿坐坐,又没怎么样,也值当她这么生气。”

        “你还愣着作甚?”

        “还不去拿药,”唐皇连连跺脚,直奔内宫。

        内侍咧了咧嘴,顺着游廊与外面寻人。

        没多会儿,他带着一串药包,气喘吁吁的回去。

        瞧见贴身服侍娘娘的丫鬟就在外面,他心领神会,拎着药包转去厨下。

        约莫时候差不多,他掐着点端着药出来。

        正好唐皇传人进去服侍。

        内侍随着一并入内。

        “娘娘,该用药了,”内侍躬身。

        “不喝,”从打诞下郎君,便得封号为莲的苗妃娇娇的嗔了声,厌恶的扭开脸。

        “不能不喝,”唐皇赶忙阻了,并命内侍把汤药端到近前。

        端过来,轻轻舀了几下。

        才刚倒出来的药汤还有热度。

        唐皇很有耐心的将汤药搅凉,才柔声道:“乖,把药喝了。”

        莲妃轻哼了声,撒娇的道:“可是好苦。”

        “良药苦口,”唐皇舀了一点,轻抿。

        登时苦得皱眉。

        “不苦,瞧,朕都帮你尝过了。”

        “真的?”

        莲妃转过头。

        大眼水雾蒙蒙,煞是娇软可怜。

        “真的,朕几时骗过你,”唐皇忙舒展眉心,表示此言不虚。

        “那好吧,”莲妃伸出略有些丰腴的手臂,软软的搭在唐皇手背上。

        内侍急忙垂下眼,佯作未见那一截细腻白皙的藕臂。

        唐皇拉她起来,把碗凑过去。

        “瞧你,嘴角都有药汁,”莲妃伸出保养极好的指尖,轻点唐皇嘴角。

        淡淡的香气瞬时充斥口鼻指尖。

        适才的旖旎瞬时涌入脑中。

        唐皇喉结快速滑动,眼睛忍不住直勾。

        莲妃低笑,眼角飞起,妩媚动人。

        唐皇再忍不住,挥退众人,搁了碗,迫不及待的掀翻红帐。

        这一消磨便是大半日。

        傍晚,两人情意缱绻的用了晚饭,便腻在一处。

        正你侬我侬之时,听得自家小妹来访。

        唐皇很是不耐,想要打发了。

        莲妃却从唐皇怀里起身。

        “正巧,我前几日还想她有些日子没来了。”

        “本想过几天请她入宫小住。”

        “不想她这就来了。”

        听得这话,唐皇又能说什么。

        他只好命内侍把人带进来,并在小妹见过礼之后,转去前殿。

        随手翻阅了几篇公文之后,便不感兴趣的搁手。

        “来人,请朱郎君来。”

        内侍自门外进来,又恭谨的退出。

        没多会儿,朱小郎便阔步进来。

        “你可来了,”唐皇正百无聊赖,见了伙伴,急忙下了高台。

        “臣见过圣人,”朱小郎见礼。

        “哎呦,跟我还这么客套,”唐皇拉他起来,道:“早年你可从来不这样。”

        朱小郎笑。

        “早年年少轻狂,自觉那般才最快意。”

        “一晃多年,臣已不复当年少年,自然要受条条框框的约束,再不敢妄为。”

        “这样不好,”唐皇摇晃脑袋,“朕还是喜欢当年的那个你。”

        他道:“朕许你,没有外人之时,便与从前一样。”

        “圣人,”朱小郎忙见礼。

        “好了,”唐皇一把拉住他。

        “来,陪我下棋。”

        他扯着朱小郎往案几边去。

        朱小郎脚下有些踉跄,却每一步都踩得刚好。

        “来,你我手谈几盘。”

        唐皇率先坐定。

        朱小郎瞥了眼,讶然。

        “这是古谱。”

        “正是,”唐皇有些得意。

        “这可是我好容易寻来的。”

        朱小郎心里却在极快的时间打了个转。

        唐皇的一言一行,他那里皆有详细记录。

        这些年来,这位出宫的次数屈手可指。

        这两月他也没召见什么外臣。

        那他这古谱是从何而来?

        想想莲妃的反常,答案已是十分明显。

        朱小郎在心里暗自记下。

        陪着唐皇玩到夜半之时,公主过来请辞。

        夫妻两相携回去。

        翌日,朱小郎便命人查起这位早已沉寂与深宫之中的平民妃子,齐妃。

        蜀中乃是朱家地盘,只要想,就没有什么是查不到的。

        不到半日,齐妃近两年的活动便呈了上来。

        朱小郎看完,揉了揉眉头。

        一个只有两个丫鬟服侍,且时常缺香少火,不得不打发丫鬟出来,以变卖首饰才勉强苟活的娘娘,又怎么可能有那等作乱的本事?

        看来,那份棋谱,是她运气使然。

        然而,被莲妃一闹,她的运气也是到头了。

        以莲妃的跋扈,定会将她剥皮拆骨。

        朱小郎将纸条凑到火边点燃。

        待到烧为灰烬,他起身往内院。

        公主正在逗弄悬在廊下的鹦哥儿。

        见他过来,便笑道:“你瞧这个玩意儿,还挺机灵。”

        “机灵,机灵,”鹦鹉跳着脚,反复重复着。

        朱小郎调了下眉头。

        “从哪儿来的?”

        “是采买的管事寻来的。”

        “心想事成,”鹦鹉跳着脚,尖着嗓子。

        朱小郎呵了声。

        公主笑弯了眼,“适才我就说了两遍,它就记得了。”

        朱小郎笑着点头,往屋里去。

        公主又逗弄几下,便跟着入内。

        “你昨日去,可见着大皇子了?”

        朱小郎道。

        “没,”公主轻蹙着眉头。

        “那孩子受了些风,还在将养呢。”

        “可严重?”

        朱小郎问。

        “似乎不轻,”公主轻叹,道:“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生下来便七灾八难,每一天顺当的。”

        “不过在宫里,哪一个孩子不是这样?”

        朱小郎轻握她手。

        “所以我总说,我很幸运。”

        “可以与这样的你相遇。”

        公主转眸,眼里的情意几乎化作颤颤水波。

        朱小郎将她揽过来,轻抚她秀发。

        “你是从宫里生活过来的,最知道宫里的事。”

        “没事,你便多去那边,陪陪莲妃,也多照看照看那个孩子。”

        公主微微点头。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372/24445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