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三章 逆袭第一弹

第三章 逆袭第一弹

        第三章    逆袭第一弹(1)

        雨过天晴之后,清爽的晨曦降临落花镇。

        整个林家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晨雾之中。

        茅檐巷口离林家的演武场并不远,此时从演武场之中,鬼鬼祟祟出来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乃是林南的狗腿子之一,林繁。

        林繁、林荣、林昌、林盛,这四个叔伯兄弟,乃是林南的发小,也是最忠实的狗腿子。

        昨晚大雷雨,林昌这四个狗腿子,在堵截殴打林西的时候,也都多少受到了雷电的波及,身上焦一块,碳一块的,差点都疼死。

        好在林南此时也有些心虚,为了不让林西的死和他们扯上关系,不惜动用母亲林黄氏家族陪嫁过来的黄级顶级丹药“生机丹”,五个人人手一颗,大半个晚上,也好的七七八八。

        林南不放心,出早课的时候,让林繁借尿遁出了演武场,到茅檐巷口去看看,有没有林西的尸体。

        林繁和长老说去尿一泡,就晃出了演武场,来到茅檐巷口。但是事情出乎意料,本来应该躺在此处的林西尸体,不见了。

        昨天晚上的雷击,林南等人坚信,林西就是有一百条命都会没有了。

        但是做贼心虚的林南,非要确定一下这个事实,遣林繁来到这里一看。

        林繁一下子就毛了。

        嘶嘶!

        “这林西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难道说,让雨水冲走了?”

        “不能啊……那雨水是不小,但是说冲走一具百十斤的尸体,那还是不可能的啊……”

        “要不就是被人捡走了?但是……要是捡走了的话,那肯定闹出很大的动静来吧?”

        “起码捡的人也要开始嚷嚷,四处询问一下谁家的子弟遭雷劈了是吧?”

        林繁越想越不对劲,转身回到演武场,竟看到林家族长林霸天也到了这里,坐在一张椅子上,看家族子弟嘿哈嘿哈地苦练。

        林南得知林西尸体不见了,脸色阴沉下来。

        “你去林大厨家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林繁再借屎遁,捂着肚子窜到了林西家的小院子,扒着门缝朝里张望。

        林西一晚没睡,此时伸个懒腰,看看守了自己一夜,现在困得趴在自己床沿上睡着了的可儿。

        林西心中温暖,露出笑意。

        将可儿轻轻抱起,放在床上,盖了一件轻薄的棉被。

        林西打开房门,反身闭上。

        就在此时,院门忽然咣当一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小心撞上去一般。

        林西明了,眼睛微眯,双拳不由攥紧,晃着社会步一下子冲到院门前,呼啦一下抽开门闩。

        就只见一道身影慌张恐惧地急速后退。

        林西呲牙笑了:

        “呦呵?这不是大狗腿子林繁吗?这么早,过来给老子倒尿壶来了?”

        林繁此时羞怒,但是心中惴惴,揉着在院门上磕的青包色厉内荏地叱咤:

        “垃圾废柴,你你你……你竟然没死掉?”

        此时的林繁,心中山呼海啸,难以平静,如同见鬼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这垃圾废柴没有被雷劈死,那烧得身上有如黑炭一般,可是亲眼见到的,怎会一个晚上过去,不但全身上下皮肉完好无损,还白嫩滋润了呢?”

        隐隐中,林繁觉得,在林西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难以理解的奇异事情。

        看看这垃圾废柴的眼睛吧!

        以前林西见到他们,虽然满眼的仇恨阴沉,但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实在躲不过了,就靠着瘦弱的身子骨硬抗。

        但是现在的林西,虽然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依旧晃着似乎谁都不尿的社会步。

        但是,那感觉,分明与昨晚之前的林西,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没有了胆怯和躲避,有的是风轻云淡的自信,那种只有在强者身上才会出现的自信的气势,让林繁无来由地胆寒和忐忑。

        林西仰天无声大笑,黑色如缎,暗泛青光的长发飘曳。

        “大狗腿子,让你失望了,老子天生命硬,阎王看不惯,一脚又把我踢回来了哈哈,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接受不了?”

        林繁此时努力地挺直了身子骨,作一副嚣张状:

        “没死啊!没死就好!三少还说了,你这废柴真要被雷劈死了,以后还少了个虐死不还手的垃圾呢,少了许多乐趣嘎嘎,等着吧你,三少会让你这垃圾废柴,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西再次无声地笑了。

        “是吗?林繁,大狗腿子,有没有胆量干一架?老子地狱里转了一遭,牛头马面教了几个散手,要不现在咱们到演武场上撕搏撕搏?”

        林繁面目狰狞,觉得受了极大的羞辱。

        “就你?天生筋脉堵塞  不能修炼的垃圾,要和我撕搏撕搏?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林繁的脸色憋得紫红,脖子上青筋都突突在跳。

        换做平日,林繁早就一顿拳打脚踢修理这废柴一顿了。

        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地,林西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似乎自己并没有必然能够完虐这废柴的信心。

        为此,他甚至不知不觉之间,开始恫吓打嘴炮来给自己壮胆。

        “我林繁,虽不是什么天才妖孽,但是在这一辈里,那也是一流之姿,武者初期巅峰,随时会突破瓶颈,步入武者中期。”

        “武者中期知道吗?四蟒之力,不要说你这废柴,就是二级妖兽,我也有能力将其捶得散架。”

        “所以垃圾,你二级妖兽了吗?嘎嘎嘎!”

        想看到林西恢复从前的懦弱和胆怯,想从他眼里看到愤怒和仇恨,这样他的信心才会重新找回来。

        但是林繁失望了。

        林西淡然一笑,不屑地瞥了林繁一眼。

        “你很利害!以前我不知道你嘴炮功夫一流,行了,演武场去吧,既然昨天虐打老子有你的份,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牛头马面的手段!”

        说着,林西回首闩上院门,晃着社会步朝着演武场而去。

        林繁呆了。

        “这废柴……似乎真的不一样了啊!昨晚……发生了什么?”

        走了几步,林西回首戏谑地看着有些失神的林繁。

        “大狗腿子,怎么不走?不是怕了老子吧哈哈哈!”

        林繁怒从心起,恶向胆生。

        “怕你?你要是胆敢挑战我,我会让你知道一下,武者和废柴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林繁尽管心中不安,但是他绝对不相信,一夜之间,这废柴就有能力和自己撕搏了。

        ……

        于是演武场上所有家族子弟,包括林南和他的几个狗腿子,包括林家天才嫡长子林东,包括所有曾经欺辱过林西的堂兄弟堂姐妹,甚至于一些管事的奴仆下人,此时都不由自主的停了动作,望着茅檐巷口方向,奇怪而来的两人。

        “那不是废柴林西吗?怎么后面跟着林繁啊?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林西自打八岁确认不能修炼之后,就再没来过演武场,今日这是怎么了,竟与林繁前后脚,朝着这里来了?”

        喀吧吧!

        林昌看向林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南捏得拳骨乱响,眼睛微眯,杀意隐然。

        “这废柴真的没死,他真的没死……”

        林昌心中一股寒意生气,不由得吞咽口水,低哑的叫道:

        “三少……”

        林南似乎没有听到,攥得青白的拳头藏在身后,默不作声。

        此时,林霸天嫡长子,林东背负双手,静静地伫立,眼神没有丝毫变化。

        他颀长健美的身躯挺立,长发披肩,齿白唇红,有少年王者气度。

        他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无视甚至忘记林西这个废柴的。

        他甚至想要忘记,自己最后一次和林南一道虐打林西,是在几岁的时候。

        林西的存在,曾经像是一道黑色的污迹,让他觉得耻辱和不能接受。

        他曾经无数次的找各种理由,堵截林西,然后狂揍一顿,心中才能舒坦一些。

        但是,自从他突破武者中期之后,成为落花镇第一少年天才,林西在他的眼里,连一只狗都不如,强大的他前途无量,身份高贵,再去虐打林西,会成为笑柄。

        于是他开始无视林西,努力地忘掉林西,甚至于不允许自己身边的狗腿子,参与和林南欺辱林西的事情。

        “太跌份了,让人笑话。我林东是谁?林西又是谁?一个必将叱咤风云的天才,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活过六十岁的废柴。打他……丢人……”

        而此时,这个他努力忘记和无视的废柴,不可思议地晃着社会步,毫无形象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走进演武场,从自己的眼前过去,甚至朝着自己发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这个孽种,这个废柴……”

        神色平静的林东心中烈火熊熊。

        而林西,平静而诡异地微笑着,不仅走进演武场,绝不避让所有家族子弟惊愕的眼神。

        甚至施施然走向了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族长林霸天跟前。

        这废柴,他想干什么?

        此时的林霸天,端着一杯茶,嘬唇轻吹着漂浮的茶叶。装作没有看到林西。

        而林西,此时终于站在了自己的生身父亲面前。

        心中激荡,暗暗长出一口气。

        呼!

        “族长大人,小的林西,有事禀告!”

        林霸天缓缓放下茶杯,心中难以平静。

        将目光看向林西,想起早已死去的婢女,林西的母亲,心中不是滋味。

        他几乎都要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儿子存在这回事了。

        大房林丘氏当初大撒泼,对林西母亲各种欺辱,甚至想要了她的命。

        但是因为林丘氏娘家势大难惹,林霸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林西母亲受难,不敢发出自己的声音。

        好在林大厨当了接盘侠,给了林西一条生路,让他心中的愧疚和不安没有成为噩梦心魔。

        他对林西所能做的,只有一条,坚持给了这孩子一个叫做林西的名字。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没有做。

        打量着眼前吊儿郎当,眼底深处有着不明意味的林西,林霸天淡淡道:

        “你想禀告什么?”

  /shu/39533/18222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