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十二章 一花一叶一层天

第十二章 一花一叶一层天

        第十二章    一花一叶一层天

        “吾名武衍!”

        紫色的火柴人,在林西几乎完美的完成了“落叶飞花步”第一层一花一叶之后,同时能量耗尽,最终消散。

        但是,几乎没有面目的火柴人,竟在消散的同时,留给林西一个名字,让林西惊骇莫名。

        “不是吧?这……竟然会说话,有名字?”

        这个声音,冷漠得几乎没有情绪,发出的声音低沉而有节奏。

        林西相信,他从未听过这样奇怪的声音,一种古老神秘的气息,从火柴人的说这四个字之中溢出。

        莫名的,林西就明白,火柴人说的武衍这个名字,就是武衍,而不是吴燕、吴岩、武言等等同音的字眼。

        他甚至觉得,这个名字有着特殊的含义,但是他还搞不清楚,这个含义究竟是什么。

        他觉得有些兴奋,更有些遗憾。

        整整一颗生机丹,所蕴含的能量固然难以生死人肉白骨,但是也不是落叶镇上其他家族能够拥有的。

        生机丹在林家来说,属于战略性物资,等闲子弟受伤,根本不会获得生机丹这种丹药治疗。

        因为,生机丹在林家来说,也是数量有限,并且,整个落花镇上的炼丹师,都没有一个能够炼制出这种丹药来。

        因为这种丹药,来自落花城丘家。

        林霸天正妻林丘氏娘家的丘家。

        丘家有自己的黄级巅峰炼丹师,家族号称落花州府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在丘家面前,就如蝼蚁和大象,不在一个档次。

        特别是丘家为了让林丘氏在林家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定期会为林家提供数量不等,但是绝对不会太多的黄级丹药。

        这种生机丹,一般伤势,一个日夜就能基本痊愈,可见其所蕴含的能量有多么强悍。

        但是,这也仅仅是触发了林西脑海之中,那半座门户,三道飞檐之中,下方右手边的功用。

        凝聚出来了神奇的火柴人,火柴人能够在林西看到第一层落叶飞花步修炼口诀之时,自主为林西不断演练,慢动作解析展示,让林西几乎在十息之内,就掌握了这个轻身术第一层的要诀,并能瞬间展示出来。

        但是也仅仅如此,生机丹的药能在火柴人演练了十次之后,终于耗尽能量,难以维持火柴人的形体。

        林西感叹这座门户的神奇,更是遗憾,这火柴人没有展示出第二层甚至第三层的二花二叶、三花三叶来。

        他此时身居三蟒之力还要多一点的力量,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能够学会并施展第三层的落叶飞花步。

        但是,生机丹的能量消耗完了,哪怕他心中默念第二层第三层的口诀,火柴人都没有一点出来的意思。

        这也让他明白,想要让火柴人出现,不断演练他得到的落叶飞花步和其他拳技、指法、刀术,就需要提供更加强大的能量。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又开始饥饿。

        左手边凝聚到快要圆满的那滴青露,迟迟不能滴落,也许只需要一点点能量,就可以彻底圆满,让他进阶四蟒之力吧!

        于是在林不穷震撼得腿软的目光之中,林西迫不及待地将手从储物袋里缩回来,手中却抓着一大把辟谷丹,直接全部填到了嘴巴里。

        轰!

        从林南和林繁那里赢过来的五十三颗辟谷丹,全部被他丢进嘴里,意念控制,默念化为青露。

        他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需要更迅速地进阶。

        至于说落叶飞花步和其他的技能,这不是要去酒楼了吗?

        吃肉!

        吃妖兽肉!

        吃一级、二级,甚至是三级妖兽肉。

        火柴人会不出来吗?

        凝聚青露的那道飞檐,紫光暴动,青露滴溜溜飞旋并圆润圆满起来。

        终于滴落,浸润颅骨,弥漫全身。

        吼!

        没有疼痛,没有脱胎换骨般的折磨,只有无尽的能量冲击,让林西几乎快活得要怒吼起来。

        林不穷的眼睛都要瞪裂了,看到林西浑身都在不自主地颤抖,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滋长,心中呐喊。

        “天啊!林西究竟得到了什么奇遇?竟在一个早上的时间之内,晋级再晋级?”

        林不穷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有着足够的能量,林西就会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飞速强大起来。

        一个妖孽的诞生,将会给林家,甚至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

        清晨的巷口,看到街上有隐隐绰绰的人开始来往了。

        林西在短暂的颤抖之后,终于收敛了身上的气势,仿佛如之前一般瘦弱,只不过看上去,皮肤白皙了好多。

        “林西……”

        林不穷咽着唾沫,觉得口干舌燥。

        林西知道管家在想什么,但是他不想说明,也没法说明。

        半座牌楼门户,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就算是亲爹亲娘,他都不打算说出来。

        至于说可儿……

        暂时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管家大人,现在大家去酒楼?”

        林不穷深深地看了林西一眼,迈动脚步,仿佛踩在云彩里一般,很不真实。

        “林西……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你太着急了,这样会很危险……”

        感受到林不穷的担心,林西点点头:

        “这个我知道……我有自己的打算……”

        你的打算……

        林不穷有些无语。

        即便要逆袭吧,至少也等你无惧整个林家好吧?

        现在你突然如此狂猛地展示自己,惊着了林家那些仇家,他们会让你顺顺当当成长起来?

        林西看着不安地走动,几乎变形了脚步的林不穷,心中微有感动。

        不由得,他就跟上去,低声道:

        “我没事的,您不要担心……”

        您……

        听到这个敬语,林不穷心中升起一股暖流。

        “至少,在这孩子成长起来之前,我能做的一些事情,一定会竭尽全力……”

        林不穷的心中,再次浮现林西他娘那娇弱美丽的身影。

        林不穷的眼角开始湿润。

        ……

        此时,整个林家弥漫着一股诡异不安的气氛。

        在一座宅院里,厢房之中的卧榻上,躺着骨断筋折,浑身是血的林繁。

        林荣、林昌、林盛这几个林南的狗腿子,站在床边,低头面对一个暴怒的中年。

        “  我就是睡了个懒觉,就发生这种事情?你们一个个的就看着那垃圾废柴将我儿打成这样?你们还是兄弟吗?”

        这个中年,乃是林繁的老爹林玉田。

        林繁的母亲林胡氏趴在床沿上,哭得死去活来。

        “他爹啊,繁儿被打成这样,不能放过那个狗东西,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不然我恨你一辈子呜呜呜……”

        林玉田对林荣三人很是恼恨,但是也知道他们这几个叔伯兄弟,都是跟着林南混的。

        现在自己的儿子混成这样,对林南的恨意,很是强烈。

        但是林南乃是族长的儿子,和林繁虽然是叔伯兄弟,但是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不敢对林南出言不逊,但是对林荣三人,却不假辞色。

        “你们三个给我听着,从现在起,关注林西那狗崽子的动向。一旦他有离开落花镇的迹象,马上通知我,听见没有?”

        林荣三人冷汗下来,这个叔伯的杀意毫不掩饰,就差说出要在林西落单的时候,直接干掉他了。

        他们不敢杀林西,但是盯梢这种事情,还是会做的。

        林荣三人赶忙答应,被林玉田不耐烦地直接一声滚,给撵了出去。

        林玉田吐出一口闷气,狰狞切齿:

        “狗崽子,别落在我手里……”

        ……

        在另一座奢华的大院里,正房之中,林南对着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决然。

        “娘,您一定要将那个东西给我。不干掉林西那废柴,我一天都睡不着,会生心魔,会发疯!”

        林南的娘,乃是林霸天的二房林黄氏。

        这个半老徐娘,悠悠叹了口气:

        “你急什么呢?什么事情都赶着出头,一点都不长心眼子,你以为最想灭掉林西的是你吗?”

        林南呲牙凝眉:

        “我不亲手干掉他,心里不舒坦,娘你就把那件东西给我吧!”

        林黄氏看着林南摇摇头,有些失望。

        “三天之内,估计会有动静,假如三天之后林西还完好无损,娘给你那件东西。但是……”

        林黄氏盯着林南:

        “你做好了承受你父亲怒火的准备了吗?”

        林南错愕,随即表示不屑和不信。

        “就那废柴,我爹会为他出头?大娘的家法可不是吃素的哼哼!”

        林黄氏苦笑一声:

        “问题是,林西现在,还是废柴吗?”

        ……

        同一时间,林霸天和林丘氏在斗鸡眼。

        “夫君,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你可是跟我爹和我哥保证过,绝对不会让我受委屈的。你说这许多年,你让我受过委屈吗?”

        林霸天心中苦涩,无言以对。

        林丘氏点指林霸天的额头。

        “当初就不该留下这个祸害。现在不知有了什么奇遇,竟在一夜之间逆袭了,夫君啊,我好害怕啊,你说……如果有一天,他跑来给他娘报仇,你是护着我呢?还是护着他呢?”

        林霸天喉结蠕动:

        “这种事情,怎么会……”

        林丘氏忽然暴怒如母狮:

        “怎么不会?你怎么就确定他不会?我就问你一句,这个林家,是留我,还是留他?”

        林霸天惨笑,低头无语。

        林丘氏忽然咯咯娇笑起来:

        “夫君啊,我哥捎信来,说过些日子,要来看我,我想顺便让我哥瞧瞧,那孽畜究竟是不是魔鬼附身了,你……不会反对吧?”

  /shu/39533/196086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