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十四章 吃不饱 咋搞事?

第十四章 吃不饱 咋搞事?

        第十四章    吃不饱    咋搞事?

        林伯庸脑袋轰鸣,彻底懵了。

        这是……废柴逆袭了?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能让家主亲自发出谕令,管家登门传达,表示不满和警告。

        少主林东呢?

        大夫人林丘氏呢?

        难道林家的权力格局正在发生惊天逆转?

        作为一个经营酒楼若干年的掌柜,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其他不会,那察言观色、左右逢源、利弊权衡等等可是学的很到家。

        当初他不折不扣地实行林东的命令,不给林西吃饭,那是他不怕得罪林西。

        林大厨都不在了,谁给你面子?

        况且你还是一废柴。

        更何况,这是少主林东的意思。

        少主的意思,就是未来家主的意思。

        趋利避害,那不是商人的本能吗?

        然而此刻,林伯庸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

        他急需要知道林家老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能使得废柴林西猝然逆袭。

        这个时候,他冷汗涔涔,点头哈腰,表示将会实行家主的命令。

        林不穷点头,不怎么爱搭理林伯庸,直接对着林西道:

        “林西,你肚子饿着是吧?想吃啥,跟林大掌柜说一声,好让人准备啊!是吧?”

        林西看看林伯庸。

        “那个……林大掌柜,早饭……可以有?”

        林伯庸擦汗,展颜笑出一个太阳。

        “那必须有啊!林西,咱不说以前,就现在,你想吃什么就说话,那谁,去瞧瞧林二勺在不在?”

        有伙计小二答应,慌不跌冲进酒楼,去找林二勺。

        林二勺,那是林大厨不在了之后,福运酒楼第一厨子。

        林二勺屁颠颠跑出来,看到林大掌柜和林家大管家都在,满脸谄媚地过来问好。

        至于林西,直接被他给无视了。

        林大厨在的时候,林二勺活得憋屈,炒得一手好菜,但是永远被林大厨压得难以抬头,不能扬名,对林大厨恨之入骨,捎带也恨上了林西。

        林大厨失踪之后,林二勺没少作践戏耍欺辱林西。

        这个时候,他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叫他的小二边跑边简单说了一下基本情况。

        林二勺心里震撼,更是憋屈难受。

        要我给这废柴做早餐?

        凭啥呀?!

        但是此时林管家和大掌柜都在,他可不敢说不做。

        “掌柜的,做啥菜呀?”

        林伯庸看着林西,笑容火热。

        “清淡点还是……”

        林西直接摆手:

        “要啥清淡的啊,不是有那啥二级妖兽肉吗?给我来一个虎肉炒灵笋,再来一个八珍鸡炖鲜菇,一个玉灵芝炒天雀,一个爆炒云豹大腰子,来一大锅长牙米瘦肉粥,四菜一粥,勉强吃个半饱吧……”

        随着林西一个个的报菜,林伯庸的微笑不变,嘴角却在抽搐。

        这几个菜,虽不是福运酒楼的招牌菜,但是也都是二级妖兽妖禽肉,那些灵笋啊鲜菇啊玉灵芝什么的,也都是珍贵的二级珍材。

        一顿这样的早餐下来,足以让一个小户人家直接破产。

        林二勺更是脸色铁青,眼中恨意难掩,揉搓着围裙,就像是撕扯着林西的脸颊,对着林西气冲冲道:

        “四菜一粥,你吃的下吗?”

        林西一眉高一眉低,乜斜着林二勺。

        “这就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了吧?你一个厨子,哪里来的脾气?炒菜去好吧,对了……要一尺盘的哈,小盘子一个菜,都不够塞牙缝的呵呵……”

        林二勺气得哆嗦,圆滚滚的身子,颤起波浪。狠狠瞪了一眼林西,转身就走。

        林西对着林二勺的背影挥手:

        “我说林二勺,熬粥用最大的锅哈,就是那种可以让十个人吃饱那种,不然吃不饱的话,你得重熬……”

        林伯庸牙疼,林不穷会心地微笑。

        厨子和伙计们都傻眼。

        其中一个帮工的伙计,瘦得跟低矮的竹竿似的,此时脸色与众不同,有些发红和激动。

        这个伙计,乃是和林西一起干水台,收拾妖兽肉的同台。

        这个小家伙和林西同年,也是他在福运酒楼唯一的朋友。

        林西走到哪都被戏称废柴,这个小伙计,走到哪都叫他小竹竿。

        小竹竿胆子小,常被人呼喝使唤,属于最下层那种没有存在感的人。

        但是小竹竿人机灵,除了讨好一干厨子伙计外,私下对林西那是真好。

        比如林西每天要拿一块妖兽肉回家,小竹竿没少替他打掩护。

        此时,小竹竿见到林西翻身了,比林西还激动,握着拳头暗暗使劲,盯着林西的两颗大眼珠子都在发光。

        林西对小竹竿使个眼色,小竹竿心领神会,直接转身就跑进了酒楼之中。

        “林管家,您看……要不要喝点早茶?”

        林伯庸笑对林不穷,不知道这管家是留是走。

        这个时候,他希翼林不穷走人,他好赶紧的打探消息,做出最利于自己的抉择。

        林不穷哪里不知道他的那点小心思?淡然一笑,还真不走了。

        除了想给林伯庸添堵之外,更想看看,林西吃掉这四菜一粥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奇迹。

        ……

        林二勺掌勺炒菜,郁闷无处发泄,将一干伙计骂的狗血淋头。

        “什么东西,你以为会切几刀菜就是大厨了?麻溜点给本大厨将肉片好,葱姜蒜呢?手都断了吗?一个个吃的时候都像猪,做的时更像猪,出锅,装盘,走盘啊呸!”

        林二勺直接就在刚炒好的虎肉炒灵笋里吐了一口口水。

        所有看到的伙计都装看不见,门口一个影子晃了一下,是小竹竿。

        一个伙计端着盘子就炒朝大堂上林西所坐的桌子走去。

        这个伙计心中乐呵,嘴上甜蜜。

        “林西大人,请慢用……”

        林西身边站着小竹竿,林不穷和林伯庸坐在窗口一张桌子前,看着这一切。

        林西点点头,抓起一双筷子,鼻子凑向菜盘。

        “嗯啊!好香啊,香的我流口水……”

        筷子刚要夹菜,忽然顿住,鼻孔翕张,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

        “嗯?你别说,真还是有口水的味道哈,小竹竿你刚才看到我流口水了吗?不是我自己的口水滴进去了吧?”

        小竹竿还没说话,端菜的伙计先赶忙开口了。

        “林西大人,您没有流口水,真的,我看的真真的,绝对没有!”

        林西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看小竹竿,再看看伙计。

        “没有吗?那这口水味是哪来的?”

        然后直接扯着伙计俯身:

        “你闻闻,你闻闻,这口水味重的,是不是?”

        伙计不要说闻,就是想想都要呕吐。

        “林少,林大人,真的没有口水味啊!”

        林西冷笑:

        “真没有吗?是老子鼻子出问题了,还是你鼻塞了?”

        直接将盘子端起来,递过一双筷子。

        “没有口水味是吧?那你直接吃一个我看看,来吃!”

        直接就把盘子杵在了伙计嘴边。

        伙计快要哭了。

        他平时也欺辱过林西,但是不是那么积极。

        此时本来想看林西吃口水来着,却没想到自己要被逼着吃林二勺的口水。

        此时,林伯庸的脸上很不好看。

        林不穷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让他不知所措。

        “我说林烧饼,你丫的吃不吃?信不信老子砸开你头顶,直接给你灌下去?”

        林西直接翻脸,怒视长一张烧饼脸的伙计。

        林烧饼忍着翻腾的胃部,哆嗦着接过盘子,开始一口口地吃,那脸肌扭曲的,比吃翔还难看。

        林西冷笑,双手环抱,等着林烧饼更大的反应。

        林烧饼吃了几口,终于忍不住,嗷噗一声,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盘子和筷子都扔了。

        这还用再说明吗?

        林烧饼的反应证明了一切。

        林不穷看着林伯庸。

        “林掌柜,你就是这样管理酒楼的?”

        林伯庸气血上脑,快要气疯了。

        什么时候吐口水不行?非要在大管家在的时候,出这样的幺蛾子?

        林伯庸起身冲向后厨,一进去,马上呆住了,浑身哆嗦到肉都要掉下来。

        “你们……你们做的很好……”

        此时,林不穷出现在林伯庸身后,淡然地看着后厨正在发生的一幕。

        此时的后厨中,一众厨子帮工伙计,正一个个排着队,朝着林二勺端着的第二盘菜里吐口水。

        此时正在吐着的一个伙计,长得瘦小干枯,有名叫做林毛猴。

        咣当啪嚓!

        林伯庸一出现,林二勺手一哆嗦,打饭了菜盘。菜盘落地粉碎,菜肴落在他脚面上,肮脏污秽。

        “我……  我……”

        林毛猴正要吐出口水,见此一回头,吓得嗷一嗓子,直接倒地晕厥。

        其他厨子伙计战战兢兢,腿肚子转筋,面面相觑,脸色死灰。

        不用林不穷说话,林伯庸直接怒吼。

        “林二勺你个狗|娘养的,还有你们这帮孙子,给老子听着,从今天起一年之内,没有一分钱工钱,吃饭就是剩菜泔水,谁敢再出幺蛾子,看本掌柜不剥了他的皮!”

        ……

        至少在一个时辰之后,林西桌子上,摆上了他要的四菜一粥。

        林西看着林不穷,低声道:

        “林叔,要不……一起吃点?”

        林不穷浑身一颤,心中感动。

        林西虽然是个废柴,但是从没听说过他主动称呼谁为叔伯。

        他知道,这是林西在对他表达一种感激和认可。

        但是他微笑着道:

        “叔不饿,你吃,多吃点,长身体呢……”

        林西古怪一笑:

        “是啊!吃不饱,咋搞事?”

        呃……

        林不穷无语,林伯庸头皮发麻。

        这是……准备吃饱喝足找后帐了?

        林西拉着小竹竿坐下。

        “没吃早饭吧?来,跟哥一起吃!”

  /shu/39533/19717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