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二十三章 一花五瓣

第二十三章 一花五瓣

        第二十三章    一花五瓣

        火柴人,出现吧!

        林西将一大块青蜥肉吞食,就看到自己脑海之中右手边的那道飞檐上,紫光轰然炸起,比白天火柴人初次出现的时候,不知道磅礴了多少倍。

        能量如此磅礴的青蜥肉,居然没有能够让那滴青露滴落下来。这让林西感到,随着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晋级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能够将同阶冲击爆裂的能量,未必就能够无限制地凝聚出圆满的青露来。

        而倒是火柴人武衍,此时被浓郁的紫光凝聚出来,大小倒是差不多,但是,似乎脑袋上的五官隐隐绰绰,有清晰起来的迹象。

        林西此时,顾不上研究这个,心中警惕紧张,一只脚抬起,摆出落叶飞花步第一层的起脚式。

        轰!

        武衍瞬间就一花九瓣,随风而逝,似乎有着九道身影,同时朝着一个方向遁去,其身法之诡异,轨迹之玄妙,速度之快捷,让林西看的目眩神迷。

        似乎,更磅礴的能量,凝聚出来的火柴人,施展出来的落叶飞花步第一层,比之前施展的更加深奥,但是也更加简单。

        这个时候,林西身后的脚步声,随着的脚步频率而来,似乎并没有现在就要干掉他的意思。

        林西冷笑,起脚式一动,身形化作一朵飞花,在潮湿昏暗的午夜之中,飞旋而起,随风轻飘,直接从一座小院的上空飞飘而逝。

        “既然你们不想在此惊动别人,那就到安静偏僻点的地方吧!”

        林西心中冷笑,一边关注着火柴人武衍的动作,一边领悟每一个微小动作所蕴含的玄妙。

        飞花四瓣,他不想速度太快。

        那样的话,身后那些追踪自己的家伙,几个起落之间,就会追丢自己。

        想要谋算西哥我,还能让你等活下去?

        此时的林西,实际上已经能够施展出一花五瓣,甚至一花六瓣来。

        但是,一花五瓣的一些深层次的微妙,他还难以完全理解,至于说一花六瓣,无论是理解度,还是熟练度,更是差之甚远,目前他根本就不想这个。

        落花镇这个地方,只要完美施展出一花五瓣的身法来,哪怕只是第一层的落叶飞花步,放眼整个落花镇,也就林家太上可以和自己比肩了吧。

        而林家太上,会亲自出面追杀自己?

        如今的西哥,不是昨日的废柴,不保护也就算了,还要追杀的话,那林太上不是脑残,而是脑瘫了。

        所以此时的林西,朝着火柴人武衍发念,让他不断地反复演练这第一层的一花九瓣。

        特别是在一花五瓣的时候,刻意放慢到了极致,让他能够模仿体悟。

        尽管他将自己的速度保持在一花四瓣上,但是身后追踪他的脚步声,还是越离越远,只是,林西知道,他们并没有追丢自己而已。

        而落花镇尽管面积很大,在林西的落叶飞花步不断施展之下,大片的屋顶被他飞跃。

        须臾之间,他已经来到了落花镇之外的郊野。

        此时的野外,不像是镇子里那么潮湿沉闷,甚至有湿润的风不时吹过。

        林西在胸臆畅快的同时,身形不由自主,就随着火柴人武衍的演练,直接施展出了一个完美的一花五瓣的姿势。

        完美的一花五瓣,随风而逝,似乎无主飘荡,但是却散逸着神奇玄妙的意蕴。

        这一刹那,一种明悟潮水般涌来,竟让他沉浸在一种欲罢不能的情绪和意境之中。

        几乎是下意识的,林西不断地施展一花五瓣,身形飘荡,快捷无伦,辽阔深远的黑暗之中,早已将身后追踪他的几个家伙给甩得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连续施展了若干次的第一层落叶飞花步,林西似乎融入了雨前的风中,身法之美妙玄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自然而然的感觉,让他对落叶飞花步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暂新的领域。

        他甚至怀疑,这个所谓的黄级功法衍生出来的黄级轻身术,真的只是黄级吗?

        最终,一道闪电喀嚓嚓撕裂厚重的云幕,瓢泼的大雨,在越来越大的冷风之中降落。

        大雨倾盆,闪电频仍,潮风激荡。

        如此雷电之光中,林西彻底将自己压抑了十几年的愤懑释放出来。

        “咿呀呕呕呕——”

        裂云碎石般的长啸,冲破风潮雨帘,在无垠的黑暗和无边的大地上回荡。

        落花山脉,在闪电之中,犹如一个荒古巨兽一般横卧,林西的啸声冲荡回声,豪情万丈。

        我不再是废柴!

        我要逆天而行!

        所有惦记我的,你们有胆子,就来吧!

        林西不断地将青蜥肉丢进自己的嘴巴,海量的能量滚滚而上,被火柴人汲取。

        此时林西不再施展落叶飞花步,而是伫立大风雨之中,等待避无可避的追杀。

        他要在今夜,在风雨之中,完成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杀。

        杀生!

        杀人!

        随着不断的青蜥肉入口,火柴人的动作刻印在林西的记忆之中,可以反复回放。

        这个时候,他已经将一花六瓣的要旨和本质全部吃透。

        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断地施展,很快,甚至就在下一刻,他将能够完美施展出来一花六瓣。

        一花六瓣,落花镇历史上,林家历史上,从未有过人达到过这个境界。

        面对不知是谁,不知有多少的追杀,林西信心百倍。

        就是打不过,逃,还是可以逃得了吧!

        ……

        在一片小树林里,一个高大的黑影藏在一棵树后面,似乎在等待什么。

        尽管他在黑暗之中,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真面目,甚至脸上还遮着一块黑布。

        但是风很大,闪电不时炸开。

        风掀起他脸上的黑布,闪电照亮他露出的脸盘。

        这个人,竟是林霸天的叔伯兄弟,林繁的父亲林玉田。

        林玉田力沌境后期八层武者修为,在落叶飞花步上,有很强大的造诣,已经堪堪能够施展出一花四瓣来。在林家,仅次于林太上和林霸天家主。

        他追上林西,只是觉得林西速度快到了他难以置信,并没有看到林西已经能够完美施展出一花五瓣来。

        因为他没有林西那种可以夜视的眼睛。

        林玉田认为,林西在白天能够施展出来了一花四瓣的落叶飞花步,比自己快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一个昨天还是废柴的杂种,一叶之间不仅筋脉疏通,强势逆袭,打伤了自己的儿子林繁,更是在落花镇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轰动。

        一花四瓣的轻身术,也就罢了。

        一刀四花的飞花刀……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更况且,他不怕毒,进阶的速度更是骇人听闻。

        要说是没有奇遇,那就一定真有神助。

        林繁和林西没仇也就罢了,他还不至于因为林西的崛起,自毁林家长城,自断林家未来。

        但是,他可是知道林西和自己的儿子的仇有多大。

        从小到大,林繁跟着林南,不说每天如此吧,三天一小打,五天一胖揍,那是有的。

        而林玉田,也从未阻止过林繁这么做。

        在他看来,一个天生筋脉扭曲堵塞的废柴,活着就是浪费林家的粮食,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堂兄酒后乱性,和一个血脉低贱的婢女生下的这个垃圾来。

        这简直丢尽了林家的脸,污染了林家的血脉。

        而这个该死的废柴,竟然遭遇雷击不死,活下来了,还逆袭了。

        任由林西成长下去,不需要一年半载,甚至不需仨月俩月,或者明天一觉醒来,他林玉田都不是对手了。

        而成长起来的林西,会饶恕林繁和他一家?

        林西必须死!

        在死前,最好能获得他的秘密和奇遇。

        就是不能,也必须将他斩杀。

        林玉田自信,即便是林西一花四瓣了,速度上比自己快一点点,但是在境界和力量上,特别是在战斗技能,搏杀技巧和经验上,就是一个菜鸟。

        何况他获得的信息表明,林西至多是具有了四蟒之力。

        这样的力量,他林玉田杀他如杀幺鸡。

        看到林西伫立在大风雨之中,一个闪电照亮林西看过来的脸,以及脸上毫不掩饰的嘲讽。

        林玉田知道,自己已经被林西发现了。

        但是这无所谓。

        只要干掉林西,而没有人看到是他做的,一切就都很完美惬意。

        林玉田走出小树林,龙行虎步,杀气凛然。

        林玉田此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在杀死林西之前,还是想要获得林西的奇遇。

        于是他故意沙哑着嗓子,低沉怒问:

        “不想死的话,交出你的奇遇。你一个野种废柴,不配拥有苍天的眷顾!”

        林西浑身湿透,猛烈地甩了一下散开的长发,雨滴飞溅,身染不屑:

        “想要我的奇遇?我怎么感觉到,你更想做的事情是想宰了我呢?”

        林玉田身上,那种镇压不住的愤怒和杀意,让林西明白,这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家伙,肯定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

        如果说,落花镇上,还有谁对林西极度仇恨,除了林家的人外,还有其他人吗?

        其他三大家族,或者其他势力,即便是追踪而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劫夺他的奇遇,甚至将他俘获,关押起来,用他的鲜血解毒,或者喂养家族的子弟。不至于有如此强裂的恨意和杀意。

        而林玉田的衣衫,在大雨之中也是湿透了的,没有步入气沌境,无法真气外放,难以将大雨拒于身外。

        这个身形他见过,能够夜视的眼睛,加上雷电的青光不时闪现,林西要认不出他是谁来,就白活了。

        “哼哼!林玉田,想不到第一个来杀我的,会是你!”

  /shu/39533/19717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