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三十章 这,才是兄弟!

第三十章 这,才是兄弟!

        第三十章    这,才是兄弟!

        “团长,老大,我就说嘛,这么大的风雨,却要我去围猎妖兽,原来是要擒拿我林西兄弟啊。老大,你这让我……情何以堪?”

        一声叹息,一个身影,穿过雨帘,从烟雨深处走来。

        身影落寞凄凉,声音失望嘲讽。

        秦思皇!

        野狼佣兵团二首领,气沌境二层武师。

        早在白天的福运酒楼上,不仅对林西示好,更是送给林西一头巨大的准四级妖兽,青蜥的尸体。

        然而此时,秦思皇站在林西的身边,望着正准备以死要挟冯不易和胡汉山的朗啸天。

        “老大,能放开我林西兄弟吗?”

        此时的朗啸天,眼角和嘴角都在抽搐,无言以对。

        他不想让秦思皇为难,所以找了个借口让他离开落花镇,冒雨进入落花山脉边缘地带。

        为的就是在自己擒拿林西的时候,不被秦思皇掣肘。

        但是显然,秦思皇识破了朗啸天的计谋,不但没有进入落花山脉,更是隐藏在附近,看着他所做的一切。

        气沌境武师,开辟出来了丹田气海,但是还没有识海紫府。

        所以,只要你藏得秘密一点,气沌境武师也难以发现你的踪迹。

        这个时候,秦思皇走出来,明白告诉朗啸天,他要求放开林西,这样的局面,让他难堪和暗怒。

        “老二,你知道老大不是有意骗你的……”

        秦思皇摆摆手,露出理解你的微笑。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只是,老大请放开林西兄弟好吗?”

        朗啸天沉默半晌:

        “老二,你知道老大的志向。我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这林西……身上有大机遇。这是大家野狼佣兵团崛起的一个强大契机……”

        秦思皇苦笑摇头。

        “我什么都知道。我从未觉得,老大的志向,仅仅是一个野狼佣兵团。但是……”

        “这一次,给老二个面子……好吗?”

        秦思皇的眼中,充满乞求和渴望。

        朗啸天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已经暴怒。

        他的年纪已经不小,快四十岁了。

        四十岁的气沌境三层,在落花山脉这一片地域来说,已经属于王者。

        但是,想要以这样的境界,一统千里落花山脉,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说一些家族势力身后,有着遥远的落花州府,甚至飞花郡城的大势力的支撑,极个别势力,更是有天花国皇室的影子隐现。

        一统这些势力,他早三年就可以做到。

        但是要想稳住他的成果,他这点实力,绝对办不到。

        林西的出现,给了他快速强大起来的希翼,林西一个日夜之内,就能够从一个举世皆知的废柴,逆袭斩杀巅峰武者,重创一层武师。

        拥有这样奇遇的林西,马上成为他必欲得之的猎物。

        剥夺林西的奇遇,成为他此时最大的愿望,谁敢阻挡,就是他的死敌。哪怕这阻挡他的人,乃是他的兄弟,他的副手。

        朗啸天没有回应秦思皇,而是转目冯不易和胡汉山。

        “乔太上已经发了血誓,你们的意思呢?”

        此时的冯不易和胡汉山,嘴中和心中都是满满的苦涩。

        风云突变,朗啸天的出现,让他们从猎杀者,成为待宰的羔羊。

        如果说之前他们将林西和所有气沌境以下武者,都看作蝼蚁的话,此时在朗啸天眼里,他们也是不折不扣的蝼蚁。

        朗啸天这样问他们,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附庸朗啸天,从趋利避害的角度来讲,毋庸说乃是最佳的选择。

        但是他们不甘啊!

        这个时候,秦思皇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一线挣扎求存的希翼。

        不由得,俩人将目光看向秦思皇。

        秦思皇见到朗啸天的态度,连苦笑都免了。

        他的心中有着深深的刺痛,也明白,从此要么野狼佣兵团分裂,要么今天他们两个,要有一个交代在这里。

        “老大,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此时连看都不看秦思皇的朗啸天,情绪忽然爆发。

        “秦思皇你给我住口!”

        暴怒的朗啸天,此时浑身气势伴有真气轰然爆发,近身的风雨被推开四散激射,声势骇人。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大?你还知道你是野狼佣兵团的老二?”

        “我朗啸天,为了野狼佣兵团,殚精竭智,夜不成寐,为了兄弟们能拥有用之不尽的修武资源,为了野狼佣兵团成为落花山脉,甚至成为落花州府最大的势力,不惜深入落花山脉深处,与天斗,与人斗,与妖兽斗!”

        “我这身上,有多少伤口你最清楚是吧?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对吧?你是我的兄弟,对不对?”

        “但是,你为了一个昨天的废柴,跟你连交情都能谈不上的废物垃圾,竟然出面阻止我,要我给你面子!”

        “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今天站在这里,找一个漏洞百出的理由支开你,因为什么?”

        “因为大家是兄弟!”

        “因为我曾经无数次的和你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笑谈渴饮妖兽肉,壮志饥餐仇者头!大家用鲜血凝成的兄弟情义,你今天是要彻底弃之不顾吗?”

        秦思皇守在林西附近,垂首沉默无言。

        直到朗啸天发泄完毕,情绪稍平。

        秦思皇抬起头来,满脸雨水,更是满眼的泪水。

        “老大……在白天的时候,我在福运酒楼。看到了著名的废柴林西。大家都知道,林西的崛起。那个时候,可以说你我认识林西,已经七八年了,但是……大家谁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林西会被大家关注。”

        “老二我更没有想到,林西这个废柴,在自己的小兄弟小竹竿中毒之后,毫不犹豫地割腕喂血。”

        “我更没有想到,他那个时候,有着坚毅沉稳的风姿,以自己的鲜血悬赏一切有关下毒者的消息。”

        “那个时候,我相信,要是小竹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林西绝对会泼了命给他报仇。”

        “那个时候,林西以血悬赏,让我震撼,他的血点燃了我的血。让我的血,在那一刻燃烧……”

        “那一刻,我看到林西和小竹竿,就想到了大家。”

        “那一刻,我知道,为了小竹竿,林西可以付出一切,包括他的鲜血和生命。”

        “那一刻我才深深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老大……”

        秦思皇泪眼朦胧,哽咽着期待地看着朗啸天,等待他最终的回应。

        ……

        此时,在地面被朗啸天气绳束缚,难以动弹的林西,泪眼汪汪,几乎哭出声来。

        他没有想到,他所期待的那个人没有出现。

        而出现在此救他的,竟是只有半日之交的秦思皇。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出自本真的反应,以血解毒,以血悬赏下毒者的举动,深深打动了秦思皇。

        那个时候,秦思皇已经确认,要拥有林西这个兄弟。

        而此时,秦思皇为了自己,眼看就要和朗啸天发生冲突,林西急的嘶声呐喊:

        “秦思皇,不要惺惺作态了,你特么给老子赶紧滚蛋。老子不稀罕有你这个兄弟,你这一番演说,让我感到恶心知道吗?”

        “滚!滚啊!”

        ……

        此时,在一片树林之中,手持青柘弓,瞄准朗啸天的林霸天,眼中湿热,视线模糊。

        转头看了傻了一般的林南。

        低声重复了一句秦思皇的话。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

        另一片树林之中,陆鑫城居然被感动了,抹了一把泪水。

        自嘲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家族精英。

        “我怎么就没有这样一个兄弟?你们有吗?”

        陆家的精英武者,一个个攥紧拳头,眼中发涩,心中渴望,热血沸腾。

        兄弟!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

        而此时的秦思皇,对林西的叫嚣嘶吼,充耳不闻。

        他知道林西是不想让他和朗啸天决裂,甚至于因为拯救他而厮杀在一起。

        一个气沌境二层的武师,和一个三层的武师战斗,不出意外的话,秦思皇会因此丢命。

        此时的朗啸天,脸上的肌肉突突乱颤。

        “我想知道的是,我野狼佣兵团来此地的精英兄弟,此时他们在何处……”

        秦思皇直视朗啸天的眼睛,毫无愧色。

        “在你束缚林西,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将他们全部赶回了驻地……”

        朗啸天剧烈颤抖一下,双手一拍,真气四溢,暴吼一声。

        “好!”

        “你做的很好!”

        “你真是我朗啸天的好兄弟!”

        朗啸天狼一样的目光充血,仿佛要择人而噬。

        轰隆!

        朗啸天单手五指屈张,五道真气喷薄,气绳束缚的林西,被高高甩起在空中,重重地朝着地面狂砸而去。

        而此时的秦思皇,并没有冲向朗啸天阻止他的举动。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就阻止不了。

        此时他所能做的,就是践踏雨水,冲天而起,扑向失去自主能力的林西。

        风雨之中,十丈之高,秦思皇冲破五道气绳,直接将林西抱在怀里,自己始终处在林西的怀里。

        而此时暴走到失去理智的朗啸天,再次轰出更加强大的五道气绳,将秦思皇和林西一起束缚起来,朝着地面凶狠砸去。

        轰咵嚓!

        地面上的雨水,刹那砸出一朵巨大水花。

        水花盛开,雨坑久久不能平复。

        秦思皇处在林西的身下,两个人坠地的重量,全部冲击在秦思皇身上。

        水花朦胧之中,林西看到秦思皇的身体猛然一僵,嘴巴不由自主张开,一口殷红的鲜血,冲天而起。

        吼!

        林西内心狂怒,巨大的感动和巨大的悲伤,让他紧紧将秦思皇抱在怀里,自己翻身坐起。

        “秦思皇,你这傻瓜,你为什么不滚,为什么不滚,啊?”

        见到此景,乔家太上失魂一般,没有了思想。

        冯不易和胡汉山则是感慨之余,更是对朗啸天充满忌惮和恐惧。

        二层武师的秦思皇,在朗啸天手中,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直接就砸在雨水之中,受到重创。

        这也意味着,他们即便是和秦思皇联手,也不可能奈何得了朗啸天。

        真的要发出血誓,附庸朗啸天吗?

        而就在此时,一根箭矢。

        一根叫做青柘箭的箭矢,悄无声息地射穿雨帘,射穿雨雾,射穿狂风,朝着怒狮一般,要再次以气绳束缚狂砸秦思皇和林西的朗啸天。

        林西浑身一颤,转目箭来之处。

        热泪,顿时比雨还要滂沱。

  /shu/39533/19717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