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三十一章 你们,谁先死?!

第三十一章 你们,谁先死?!

        第三十一章    你们,谁先死?!

        一箭射穿雨幕以及浓重的雨烟,悄无声息的破空而来。

        这一箭,有着林黄氏娘家符阵师镌刻在其上的爆裂符阵。

        这一箭,锐利无匹,割裂虚空的声音微不可查,在浓重的大风雨之中,很难被人觉察。

        就像是朗啸天这样的三层武师,耳聪目明的程度,远超一般武者。

        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有在箭矢射出的刹那,觉察到死亡之神的降临。

        一个是他作为三层武师,依旧不可能修出神识,二是他此时暴怒,对秦思皇的行为难以接受,要将林西和秦思皇俩人,以气绳束缚起来,活活摔残摔死。

        他痛恨背叛他的人,痛恨阻挡他强大之路的人,所以怒火焚烧着他的理智。

        草甸子上的所有人,也许只有林西一个人觉察到了青柘箭的射来。

        不是他已经拥有神识,而是他拥有夜视之眼。

        这是他在遭遇雷劈的时候,筋脉重塑,告别废柴之时的一个意外之喜。

        尽管这个夜视之眼,此时仅仅是能够在夜晚比一般的武者武师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是,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般武者武师的耳目,已经被严重干扰,很难发现一些异常事物。

        但是林西发现了。

        他的目光看到那支闪烁着符光的青柘箭,射穿雨帘,朝着朗啸天的后脑勺射去。

        这个时候,他热泪盈眶。

        这样的一支箭,他知道来自林家,更知道,来自林家的林黄氏,林霸天的二房夫人娘家黄氏家族。

        几年前,林霸天曾经手持青柘弓,震慑了一个想要对林家不利的外来大势力。

        那个时候,林西看到,一支箭矢射出,在对方领头人的身前被兵器劈砍阻挡。

        然而箭矢被劈砍到的一刹那,箭矢轰然爆炸,直接将对方这个领头人给炸得粉身碎骨。

        而此时,林黄氏陪嫁到林家的青柘弓,他还看不到在谁的手里。

        但是,他知道,绝对不会在林南或者林南的母亲手里。

        若是那样的话,这支青柘箭射击的目标,就不会是朗啸天,而是他林西。

        他深知林南对自己的仇恨,就像他知道自己对林南的仇恨一样。

        双方不死不休,只要有机会,绝对会将对方干掉。

        而此时这支箭矢射来,目标是朗啸天。

        那还用问吗?

        谁能从林黄氏,或者林南手中拿走青柘弓,射出青柘箭?

        除了林霸天之外,谁有这个面子和资格?

        这个时候,林西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支箭矢的到来。

        这个时候,他等待的那个人,或者说他要以自己的安危验证的某一种东西,姗姗来迟。

        但是,再是来迟,也还是来了。

        “母亲……他来了……”

        ……

        此时,这支青柘箭,已经射到了朗啸天后脑一丈处。

        多年和妖兽搏杀的经历,让朗啸天此时浑身汗毛倒立,一种极致的致命的危机降临,他再也顾不得对林西和秦思皇下狠手。

        间不容发之间,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身体一个回旋,喷吐五道气绳的右手,以狂刀乱劈之势,朝着身后不知名的危机凶猛轰下。

        他知道此时飞行挪移已经来不及。

        如果此时舍不得一条手臂,那他的脑袋可能就会搬家。

        咔嚓轰隆!

        啊!

        风雨之中,突如其来的一幕,吸引了所有强者的目光。

        此时的那支箭,所有人都已经看到。

        秦思皇重创之下,看到此箭,目光看向回身劈砍,准备击落青柘箭的朗啸天,心中复杂苦涩。

        而无论是乔家太上,还是冯不易或者胡汉山,此时比看到朗啸天还要更加恐惧和绝望。

        落花镇上四大家族,以及像乔家这种实力不错的家族,之所以不敢联手镇压林家,或者有林太上和林霸天两个气沌境武师的原因。

        但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林霸天的大妻林丘氏的娘家很是强大,据说丘家有着气沌境巅峰存在。

        招惹了林家,就等于得罪了丘家,丘家一怒,落花镇所有家族都要覆灭。

        但是,那毕竟不是近在眼前的威慑,落花州府落花城,离此地数千里之远,想要来此,普通武者需要半个月时间。

        而气沌境武师,也不可能数千里一直御空飞行,快一点也需要七八天。

        而落花镇和落花城之间,更不可能有什么传送阵存在。

        所以,就算是到了和林家撕破脸大战之后,其他家族也来得及逃走,甚至举族搬迁。

        但是,林霸天的二房林黄氏,陪嫁过来的青柘弓,那可是威名赫赫,镇压过一个外来侵犯林家的大势力的。

        一个气沌境三层的武师,一箭炸成了碎肉。

        那种场景所产生的威慑力,比丘家来的更直接,更现实。

        此时,青柘箭出现,射向朗啸天,乔太上、冯不易、胡汉山都有一个念头反复出现。

        完了!

        截杀林西,惹来了青柘弓,林家放过他们几个势力才怪。

        而此时,怒吼着的朗啸天,右臂砸在了青柘箭上。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狂烈的巨响绽放出巨大的光焰,直接将朗啸天给淹没其中。

        一声惨嚎传出,血肉飞溅。

        一个断去整条手臂,胸腔甚至都被炸塌,露出内脏,浑身黑乎乎,不断喷射血液的身影冲出。

        朗啸天,失去了右臂,重创欲死。

        三层武师,强大的气沌境初期巅峰存在,眼看就要陨落。

        此时,朗啸天扑跌在草甸子上,垂死之时,竟激发一种不知名的秘术,怒吼一声,身形飞天,闪烁几下,消失在浓厚的雨幕之中。

        随着朗啸天的离去,束缚林西和秦思皇的气绳消散。

        咔嚓一声大电,撕裂雨云雨幕,两道身影,从远处一个小树林里走出。

        一个是林家家主林霸天。

        一个是林霸天的儿子,林南。

        走到离林西十丈开外,林霸天停步,手中弓矢摆出随时可以射击的姿态。

        林南低头,浑身颤抖,阴沉的眼中,闪烁刻毒怨恨之光。

        而就在此时,树林之中一阵骚动。

        一个声音呐喊:

        “陆家精英听令,出击包围乔家、冯家、老虎佣兵团之人,谁敢动我女婿,就是和我陆家过不去,不死不休!”

        践踏雨水的声音噼里啪啦响起,朝着这边飞速接近。

        二三十个身影从雨中出现,瞬息之间,将场中所有人围在垓心。

        刀出鞘弓上弦,杀气腾腾,随时准备杀戮。

        ……

        而就在树林之中,几道身影悄然后撤,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是花荣带领的几个家族精英,也是准备来此分一杯羹的。

        但是,让花荣无奈的是,无论是林西还是其他劫夺林西的势力,所表现出来的战力,都不是他花家能够抗衡的。

        这个时候还不撤,等着林霸天的青柘箭?还是等着陆鑫城的围杀?

        ……

        雨住风收,雨云飞逝,月亮冒头。

        月光之中,草甸子上雨水淙淙流走,所有人的视线都逐渐清晰起来。

        诡异的寂静。

        这个时候,林西内心复杂难言,看着远处的林霸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来了林霸天的救援,不等于他原谅了林霸天多年来对他的弃之不顾。

        更有他的母亲,被林丘氏几乎虐打致死,要不是林大厨出面,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他林西这个生命?

        那个时候,林霸天在干什么?

        母亲在他的记忆之中,毫无痕迹,甚至他都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想有一个母亲。

        没有母亲的成长历程,生父对自己的生死选择无视的经历,让林西的心理多少有些扭曲。

        他之所以选择在筋脉重塑的第二天就开始逆袭,就是要引起林霸天的注意。

        他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一旦暴露会遭遇怎样的危难。

        但是这些他都不去多想。

        想要看看林霸天态度的执念,让林西奋不顾身。

        此时他看到了,心中的结解开了一些,但是绝对不是彻底的摆脱。

        他需要林霸天亲口说明这一切。

        否则,他对林家的认同感,依旧低到不能再低。

        而秦思皇,此时手抚胸膛,颤抖不止。

        朗啸天下手太狠了,此时他浑身骨裂,内脏受创,呕血不止。

        “多谢……多谢林家主援手,不然……我和林西兄弟,难见此时的月亮……”

        林霸天看了秦思皇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空出一只手来,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瓶,丢给秦思皇。

        林家从丘家定期获得的生机丹,虽然不多,但是在家主手里,还是有一些的。

        秦思皇也不矫情,直接打开木塞,倒出几颗生机丹,颤抖着手递给林西。

        “快……吃下去……”

        林西没有接过来的意思,这让林霸天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和哀伤。

        “拿着,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倔呢?这是林家的东西,是你爹给你的东西,你倔巴啥呀你?!”

        爹!

        这一个字一出口,秦思皇就知道,自己触到了林西不可触碰的疮疤。

        只见林西浑身一抖,瞬间低头,谁也看不到他的眼睛。

        “我爹……我爹是……林大厨……”

        林霸天的眼睛,本来期待地看着林西。

        但是在林西倔强而嘶哑地低声说出林大厨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愤怒。

        什么时候,什么原因,让父子对面不能相认?

        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充满了杀戮之意。

        不是针对林西,更不是针对秦思皇。

        这个时候,隐忍了十多年的林霸天,需要发泄。

        弓箭在手,缓缓抬起。

        弓弦拉满,瞄准乔太上,再转向冯不易,然后是胡汉山。

        “你们,谁先死?!”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197179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