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三十五章 不一样的秦思皇

第三十五章 不一样的秦思皇

        第三十五章    不一样的秦思皇

        此子,有无情杀手。

        更有多情之心。

        林霸天浩叹,心中骄傲,更是愧疚不安,甚至于有些躲避林西的眼睛。

        作为生身之父,林霸天知道,自己欠林西太多,多到他都不敢正视。

        而此时的丘老,真正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林西的一番话,那种决绝和坚定,让他知道。

        林西不但敢于动手杀他,甚至已经将自己从林家直接摘了出来。

        一个与林家再无关系的林西,杀了他姓丘的又怎样?

        难道还因此迁怒林家,因为他一个老奴,将林家给灭了?

        丘老知道,相比于林家在落花镇的地位,以及丘家多年对落花山脉的谋划,自己真的被退出林家的林西斩杀,对丘家来说,也就是一根鸡毛的事情。

        而此时,在场所有林家子弟,感受到了林西转目丘老之后,那种滔天的杀意。

        丘老一个哆嗦,求救似的看向林东,再看向自己的主子林丘氏。

        林东此时尴尬地杵在那里,被林西直接无视,心中的愤怒和恐惧一样汹涌。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面对貌似已经武者中期巅峰,身具六蟒之力的林西来说,境界还高出一个后期。

        但是他很清醒,林西都能斩杀武者巅峰,重创气沌境一层武师了。

        一花六瓣的“落叶飞花步”,一刀六瓣的“飞花刀法”。

        虽然只是第一层,但是已经被林西修炼到了这第一层的第六个境界。

        论层次,林西所施展出来的,乃是林家黄级功法的最低层次。

        所有的林家子弟,哪怕只有七八岁,刚刚接触修武,也能施展出第一层的“落叶飞花步”来。

        但是那是怎样的轻身术?

        修武五年,已从儿童步入少年,勤奋努力,加上天赋不错的子弟,能够做到飞花两瓣就已经很利害了。

        就像他林东,号称落花镇第一少年天才,也不过能够施展出来一花三瓣的“落叶飞花步”,和一指四叶的“落叶指”来,其中第四叶指影,还是虚幻散碎的,根本凝实不起来。

        不说落叶指能不能在林西身上戳出伤洞来。

        仅仅是林西的轻身术境界,一花六瓣,他林东根本就跟不上,看着肯定眼花缭乱。

        敢于和林西对战,别看林西的力量似乎还和他差三蟒之力,依旧会在瞬间被林西剁成六截。

        他很想替丘老出头,但是他没有那个能力。

        甚至于,他被林西的气势所镇压,心中恐惧滋生,气急败坏,直接嘴角就流出一缕鲜血。

        气到内伤了。

        而此时的林丘氏,也一样感受到林西决杀丘老的决心。

        这个时候,林西依旧当着林家所有人的面,表示脱离林家,那么就意味着,即便是丘家被羞辱了,那也是林西和丘家之间的事情。

        而自己此时要为丘老出头,很可能招致林西的怒火,控制不住的话,真有可能,这小疯子一样会对她出手。

        就那一花六瓣的速度,恐怕林太上也拦不住吧。

        所以,一贯嚣张跋扈的林丘氏,此时竟保持了沉默。

        丘老眼中闪烁一丝绝望,不再指望有人出头。

        脚下疾速移动,就要朝着大堂门口纵跃而出。

        打不过还不逃,是被林西吓破胆了吗?

        林西不紧不慢地施展出落叶飞花步的第一层第三个境界。

        一花三瓣。

        很是轻松地追蹑在丘老身后。

        他没有在大堂之中直接动手,这让林太上再一次心中慨叹。

        “此子,比之林东林南之辈,无论天赋、心性,还是心机,都要超出太多啊……”

        林家所有人,没有一个跟出去看的。

        大家都默默地散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似乎林西,已经成为这个家族的禁忌,不再有谁胆敢私下议论。

        林太上命令。

        林西脱离林家,从此之后,林家不准林西上门,林西之名,不入族谱。

        而在自己房中咬牙切齿,摔碎了很多珍贵器皿摆件的林丘氏冷笑低吼:

        “不入族谱,哈哈哈!不入族谱就完了吗?给我丘家的羞辱,都要还回来!”

        半日之后,落花镇上传出两个惊人消息。

        一个是,林西脱离林家,斩杀丘家老仆于镇外,一刀六段,死无全尸。

        一个是,林家家主林霸天禅位,将家主之位,直接传给了嫡长子林东。

        整个落花镇,皆都哗然。

        ……

        此时的林西,才没有时间去管这些汹汹议论。

        这个时候,他已经身在野狼佣兵团的驻地。

        一片连绵的宅子里。

        林西带着林可儿和小竹竿,成为野狼佣兵团的一员。

        林西带走林可儿,决定将可儿安排在这里,让秦思皇照顾,因为在这偌大的落花山脉千里之内,他能相信的,且有一些能力的,也就秦思皇一个人了。

        当然,他不可能将小竹竿丢在福运酒楼不管,让小竹竿加入野狼佣兵团,对小竹竿来说,也是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最起码,林家的子弟,和那帮子厨子小二,再也不敢欺负小竹竿了。

        此时,整个野狼佣兵团,随着秦思皇的归来,气氛有点诡异。

        有人激动,有人想要离开。

        和大首领朗啸天走得近的佣兵,自觉没有前途,加上朗啸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在秦思皇手下,难有好日子过,所以想要离开。

        而那些和秦思皇走得近的佣兵,则是欢天喜地,觉得自己的春天已经来临。

        起码,猎杀妖兽的时候,不会被朗啸天手下的那些小头目,当做炮灰使唤了。

        秦思皇的伤还未全痊愈,但是已无大碍。

        此时他召集所有兄弟集合在一座大殿里,发表了一场演说。

        秦思皇说:

        “野狼佣兵团的兄弟们,大家能够聚在一起,为了修武资源,出生入死,并肩战斗,凝聚出来了生死友谊。这是大家最大的财富!”

        “大家野狼佣兵团,从两个人发展到今天人数五百,靠的是什么?”

        “是利益?是资源?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我说都不是,是大家兄弟之间的情义,是大家能够做到,在浴血搏杀之时,能够将自己的后背,亮给自己的兄弟。”

        “因为每一个人都相信,当自己的后背亮给自己的兄弟之时,大家的兄弟,不会看着自己遭遇危险,遭遇死亡!”

        “因为大家每一个人都在亮出后背给自己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举刀补上,让自己成为这兄弟的后背!”

        “所以,大首领重伤走了,因为我当林西是兄弟,我兄弟被我的兄弟截杀之时,我应该怎么办?”

        “我不能对谁出手,我只能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一个兄弟,对另一个兄弟的杀戮。”

        “我能做的,只有以自己的鲜血,消弭大首领对林西的杀意。”

        “然而,事情的经过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大首领重伤走了,我把林西带了回来。”

        “我现在只问一句,你们当中有谁自认为是大首领的人,而不是野狼佣兵团的人?如果有的话,你现在可以站出来,我给你一些资源,你可以离开。”

        “我想说的是,大家的每一个兄弟,都属于野狼佣兵团,而不属于任何一个个人!”

        “野狼佣兵团,是大家的家,大家的骄傲,需要大家所有兄弟以鲜血和生命捍卫的灵魂!”

        ……

        不得不说,秦思皇还是很有演讲家的天赋的。

        一番话下来,将所有佣兵的热血点燃。

        此时他们忘记了什么大首领二首领,大家都是野狼佣兵团的一份子,野狼佣兵团是我的家,谁敢把我从我的家里赶走,我和他拼命!

        安排住了众佣兵,秦思皇和林西开始喝酒。

        野狼佣兵团,别的不多,就是酒多妖兽肉多。

        可惜的是,酒不上档次,肉不过三级,对此时的林西凝聚出圆满的青露来,几乎没什么帮助。

        “林兄弟,你看你这也在这里安家了,有什么打算没有?”

        秦思皇和林西大碗酒对饮,一边唠嗑。

        林可儿在旁边给俩兄弟斟酒,小竹竿被佣兵团其他兄弟拉去灌酒狂欢去了。

        林西喝下一碗酒,脸色通红。

        “秦大哥,你也知道,我和妹妹加入佣兵团,其实是要连累你的。”

        “不说远在落花州府的丘家,就是稍近一些的符阵家族黄家,也不是咱们佣兵团能够抵挡得了的。”

        “所以大哥,你结交我这个兄弟,风险很大,说不定哪天,就要刀斧加身……”

        秦思皇笑了,笑得很是豪爽。

        “兄弟,你这话就见外了。哥哥和这佣兵团的所有兄弟,那个不是要时刻面对死亡?兄弟们有一句话,叫做今朝有酒今朝醉,明代没酒喝凉水,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秦思皇狂灌一大碗酒,神情似乎有些落寞苍凉。

        林西就觉得,秦思皇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和其他佣兵,甚至和朗啸天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不知道秦思皇来自哪里,有着怎样的经历。

        看淡生死,却固执于兄弟情义。

        “秦大哥,我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丘家今天明天不来,但是后天大后天肯定会来。我与丘家的仇怨,已经结下,难以逃避。所以……”

        “大哥你要是能够护得住可儿,可儿和小竹竿就留在这里。觉得有难度的话,我就领着他们先离开落花镇……”

        秦思皇怔怔地看了林西半天。

        忽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一个小小的丘家,我自有抵御之法。不说可儿妹妹,也是我的妹妹,就是小竹竿,他们也休想动一根汗毛!”

        顿了顿,秦思皇似乎明白点什么。

        “兄弟,你不是准备现在一个人离开落花镇吧?”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197179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