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五十七章 紫河车 蛟血晶

第五十七章 紫河车 蛟血晶

        第五十七章    紫河车  蛟血晶

        一花九瓣。

        九瓣千丈。

        距离足够远,速度足够快也就罢了。

        这一次和之前一花八瓣的身法完全不同。

        和之前一花七瓣的所有轻身术更是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起如飞花落如叶。

        落叶飞花步,顾名思义,不但追求速度,更追求身法的诡异变幻。

        所以这种轻身术,赏心悦目,奇诡难测有余,暴烈冲荡不足。

        但是现在,林西施展出落叶飞花步第一层的第九个境界来,却是失去了这种身法应有的变幻奇诡,而是有如一道飓风卷起的残花败叶,瞬间连闪九次,暴力冲荡,直接将挡在身前的所有巨树都撞断撞飞,却依旧止不住身形。

        惯性加持之下,竟然冲过了千丈距离。

        将所有正在倾倒的巨树抛在身后,林西这才化作九片秋叶,最终归一,如一片秋叶一般轻飘飘落地。

        这个时候,他没有转过身去。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成了一张肉做的薄纸。

        巨大的冲撞之力,似乎将他所有的骨肉,全部挤压成了扁平。

        每一刻细胞,都在剧烈的震荡,肌肉变形了,骨骼似乎要粉碎了,估计五官……都成了一张纸。

        这个时候,他感受着刚才那刚猛无俦的冲击,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九蟒之力,力沌境后期巅峰武者的标准力量。

        离半步气沌境武师,只有一蟒之力。

        但是,林西清楚地知道,自己刚才施展的一花九瓣轻身术,那种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冲击力,远远超过了十蟒二十蟒之力。

        十蟒之力就是一蛟之力,气沌境一层武师的力量。

        二十蟒之力,二蛟之力,就是二层武师的力量。

        林西觉得,刚才自己冲击的力量,甚至不止三蛟之力。

        仔细回想一下,此前在第一散修慕容辰的追杀之下,慕容辰所释放出来的罡气青蛟的力量,自己似乎差相仿佛。

        但是他可以肯定,慕容辰自身肉身的力量,肯定超过三蛟之力,甚至四蛟、五蛟之力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现在,就算是自己没有一点真气,凭借着肉身的力量。凭借着落叶飞花步一花九瓣的身法,慕容辰想要再次将自己追杀的那么狼狈,甚至于一条罡气青蛟,就想震断自己的臂骨腿骨,那是休想。

        而且,他汲取了蛟血草之中,灰蛟蛟母的精血,血气之澎湃,爆发力之强悍,肉身伤患恢复力之快捷,比之以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必须回转落花镇了。

        不是他自觉已经能够应付来自落花州府落花城丘家的强者。

        也不是就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到足以应付来自符阵家族黄家的诘难。

        他必须回去,是因为陆谦。

        他要将陆谦的尸身送回到陆家。

        他对陆家没什么好感,对陆晓云也没有什么念想。

        但是他不能让陆谦抛尸荒野,无人理会。

        那样对陆谦来说,不仅不公,而且残忍。

        这个时候,强大的蛟血之力运转,自觉成了肉纸一般的林西,转瞬就恢复正常体貌。

        他款步走向陆谦陨落的地方,心中的哀伤代替了此前的兴奋。

        汪!

        汪汪汪!

        本来看着林西演练轻身术的小土狗,此时见到林西竟然抛下他转身就走,马上化作一道青烟,不满地狂吠,兽语不断,埋怨林西的无情和忘恩负义。

        嗖!

        青烟上肩,蹲坐在肩膀上,狗嘴咣咣磓着林西的脸颊,表示他很愤怒。

        林西心中一暖,回首抚摸着小土狗的小脑袋。

        “小土狗,你这是要彻底跟着我了?”

        小土狗大喜,连声汪汪呜呜,表示胆敢抛弃我,我咬你。

        林西笑了,阳光满脸。

        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但是,我不是,小土狗!

        我也曾经壕过!

        我曾经怎么壕来着?狗头剧痛,想不起来,不想也罢。

        此时月面青狼王嗷呜一声追撵上来,却让小土狗想起了什么。

        汪汪!

        双爪撕扯林西的头发,朝着一个方向拉扯。

        汪汪汪!

        林西停下。

        “干什么?你让我去哪里?”

        小土狗伸出一只狗爪,朝着蛟池的方向指着,汪汪连声。又比划了一下海带的形状,朝着嘴里塞了一下,然后伸过狗头,观察林西是否明白了他的意思。

        哦!

        林西恍然,想起刚才自己沉浸在观摩火柴人武衍演练落叶指之时,不知不觉将一条长达三丈的“海带”给全吃掉了。

        那根“海带”之中,蕴含着庞大的血气,让他的力量增加了不知多少。

        此时小土狗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去收获更多的“海带”。

        林西想了想,还是坚持朝着陆谦尸体所在之处走去。

        “好吧,一会儿过去。但是现在,必须将陆兄的尸骸收集起来,免得葬身兽口……”

        小土狗也不再坚持。

        青狼王跟在林西身后,地动山摇般行进。

        林西找到陆谦无头的尸体,再从一片灌木之中,找到了他的头颅。

        这个时候,林西的哀伤逆流成河。

        “陆兄……我与你没亲没故,你能舍身救我,我林西欠你一条命。”

        “慕容辰那老鬼,我必杀他,祭奠你的英魂。”

        “一会儿我去收取一些海带,完了咱们回陆家,安葬你,然后找慕容辰报仇!”

        “陆兄……安息……”

        林西将陆谦的尸体和头颅收进自己的涅浣鼠储物袋。

        默默伫立一会儿,林西肩扛着小土狗,身后跟着青狼王,朝着蛟池的方向而去。

        ……

        此时,在蛟池畔,无数的妖兽流连不去。

        被战斗厮杀炸出水面的蛟血草,不是很多,很快就有了主。

        一些弱小的妖兽抢到蛟血草,只不过是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蛟血草全部都到了强大的准四级妖兽手里。

        就连杀人蜂族群和噬元蚁族群,也都得到了一些蛟血草。

        而更多的蛟血草,还在蛟池之中。

        没有哪种妖兽,敢于进入蛟池去偷去抢。

        灰蛟在蛟池之中,就连杀人蜂和噬元蚁族群,都不敢进去。

        蛟池畔,死掉一般妖兽,走掉一般妖兽,剩下的,都是没有获得蛟血草的四级妖兽了。

        至于族群,杀人蜂开始离开,噬元蚁也集体抬着几根蛟血草,朝着第三道山脉的阳面飞去。

        庞大的族群,只剩下月面青狼一族,不敢散去。

        嗷呜!

        一声狼啸,所有青狼振奋。

        它们的王回来了。

        数量颇多的月面青狼,也一样得到了将近十棵蛟血草。

        青狼王出现,而神奇的小土狗,此时站在一个人类的肩膀上,人立而起,双爪指指戳戳,嘴里汪汪汪汪,似乎对在场其他妖兽很是不满。

        青狼王一声吼啸,九棵蛟血草就被恭恭敬敬地送上来。

        青狼王长舌滴答哈喇子,但是不敢占有。

        小土狗汪汪,示意将蛟血草递给他。

        青狼王月面抽搐,但是不敢违逆。

        九颗蛟血草,像是九条海带,被整齐地排在林西脚下。

        林西眼热,也不客气,直接就将七条蛟血草收起。

        另外两棵,一棵给了青狼王,一棵丢给小土狗。

        狼与狗都兴奋咆哮,不住口地吃掉。

        青狼王早已处在准四级妖兽的巅峰,此时一条蛟血草全部吞食,血气滚滚,冲开瓶颈,直接就成就真正的四级妖兽。

        “嗷呜——”

        青狼王激动咆哮,前肢跪地,轻触林西脚面,表示臣服。

        林西惊讶,但是知道这青狼王是在感激他。

        而其他族群的准四级妖兽,却不舍得将自己得到的蛟血草献给林西。

        小土狗很神奇,但是一头人,算什么玩意儿?

        汪汪汪!

        小土狗见此,马上发飙,貌似要再来一次狮吼的样子。

        也就在此时,蛟池上盛开一朵浪花。

        浪花之中,一颗蛟首迟迟疑疑,战战兢兢的出现在浪花中央。

        灰蛟感受到那个有着蛟母血气,但是比之蛟母的血液不知道高贵了多少的生灵临近蛟池。

        忍耐不住,出来看看,那生灵究竟是谁!

        而他眼前,除了依旧密密麻麻的妖兽之外,中央竟是一头人。

        让他惊惧的是,堂堂的青狼王,此时竟匍匐在这头人的脚下,舔抵人的脚丫子。

        这是……

        还没等他鄙视青狼王,就看到那神奇的小土狗,站在这头人的肩膀上,似乎要发飙。

        嗷吼!

        灰蛟巨大的鼻孔翕张,闻到了那吸引着他的血脉气息,竟出自这头人的身上。

        灰蛟不由尖叫,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声吼,吸引了所有妖兽,以及那头人的目光。

        林西一样惊讶,与灰蛟的目光对视,刹那震撼心神。

        灰蛟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孺慕之情,那种渴望,那种依恋,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来自血脉之中的亲近,让林西失神。

        轰哗!

        灰蛟再次一个猛子扎进了蛟池之中消失。

        小土狗挠了挠自己的狗鼻子,不解地看看青狼王,再歪着狗头,看看林西的表情。

        轰哗哗哗!

        蛟池刹那之间,掀起一条条水蛟。

        无数条水蛟,都怀抱着一棵棵长达三丈甚至五丈的蛟血草,朝着岸边飞来。

        这些水蛟,似乎有着灵性,直接将蛟血草丢在林西的脚下,就化作水浪,跌回蛟池。

        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就有数千条蛟血草,堆积在林西的脚下,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

        而灰蛟,此时兴浪而起,前肢双爪,怀抱着一个极其怪异的石头出来。

        这颗石头,形状像是一个鼓起的囊,但是血红晶莹,分明不是血肉。

        灰蛟矫矢飞腾,直接出现在林西身边,像一个孩童一般呜呜鸣叫,将那块血红的晶石送到林西怀中。

        然后蛟影迅速缩小,直接就缠绕在林西的手腕上,不细看,就是一只灰色的镯子。

        而林西心中震撼。

        手中的血红晶石,竟是他所熟悉的妖兽胎盘。

        紫河车!

  /shu/39533/19717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