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六十章 爹是一张什么牌

第六十章 爹是一张什么牌

        第六十章    爹是一张什么牌

        “林霸天,朗啸天前来讨债,出来受死!”

        朗啸天以真气吼出一声,空间似乎都荡起层层波纹,传达到了落花镇的每一个角落。

        落花镇所有家族,所有本土包括外来的势力,都听到了充满杀意的怒吼。

        冯不易当然是听到了这一声怒吼的。

        此时他正焦急万分地等待着自己家族,龙哥等武者能快一点带回林西的消息。

        他还不知道,龙哥等几个武者,都已经殒命于落花山脉第三道梁的落花森之中。

        他更期待他的儿子,冯家少主冯家驹,能够请动第一散修慕容辰,将林西直接镇杀在落花森之中。

        至于说,慕容辰能不能将他需要的林西的奇遇和冯家一起分享。

        他已经不指望这个了。

        三天了,不说龙哥等五个家族精英,就是自己的儿子冯家驹,都一点消息没有,不知道现在何处。

        现在听到朗啸天再次出现,似乎要和林家寻仇,直接让林霸天出来受死,冯不易根本就坐不住,直接带着几个人冲向了林家老宅。

        花家,家主花荣听到朗啸天的怒吼,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动作。

        花无缺垂手而立,眼神活跃,似乎想要去看热闹的样子。

        花荣淡淡地道:

        “有好奇心是可以的。但是……好奇有时候,会送命……”

        “最近落花镇风起云涌,局势不安,你也应该体会到,没有强大的实力,不说家族谋发展,就是个人求生存,也要看你的运气……”

        “大家花家,实力与其他三大家族相比,处于最后,甚至乔家都不比咱们花家弱。但是,大家花家为什么被公认为四大家族之一?”

        “那是大家轻易不去动别人的奶酪,不和别的家族争一日之短长。”

        “你可以理解为大家这是明哲保身,也可以认为大家花家这是胆小怕事……”

        “但是无论如何,大家花家能够屹立在落花镇不倒,不是因为大家家族有多么强大,是因为大家在没有真正看清形势的走向之前,绝不妄动……”

        “林西的崛起,你也不要不舒服。各人由各人的机遇,这个羡慕不得。”

        “你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你强大起来,花家才有希翼,才有可能走出落花镇,走向落花城,甚至更广大的世界……”

        “还有半年,就是落花州府落花城之中,落花武院招收新生的时间,也是落花州府蛰龙榜排名赛开启的时间。”

        “我希翼你潜心修炼,争取早日晋级到力沌境九层,能够赶得上这次蛰龙榜的大赛,进入榜单,哪怕是榜单上末尾的第一百名,也是大家花家崛起的一个契机……”

        花无缺躬身聆听,振聋发聩,大汗淋漓。

        “孩儿谨遵教诲,绝不辜负父亲和家族的希翼……”

        花荣叹息一声,揉着太阳穴。

        “这就好……”

        ……

        此时的陆家,鸡飞狗跳。

        不是有人打上门来。

        而是朗啸天的一声怒吼,直接把陆家的人全部吓尿了。

        几天前的雨夜追杀,陆家最后站在了林西一方,参与围剿了老虎佣兵团、冯家、乔家等势力的武者。

        虽说最后因为林西表态,要自己亲自报仇,陆家也没跟谁真正翻脸动手。

        但是,陆家显然是彻底得罪了林西的仇家。

        包括现在怒吼的朗啸天。

        本来以为,朗啸天不死也要躲在没人的地方将养个几年,才敢在人前露面。

        但是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五天,朗啸天就出现了。

        林霸天差点射死朗啸天,朗啸天当然要找林霸天报那一箭之仇。

        可是接下来呢?

        陆家是不是也要承受来自朗啸天的怒火?

        陆家……现在挡得住朗啸天的报复吗?

        “姑爷啊……你这跑进落花山脉自在去了,留下祸水让你老丈人承受,这这这……”

        陆鑫城转圈,如热锅上的蚂蚁。

        “去几个人,随时汇报林家发生的一切事情……”

        ……

        野狼佣兵团驻地。

        可儿正拉着小竹竿一起练拳。

        一群佣兵在演武场上不断呼呼喝喝,对练,单练,各种力沌境增长力气和战斗经验的修炼,每天如此。

        秦思皇穿着一身白衣,负手场外,看着可儿和小竹竿一起在举石锁练力气,可儿摇摇晃晃双手将一对石锁提起来,却怎么也不过胸,更别说举起来了。

        可儿对武道没有什么理解和追求,只是孩童心性,觉得好玩,这才每天早上追着小竹竿来此,实际上以玩闹为主。

        小竹竿就不一样了。

        他对修武很是上心。

        林西的崛起,不仅让他感受到了力量的重要性,更是体会到,没有强大的力量,自己就是一个任人宰割欺辱虐杀的蝼蚁。

        所以,他很希翼自己练出一点眉目来,免得老是让自己的兄弟林西担心。

        而此时,朗啸天的怒吼声传来,所有佣兵住手,神情复杂。

        更是看着小竹竿和可儿,对他们的前途感到担忧。

        朗啸天是他们的老大,现在他们还跟着秦思皇,那就意味着和老大决裂了。

        老大现在出现了,到林家寻仇。

        说不定,宰了林霸天之后,就会回到这里,找他们的晦气。

        秦思皇则是淡然地负手望天,没有一丝担忧的感觉。

        心中叹息一声:

        “林霸天,不是我不救你,是我得首先保住可儿和小竹竿,其他的,暂时我还无能为力……”

        ……

        林家。

        一座庭院之中,趺坐修炼,呼吸吐纳的林太上霍地睁开双眼,真气竟从双眼之中射出毫光。

        听到朗啸天的怒吼,他不能无动于衷。

        林霸天手中没有青柘弓,根本就不是朗啸天的对手。

        林家可以没有林西,可以没有林东甚至于任何一个人,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林霸天。

        林太上晋级气沌境三层,本来以为在落花镇上,已经不用再仗着落花城丘家的势了。

        但是,扮猪吃虎,早就晋级到三层武师的朗啸天,给了他当头一棒。

        林西和林家决裂,在林太上看来,既是林西对林家的一种保护,也是林西对自身的一种摆脱。

        他希翼林西崛起,但是再有奇遇,崛起也需要资源,需要强大的功法,更需要时间。

        一夜之间,不可能直接晋级到气沌境巅峰,更不可能晋级到元沌境武王。

        那不是崛起,那是说梦。

        所以,他更希翼林西此时走的远远的,等到真正崛起,足以横扫落花城的时候,再回归林家。

        他也知道,他对林西的态度,让林西有着怨气甚至怨恨。

        但是那又怎样?

        林西始终拥有着林家的血脉,这个谁也改变不了。

        一旦林西真正崛起,给林家带来希翼,甚至让林家成长为落花城甚至飞花郡一大家族势力。

        心里过不去的话,你将你爷爷我宰了出气行不行?

        林太上的所作所为,看上去不近人情,但是一切都是从林家的根本利益出发。

        就比如他在林西和林家决裂之时,毅然决定,让林霸天禅位给林东。

        不给丘家打压林家,甚至祸害林家的机会和借口。

        但是现在,丘家的人还没来,朗啸天来了。

        这个时候,林太上知道,自己需要露面了。

        ……

        朗啸天以真气气绳扯下林家府邸的鎏金牌匾,直接砸烂,吸引了落花镇所有强者的目光。

        他就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林霸天打残擒拿,送给慕容辰做底牌。

        慕容辰的强大,他能够感觉出来,比他强大太多了。

        至少是气沌境四层武师。

        气沌境初期和中期,那是一个大坎,双方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有慕容辰做后盾,丘家人没来,林南带着青柘弓回到符阵黄家,这落花镇,还有谁能让他朗啸天忌惮?

        此时,林家大门开启,林太上和林霸天前后脚跟着出来。

        朗啸天看到林霸天,眼睛都血红,恨不得上去直接将他撕成碎片。

        要不是慕容辰的玄级生机丹疗伤,他哪里敢出现在林家这里折腾?

        此时,林家老宅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

        冯家、乔家、陆家都有人严重关注,冯家更是出动了家主亲自前来。

        老虎佣兵团三个气沌境一层武师,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大已经殒命在落花山脉之中。

        但是他们知道老虎佣兵团和林家以及林西的仇怨,不可化解。

        此时朗啸天杀上门来,他们乐得看热闹,甚至关键时候,不惜搭把手。

        “哼哼!怎么,你们父子一起出来,是觉得联手之下,就能够和我朗啸天抗衡了?”

        林霸天面无表情,林太上脸色铁青。

        这个时候,林东和林丘氏,也率领自己的一众亲信,匆忙出来。

        朗啸天看到林东,不由失笑。

        “诶呦喂,林家家主,少年上位,春风得意,不谋划你美好的未来,出来看你爹和你爷怎么死吗?”

        朗啸天鄙夷不屑地嘲讽着林东。

        “我今天来杀你爹,你是让杀呢,还是不让杀?”

        “说不定,你们父子情深,你拼了命不要,也要和你爹你爷联手围殴我呢,是不是这样呢?林家家主?”

        林东此时心中一团乱麻,看了母亲一眼。

        此前他爹林霸天禅位给他,让他尝到了颐指气使,掌握权柄的美妙滋味。

        但是,此时的情况,他不出面的话,不说整个林家的人要离心离德,他自己也会成为落花镇的一大笑话。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在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有多么慌张无主,稚嫩苍白。

        林丘氏色厉内荏,尖声斥责:

        “朗啸天,你这是不将我落花城丘家放在眼里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197179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