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六十三章 被传说的黄昏

第六十三章 被传说的黄昏

        第六十三章    被传说的黄昏

        朗啸天和慕容辰,在乔太上带来林西回归落花镇的消息,并直接去了陆家之后,有些搞不明白状况。

        “慕容前辈,这废柴回来,应该已经听说了大家掳走陆晓云和林霸天、林不穷的事情。”

        “照道理来说,不是先应该前来这里和咱们谈判吗?怎么说,林霸天都是他老爹,而林不穷更是因为他而成了大家的一个筹码。”

        “现在那废柴去了陆家,难道说,这废柴好色胜过爱爹?”

        “要真是这样的话,林霸天这张牌和林不穷这个筹码,威慑力不够啊!”

        慕容辰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忽然想到什么,转而成竹在胸,笑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啊,林西这小子,前去陆家,可不是因为陆晓云,更不是去安慰他那便宜老丈人。”

        “他去陆家,是去送一个死人……”

        朗啸天对于林西和慕容辰之间发生的事情的具体细节,并不清楚。有些发蒙。

        慕容辰摆摆手:

        “陆家有个叫陆谦的,不知死活,竟敢阻挡我擒拿林西,被我罡气青蛟咬断了脖子,死翘翘了。”

        “林西此子,估计是将陆谦的尸体送回陆家安葬。”

        朗啸天神色复杂,想到自己和秦思皇之间的关系,摇摇头苦笑。

        “这么说来,大家手中这三张牌,还是颇有些分量的哈?”

        慕容辰没有回应,却似乎突然想到什么,急忙对着乔太上问道:

        “那个,林西这小子,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是和谁一起回来的?”

        乔太上忙道:

        “据家族目击之人说,林西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帮手!”

        慕容辰疑惑地看了乔太上几眼。

        “你确定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一条狗?”

        呃……

        乔太上二话不说,冲出门去,几息之后再次冲回来。

        “前辈,确切消息,林西回来,是一人一狗。不过……”

        乔太上脸现不解之色。

        “据说那就是一只尺把长的青毛小土狗,前辈您……”

        擦!

        慕容辰脸色大变,直接爆了粗口。

        想到神奇小土狗的恐怖,慕容辰直到此时还脊梁骨发冷,不由得就哆嗦了几下。

        朗啸天觉得不对劲。

        “前辈,一只小土狗,有什么不对吗?”

        慕容辰跺脚长叹:

        “一只小土狗?嘿嘿哈哈,不是不对,是太不对了。哎呀我就奇了怪了,那小土狗怎么就跟着他出了落花森呢?这这这……”

        慕容辰的慌张,顿时让朗啸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觉得,自己掳走林不穷和陆晓云,最后慕容辰出手掳走林霸天,想要威胁林西,似乎并不是那么笃定是否正确了。

        乔太上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坑了。

        慕容辰的强大毋庸置疑,但是这家伙……害怕一条小土狗。

        慕容辰你特么的……你还瞒着什么没说?

        然而,此时的慕容辰根本顾不上考虑乔太上和朗啸天的情绪,直接尖叫:

        “快快快,立即马上,乔太上你控制住残废林不穷,时刻不能离手。”

        “朗啸天,你把陆晓云那丫头以真气镇压束缚,提在手里,遭遇什么情况都不要松手,明白?”

        “林霸天交给我,我以罡气青蛟所困他,休想离开我半步!”

        慌张颤抖的慕容辰,此时率先冲向关押几张牌的黑屋子。

        朗啸天和乔太上互视一眼,心中恐惧绝望。

        一条小土狗,将第一散修吓得哆嗦尖叫?

        他俩的心都在朝着无底深渊坠落。

        ……

        此时,落花镇陆家。

        陆鑫城见到林西上门的一刹那,不仅泪奔,更是要给林西跪下了。

        陆晓云被朗啸天掳走,被关押在乔家。

        后来更是看到一朵云彩降临林家,直接将林霸天掳走,也落进了乔家。

        林霸天被绑走,直接将张扬跋扈的林丘氏给吓蒙了。

        林丘氏不但没有想办法救林霸天,反而和自己刚上位家主的儿子林东,匆忙驾车逃离了落花镇。

        而林太上,也竟保持了沉默。

        朗啸天一个他都干不过,再来一个疑似强大的气沌境中期武师,谁敢上乔家去要人?

        陆鑫城自己才是气沌境一层,更是连上门讨要闺女的想法都不敢有。

        陆家鸡飞狗跳,惶惶不可终日,盼着林西回来。

        于是林西就回来了。

        林西骑乘扑天雕,太阳落尽的时候,就到了落花镇外边。

        他没让扑天雕进入落花镇。

        一头四级妖禽,会吓坏许多人的。

        将扑天雕留在野外,林西肩上蹲着小土狗,手腕上缠着灰蛟,直接就奔陆家而来。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可儿和小竹竿,不会有事情。

        不说是慕容辰,就是丘家来人,一旦秦思皇祭出金错玉,也能直接将丘家所有人吓瘫。

        见到陆鑫城,一番哭诉之后,陆鑫城将林西进入落花山脉之后的事情,一件件说来。

        听到陆晓云被掳走之后,林西面有愧色。

        毕竟陆晓云被掳,起因是因为自己。

        至于说娃娃亲什么的,他根本就没什么感觉和念想。

        这和陆晓云此前一直和冯家驹暧昧,没有关系。

        陆鑫城看到林西的表情,觉得欣慰,也有些摸不准。

        愧疚?

        不是应该愤怒吗?

        接下来,林西果然愤怒了。

        但是,却不是因为陆晓云,也不是因为林霸天。

        而是因为林不穷。

        在得知,自己获得的林家全套的黄级功法《落叶飞花功》,并不是林霸天的意思。

        而是林不穷自己偷拿了出来,交给林西,希翼给林西的崛起,添一把助力。

        至于说林不穷暗恋自己那没见过面的母亲。

        林西并没觉得不爽。

        暗恋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谁也阻挡不了别人去暗恋一个人。

        林西看重的是,一个暗恋自己母亲的人,都能做到舍弃一切帮助自己。

        而自己的生父林霸天,此前虽然手持青柘弓救了自己一回。

        但是,《落叶飞花功》,竟不是林霸天送给自己的。

        这让林西难以接受,对林霸天仅有的那一点感动,也快没了。

        而林不穷被林东殴打拷问,基本已经残废。

        更是被林东架出来送给朗啸天,换回林霸天的性命。

        这让林西彻底暴走了。

        轰!

        林西身上劲力爆发,三丈之内,桌椅崩散,陆鑫城直接被林西爆发的劲力,推得直接贴在对面一堵墙上,差点就陷了进去。

        此时的林西,眼珠血红,戾气滚滚,束缚的马尾状长发,嘭地炸开。

        “林东!林丘氏!你母子不要再遇到我!”

        “朗啸天,今天你难逃一死!”

        “慕容辰,等待承受我的怒火!”

        感受到林西的暴怒,小土狗也不干了。

        直接在林西肩膀上人立,一双前爪指指戳戳,狗嘴里汪汪咆哮,似乎在说:

        “走啊!本土狗的狗血已经燃烧!”

        呜……可我真的不是狗……

        灰蛟蠕动,似乎想从林西手腕上下来,为林西征战杀戮。

        林西镇压一下情绪,看到惊恐而狂喜的陆鑫城从墙上自己挣扎出来。默默地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搬出陆谦的尸体和头颅。

        “准备一副好棺椁,让陆谦兄入祖坟,安葬他……”

        将陆谦放在一张床榻上。

        林西默默垂手,站立许久。

        然后一言不发,朝着门外走去。

        “姑爷……”

        活泛了的陆鑫城,此时再次对未来充满信心,对自己选择的站队,感到庆幸。

        “这才几天,竟然气劲爆发,轰飞了我……”

        “可是,这不像是气劲啊!那是……什么劲?”

        ……

        黄昏的大街上,金色的霞光,将林西的身影拉得好长。

        此时的落花镇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

        所有的行人都驻足。

        所有人的眼睛都注目林西的脚步。

        他们知道,落花镇这一个傍晚,将会血流成河。

        就连此时的林家,几乎所有林家子弟,此时都聚集在大街上,看着林西朝着乔家走去。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林西手腕上的一只镯子自己解开,顺着他的身体下滑,落到地面,很快消失。

        而林西肩头,蹲着一只青毛小土狗。

        这狗比不上任何一条街上的土狗,甚至不如一些流浪狗来的精神。

        但是这狗此时趾高气扬,顾盼睥睨。

        汪!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狗吗?

        汪汪!

        蝼蚁们,看出本狗的不凡来了吧?

        汪汪汪!

        因为本狗不是狗,更不是小土狗!

        看着嚣张的小土狗,所有人都笑不出来。

        福运酒楼,所有在此喝酒的武者,都站在楼栏前,眺望那个踩着自己长长影子前来的少年。

        这个时候,整个落花镇,似乎只有他孤独而杀气逼人的足声。

        林家老宅,林太上想要出门,但是脚步徘徊,不知该朝着什么方向迈步。

        “林西,救回你父亲……”

        “但是……不救,我也不会怪你……”

        “我没资格怪你……”

        野狼佣兵团驻地。

        可儿哭得泪人儿一般,小竹竿几乎要给秦思皇跪下了。

        “秦哥哥,你让我去见我哥,我想我哥……”

        “秦大哥,你就让小竹竿去吧,小竹竿我虽然没啥本事,但是我要和林西兄弟同生共死,求您不要拦着我啊……”

        秦思皇转身,理都不理他们。

        “林西,我能保护可儿和小竹竿,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保护多久……”

        ……

        “林西,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轰隆隆!

        地动山摇般,一个铁塔般的少年追了上来。

        林西驻足,转身望去。

        是林北!

        林北冲到林西身前。

        “带上我!”

        林北坚定地注视着林西。

        林西看了林北几秒,忽然笑了。

        “好,你跟我一起去!”

        长街上,两个少年,踩着血色黄昏,朝着乔家大门走去。

        “这是一个,必将被传说的黄昏……”

        渠水来此时站在一个街角,心中默念。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19718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