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六十八章 滴血的月亮

第六十八章 滴血的月亮

        第六十八章    滴血的月亮

        “天啊!他竟修出真气了吗?这是怎样的晋级速度?这是要逆天了吗?”

        “不是!那绝对不是真气化形,但是,不是真气,那是什么?”

        “神啊,那那那……那是消失已经的拳劲,传说之中,只有在上古时期,专门修炼体术的体修,才能修出的拳劲啊!”

        拳劲!

        拳劲?

        所有人震惊,觉得不可思议。

        几乎所有的武者都不能理解,林西浑身没有一丝真气溢出,所有人都明白,这不是真气。

        但如果是消失了不知多少岁月,多少纪元的体修拳劲,竟在此时出现在一个逆袭的废柴身上。

        是不是意味着,林西的奇遇,和上古纪元的体术有关?

        上古纪元,离林西所在的时代,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

        这个时代,没有人专修体术,也根本就没有修炼体术的强大功法。

        据说体术极其难修,体修想要晋级,要消耗无数的,难以想象的资源,经受无数肉身劫难,方才有可能镇压武修,傲视当代。

        而这个时代的青沌大陆,特别是青沌域,不要说体术体修,就是武修修到极致的武皇境界,也没有一个能够飞升更高界面。

        甚至于这个时代的武修,怀疑这个时代,已经是末法时代,连一个真正的法修都出现不了,想飞升,何其难哉!

        而对于传说之中的更高界面,是否真的存在,一直存疑,许多武修是不相信的。

        然而石破天惊,疑似上古纪元才有的体术貌似出现了。

        以逆袭姿态出现的废柴林西,所谓的奇遇,难道真的是失传已久的体术?

        “给我一双看穿虚妄的眼睛,让我看清楚,我究竟看到的是什么……”

        此时的林太上激动到浑身颤栗,林霸天更是握紧了拳头,内心在咆哮。

        林北则是盯着林西,眼中的羡慕火一样燃烧。

        而此时的乔太上,一双真气臂被林西诡异的拳劲轰碎打散,顿时绝望怒吼。

        “我要和你同归于尽,来吧垃圾废柴!”

        乔太上和身扑击,足下狂踩大地,竟将脚下踩出一个深坑。

        深坑炸起碎石尘埃,乔太上就要以残躯覆盖林西,同时引发丹田爆炸。

        然而此时,乔太上的眼睛一花。

        就看到九瓣飞花骤起,如飓风之中的残红,以肉眼不及的速度,狂飙而出,轨迹飘忽,神妙难测。

        一个眼花,失去了林西的踪影。

        而他扑击到的,仅仅是林西留在原处的一个残影。

        这个时候,乔太上想要镇压暴动的丹田真气,已经做不到。

        爆炸已经引发,如何镇压都无济于事。

        死不足惜,不甘的乃是,自己炸死了自己,林西却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损失。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轰隆!

        整个落花镇都在震颤摇晃。

        乔太上自爆的千丈之内,所有乔家蜂拥而来的武者,包括乔惠民和乔木生,数百人涌来,刀剑齐举,杀气腾腾。

        然而,林西消失,乔太上难以控制住自爆,不甘怒吼之下,瞬间爆炸。

        整个肉身,在爆炸之中刹那消失,化作漫天激射的血肉箭矢,激射十方。

        而乔家数百武者,一个个绝望呐喊哭泣怒吼。

        但是他们根本躲不开这样的爆炸。

        爆炸之中,无数的肉身被炸成粉碎,一蓬蓬鲜血如油泼火,一段段一截截残肢碎体炸飞。

        地上有无数的坑洞出现,周边千丈之内的屋舍建筑,全部坍塌摧毁,阵阵烟尘翻滚翻卷,如见末日。

        所有人都惊呆。

        所有人都失声。

        所有人都刹那停滞了思想。

        面对这样的惨状,这样的一个灭门方式,所有人想要呕吐,想要哭泣,想要喊妈。

        太残忍了,太残酷了。

        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鲜血,一轮月亮也变得血红。

        乔家上下留在此地的武者,上至家主,下至奴仆,没有一个活下来,连一个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

        灭门!

        林西竟然不杀一人,灭了乔家一门。

        而此时的林西,在千丈之外,默然无语。

        爆炸的血红渐渐落下,地面流淌淙淙的血溪。

        而在爆炸发生的时候,朗啸天已经被灰蛟一嗓子吼得跌落在五百丈之外,现在躺在自己砸出的一个坑里,逃得一死。

        慕容辰没有逃,而是罡气出体,化作护罩,守护全身。

        爆炸之后,他的罡气护罩龟裂,支撑了那么一两息,咔嚓咔嚓碎裂,散落一地,化作烟气消散。

        他受到巨大的震荡和冲击,好在没有受伤,但是出体的罡气也没有余力收回来了。

        汪!

        一声犬吠,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小土狗此时卧在远处,已经没有了力气,神情萎靡至极。

        而他的身旁,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林不穷,一个是陆晓云。

        爆炸的一刹那,小土狗在此发威,在无数人都没有觉察之下,以谁也看不到,看到也理解不了的方式,将处在爆炸范围之中的林不穷和陆晓云给转移到了爆炸现场之外。

        而小土狗,此时再无力气回到林西的身边。

        林西转目,看向小土狗,眼中的感激和感动,难以掩饰。

        走到小土狗身边,将它抱起来。

        “难为你了兄弟……”

        汪汪!

        无力地吠叫两声,小土狗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林西朝着灰蛟打了一个响指。

        灰蛟立马领会,呼啸而来,直接从嘴里吐出一节蛟血草,林西一把捏碎,汁液流淌,灌进小土狗嘴巴之中。

        然而,连续的消耗,让小土狗难以及时醒过来。

        林西将五棵蛟血草的汁液全部灌进小土狗嘴里。

        小土狗这才很是惬意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睁开眼睛,爬上林西肩膀,再次神气活现起来。

        此时,林西看着林不穷,满怀歉意。

        “林叔,你去野狼佣兵团吧,找秦思皇,我一会儿过去,我还有事要办……”

        林不穷当然明白林西所说的事是什么事。

        乔家覆灭了。

        但是还有冯家。

        还有老虎佣兵团。

        今夜,月亮也会流血。

        吞食了蛟血草汁液的林不穷,此时伤势大好,更是冲击到了武者巅峰,快到半步武师境界了。

        他知道自己在此碍手碍脚,于是很是痛快地答应,深深看了林西一眼,转身就走。

        林西皱眉,看向陆晓云。

        “你怎么还不走?”

        “我……”

        神志恍惚的陆晓云,被林西这一问,搞得眼泪都要下来。

        陆晓云在被林西救下之后,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状态。

        一颗心很不争气地怦怦乱跳,根本镇压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个在她眼中,一直是垃圾废柴的存在,和她竟有娃娃亲之盟,对于她来说,是一块永远都洗刷不掉的人生污点。

        冯家驹追求陆晓云。陆晓云也觉得自己至少应该有着这样的少年为侣,才不枉了青春美貌,天才之名。

        然而,就在她发誓,死也不会嫁给林西这个废柴之后的这几天,林西的崛起,犹如暴风骤雨,狂飙一般席卷了她的眼神和关注。

        所有一切有关天才的描述,都难以匹配此时横空出世,狂暴逆袭的林西。

        这样的一个少年废柴,不要说在落花镇,就是在更远点更大一点的落花城,都是史无前例,甚至是一个绝响和奇迹。

        与此时的林西相比,冯家驹就显得那么孱弱不堪,虚伪造作,幼稚可笑。

        被救下来之后,她竟不知道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与喋血之地。

        她心中有一个潜意识,要和林西站在一起,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什么才是郎才女貌,什么才是神仙眷侣。

        然而,林西的一皱眉,一句冷淡的询问,直接将美少女的梦想和期待打碎。

        十几年以来,自己何曾正眼瞧过林西一眼?

        就算是落花镇的少年当着她的面羞辱林西,她最多也就装作与己无关,飒然离去,根本不会有一丝回护之意,难堪之情。

        甚至在某一个和冯家驹打得火热的阶段,她竟生出林西或将被一些少年虐打致死的期待。

        一旦林西死了,她人生的污点就彻底消失了。

        美好的未来,她将再无挂碍,悠然享受。

        然而此时,她被林西的皱眉和冷淡彻底伤着了。

        她的骄傲,她的少女心,被一种耻辱感洇染得漆黑。

        这个时候她心中无来由的怨恨和仇视,甚至比林西废柴岁月之时,更其浓烈和深刻。

        你无视我,是因为我不曾回护你吗?

        你冷淡我,是因为我和冯家驹有过那一段吗?

        我天才美少女,我陆晓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救赎。

        我!

        恨你!

        陆晓云转身,朝着此时急匆匆而来的陆鑫城而去。

        擦身而过之时,陆鑫城抓住陆晓云的手。

        “闺女,怎么样怎么样?是林西救了你吗?”

        陆晓云刹那崩溃,嘶声尖叫。

        “林西是谁?林西关我什么事?我要回家啊啊啊啊!”

        林西只是瞥来一个淡淡的眼神,便不再关注陆家父女。

        此时他的足声踏进血泊,走向朗啸天。

        朗啸天已经醒了过来,被血水呛得咳嗽。

        艰难地爬起来,浑身沥血,抖如筛糠。

        是疼的,更是怕的。

        “林……林西……放过我,我愿意以武道起誓,以灵魂起誓,永为你的奴仆咳咳咳噗……”

        三丈外,林西止步。

        “我想,有一件事情你没有搞清楚。”

        “你是我的仇人,我是你劫夺的对象。”

        “你有能力劫夺追杀的时候,连你兄弟的面子都不给,痛下杀手,那个时候,如果我求你放过我,你……会吗?”

        朗啸天喉结蠕动,说不出话来。

        这还用问吗?他不惜和秦思皇撕破脸,不惜连秦思皇都一起虐杀,就是要得到林西的奇遇。

        放过你?

        我有那么傻吗?

        朗啸天仰起头,无声自嘲地傻笑起来。

        林西淡淡道:

        “所以,我也不傻……”

        “所以,你我之间,该结束了!”

  /shu/39533/19718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