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七十章 斩杀慕容辰

第七十章 斩杀慕容辰

        第七十章    斩杀慕容辰

        慕容辰气疯了,更是恐惧的要死。

        别看他曾经有过一人灭一门的残忍经历,但是那是对别人。

        当自己面对死亡,更无法逃脱之时,他比一般的人都要骇怕。

        小土狗指使扑天雕,将他逼到地面,跟本不给他御空和林西战斗的机会。

        这让慕容辰的胜算又小了几分。

        林西的速度很快,一个一花九瓣的纵跃,就能达到千丈之外。

        但是,此时的林西,还做不到常驻空中,御空而战。这本来是慕容辰敢于和林西决战,并有着必胜信念的一个长项。

        但是,他没有想到,那可恶的小土狗,不给他这个施展长项的机会。

        仅仅是在地面战斗的话,他在速度和身法上,根本就无法和林西相比。

        这等于砍了他一条腿,然后让他和人赛跑一般。

        “林西林西,有话好说,只要你和我正面战斗,输了放我离开,我现在就把这十颗小聚气丹给你,好不好?”

        林西走向慕容辰,淡然而低沉地道:

        “你死了,小聚气丹也是我的,我为什么要答应放过你?”

        吼!

        慕容辰要疯了。

        “林西林西,你看我虽然追杀啊呸,不是追杀,我就是想着擒拿你之后,获得奇遇就算了,本就没打算要你的命啊是吧?”

        “再说了,我也没有要了你的命啊是吧?咱们之间的仇恨,不至于非要死一个吧?”

        林西冷嗤一声:

        “陆谦也和你没仇,你不一样杀了他?”

        陆谦?

        慕容辰不知道,自己杀死的一个蝼蚁,竟会让林西杀意爆棚,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他。

        “一个蝼蚁而已,你就因为他,要和我死磕?你这……脑子有病吗?”

        林西横行而来,眼中冰冷。

        “我要是放过了你,我才是真的有病!”

        “我要不杀了你,陆兄日夜看着我,我会发疯……”

        “所以……”

        脚尖一翘,一花两瓣。

        双手高举,拳劲冲霄,化作三丈长刀。

        “去死吧!”

        轰隆!

        一花百丈,已经与慕容辰擦肩而过。

        一刀九斩,狂斩而下。

        一花两瓣,能够纵跃出去两百丈。

        动手之时,两人之间还不到百丈。

        一花一瓣,冲杀而过。

        九道刀劲,劈斩在慕容辰身上。

        慕容辰怪叫,浑身罡气护罩再次加持。双手青蛟再现,轰向九道刀光。

        蹡蹡!

        两道金铁交鸣,划破夜色,将血月一分两瓣。

        两道刀光破碎,两条青蛟崩灭。

        锵锵锵锵蹡蹡蹡!

        七声金铁互斩之声再起。

        慕容辰身上落下七道刀光。

        刀光破灭,罡气护罩出现七道深深的裂纹。

        护罩摇晃一下,刹那崩溃。

        “哎呀我去了的——”

        一花两瓣,只施展出一半,林西已经和慕容辰擦身而过。

        而九道刀光,不仅斩灭了慕容辰的两条罡气青蛟。

        就连他身上的罡气护罩,都瞬间斩破。

        防御被破,慕容辰脚下罡气喷发,一条青蛟闪烁,仓皇带着他的身形疾蹿出去,瞬息百丈。

        所有人见此,皆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知道,和林西对战的人,乃是恶名昭著的第一散修,曾经一人灭一门的气沌境四层武师,慕容辰。

        这样一个强者,此时在林西一花两瓣的袭杀之下,竟然防御被破,罡气化形青蛟被斩碎。

        不仅仅如此,林西的身法诡异到了极致。

        明明是冲着慕容辰的方向,施展了一花两瓣的身法,一花一瓣一百丈,却是这一身法的一半。

        那一花两瓣的后一半身法,不是浪费力气吗?

        你都冲过慕容辰的身边了,你就是一花九瓣,一花一百瓣,又有何用?

        然而接下来,人们就惊悚地看到,冲身而过的林西,身法并没有停滞。

        一花两瓣,刚才只闪了一瓣。

        另一瓣飞花,此时随风而逝,似乎有一道风从林西的对面吹来。

        而他的化作花瓣的身影,竟在这一道风之中,神奇地倒飞回来。

        一花两瓣,两瓣两百丈。

        擦身而过之后的另一个百丈,此时竟然还在。

        这一百丈,冲着疾速蹿出的慕容辰再次杀去。

        并且,林西在第二个一百丈花瓣倒飞而起之时,双手持刀,朝着四周狂劈乱砍。

        刀锋所过,刀风骤起。

        第二个一百丈还没有结束,第二次的身法已经发动。

        凭借着在高速运动之中,长刀狂劈而出的一道道飓风,林西的身影化为花瓣,更其轨迹难寻,变幻莫测。

        而第二次发动的身法,林西悍然发动了一花三瓣,一刀九斩。

        也就是说,只要在百丈之内,林西第二个一百丈冲向慕容辰,就又有三个一百丈的花瓣在等着他。

        呼吸之间,整个方圆百余丈的范围之内,到处是一瓣瓣的花瓣飞起。

        飞花所过,刀光骤闪,尖利呼啸,斩破虚空。

        刀刀狂斩,刀刀起风。

        有风不歇,有刀不灭。

        几乎是在慕容辰刚刚才重新逼出罡气,守护全身之时,林西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连绵不息,狂斩而来。

        这个时候,慕容辰仿佛陷入了阵阵的狂涛巨澜之中,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置诸死地而后生。

        这个时候的慕容辰,顾不上其他,集中全部精神,运转全部真罡,大叫怪啸,和林西狂斩在一起。

        而战斗到涧深之处,每当身遭危机,他就会下意识地要御空飞行,躲避来刀。

        汪!

        一声犬吠,唤来一道巨大的翅膀。

        幸亏慕容辰战斗经验丰富,疾速坠地,躲开了扑天雕的翅膀。

        这仗打得,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林西你丫的作弊!你不敢和我正面战斗吗?你让披毛戴甲之辈守着上面,老子施展不开,死也不服!啊——”

        ……

        血月初照,光影穿梭,铿锵之声绵密。

        所有人的眼睛都不够用了。

        看到这样一场战斗,落花镇本土势力全部死心了,就凭他们这点实力,想要劫夺林西,那和活的不耐烦自己上吊抹脖子一个道理。

        而落花镇上,可不止本土势力这么简单。

        那些来自其他地面,势力更大,被派遣在此,各有谋划打算的探子,都想着战斗结束之后,将情报送出去。

        至于说,是交好林西,还是劫夺林西,那就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决定的了。

        比如这个时候,渠水来站在一个不显眼的街角,目睹了林西复仇的全过程。

        心中叹息,这样的少年妖孽,只可交好,不能扼杀。

        一旦扼杀劫夺不成,林西活下来,乔家、朗啸天、慕容辰,甚至之后必然会覆灭的冯家,老虎佣兵团,就是他们的下场。

        这个时候,他作为一个大商行的行商执事,能做的,就是先期交好林西,再将林西的情况一五一十写成情报,递交上面。

        当然,他会附上自己的见解和建议,至于商行最后怎么选择,他也不知道。

        ……

        “这是我的姑爷,我的贤婿,我陆家崛起的希翼,闺女……”

        嗯?闺女呢?

        陆鑫城身心都在颤抖,觉得最终摒弃犹豫,选择站在林西一边,是多么英明伟大。

        陆晓云脾气大,但是陆家养你这么大,终身大事,还由得了你个丫头片子?

        “来人,给我追上小姐,寸步不离,看着她不要让她出门半步!”

        ……

        “诶……我林家错失了一个摆脱丘家,崛起于落花山脉的天赐良机啊!霸天……”

        林太上懊悔不已,此时将希翼寄托在林霸天身上。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这孩子的爹,林家需要这个孩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霸天无语,低头不说话。

        林北的眼神狂热,有战意,有崇拜,低声出口:

        “林西哥……”

        林霸天如闻雷霆,眼神刹那闪烁神光。

        “小北,从现在开始,你跟着你西哥混,混不出个人样来,不许回家!”

        ……

        “老二,怎么办?大家老虎佣兵团,老大估计是彻底没戏了。咱们早上又前往林家逼迫,助阵朗啸天,这仇是解不开了。要不咱们先逃吧?”

        “逃?呵呵哈哈,往哪里逃?”

        “慕容辰都能御空飞行了,你看他能逃得出去吗?”

        “那怎么办?就这样等死?”

        “哼!等死?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怎能束手待毙?”

        “这样,大家三个可都是气沌境一层,就算是秦思皇乃是二层武师,那也只有一个不是?”

        “咱们现在就去野狼佣兵团,两个缠住秦思皇,另外一个趁机绑架林可儿和小竹竿。”

        “我就不信,两个小鬼在大家手里,林西还不顾他们的死活,对大家出手!”

        “好,死中求活,啥也顾不得了,大家走……”

        ……

        冯家。

        深幽的大宅之中,一片愁云惨雾。

        这个时候的冯家,除了冯家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之外,所有冯家的人,都被深深的恐惧和绝望淹没。

        冯不易此时魂不守舍,一句话都不说,坐在虎皮交椅上,就像是一个泥胎木塑。

        冯家长老高层,一个个唉声叹气,顿足砸拳,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西强势回归,一个个消息传来,让冯家每一个人的心,都沉入黑暗。

        林西回归。

        伴随着他的,有一条强大的四级妖兽灰蛟。

        有一只飞行类的四级妖禽扑天雕。

        更有一只来历神秘,不知深浅的小土狗。

        甚至于,林西不但从手握人质的慕容辰、朗啸天、乔太上手中救回林霸天、林不穷和陆晓云来,更是强势逼迫乔太上自爆,一指洞穿朗啸天印堂。

        此时,正在和四层武师慕容辰血战。

        这样一个妖孽回归,等于为冯家敲响了丧钟。

        整个落花镇之中,数他冯家和林西仇恨最深,根本没有一点化解的可能。

        先是家主出面雨夜截杀,再是雇佣慕容辰擒拿劫夺。

        这样的仇恨,谁能放下?

        而冯家将如何面对即将降临的灭门之灾?

        就在大家手足无措之时,一个冯家武者跌跌撞撞,面无人色撞了进来。

        “家家家主,不好了,林西斩杀了……斩杀了慕容辰!”

  /shu/39533/19718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