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九十九章 打榜

第九十九章 打榜

        第九十九章    打榜

        “这位兄台,不介意我吃一次大户吧?”

        林西抬头,一时愕然。

        他想象过,来这里打秋风,吃大户的,会有这么几种人。..

        一是豪门大族的纨绔子弟,看不惯他一个人吃掉一百二十道菜,过来找茬乃至羞辱他。

        一种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真的就是找借口打牙祭的那种弱势散修或者街头混混。

        还有可能,就是那种以出卖消息、为人引路为生,弄点小资源,艰难修行的兼职导游。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站在他面前的人,似乎和这几类人都不怎么搭边。

        而且,此时这个身体壮硕,脸上微笑,有些豪爽的汉子,竟衣衫破损,鼻青脸肿,手还断了一只。

        貌似刚和人打过一架,吃了大亏。

        你说你手断了,不赶紧的正骨疗伤,跑这里来吃大户?

        “吃大户就免了吧。你要是真饿了,就坐下随便吃点……”

        林西看到这汉子,二十岁出头,浑身有真气泄露,竟是一个气沌境武师。

        而且,从他微笑的眼神之中,这个家伙的眼神很纯净,这让林西有些喜欢。

        这汉子大喜,很不客气地一屁股就坐在了林西旁边。

        “小二,添一副餐具,来几坛子花儿红,麻利点的哈!”

        林西龇牙。

        这是……不拿自己当客人啊!

        汉子垂着一只手,等不及餐具送来,直接用另一只好手抓起一只落花河之中出产的妖蟹,手指一碾,蟹壳脱落,直接送进大口,开始咀嚼。

        “我叫奚霜慕。来自霜花城,今年二十四岁,尚未婚娶。气沌境初期巅峰境界。兄台你呢?”

        林西眼睛微眯,睛光如刀,看向这自称为奚霜慕的汉子。

        我化名西双木,他直接来个奚霜慕。

        这是……冲着我来的?

        汉子大嚼蟹肉,却看到林西冷厉的目光,有些惊讶。

        “我真叫奚霜慕,霜花城奚家,没听说过奚家天才奚霜慕,总听说过霜花城奚家吧?”

        林西想想,知道落花城周边,有一些小的城镇,落花镇是一个,霜花城也是一个,都隶属落花州府管理。

        霜花城是一座小城,他听说过,但是奚家。

        “奚家……很有名吗?”

        林西不屑地道。

        比落花镇大点有限的霜花城,其中的奚家,会名震落花州府?

        这回,贪吃的奚霜慕不乐意了。

        “这位兄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霜花城四大家族,奚家为首。这你能没听说过?难道你不是落花州府地界的人?”

        林西笑笑,这才放松了一点警惕。

        奚霜慕这家伙,就是一个没心没肺,被打死也乐呵着的人。

        “好吧,奚家很利害。但是然后呢?”

        啪!

        奚霜慕直接兴奋得使劲拍了一下大腿。紧接着就直接捧着一只手在哪里嘶嘶倒吸冷气。

        他拍大腿很正常,但是一激动,竟然抬起断了的那只手拍下去,直接疼得脸肌抽搐。

        林西就觉得奇怪。

        “我说老奚啊,你这奚家出来的,没有疗伤丹药?”

        奚霜慕直接羞赧,但是随即就有些羞怒。

        “怎么说话呢兄弟?堂堂奚家,怎会没有疗伤驳骨的丹药?奚家啊兄弟,那可是奚家……”

        林西直接无语。奚家在你的心目中,大概就是天花国甚至青沌域最强大的家族了。

        “但是你的储物袋呢?不要跟我说,你出门,奚家都不给你个储物袋呵呵……”

        “储物袋……”

        奚霜慕脸色黯然一下,随即就眉开眼笑。

        “储物袋有,但是输了,里面十八瓶丹药,一百块下品元石,一百万两黄金,都输了,要不然我腆着脸吃你大户?哈哈……”

        哦……

        林西看看他破碎的衣衫,看起来完好的时候,也很值钱的样子。

        “还好,没把你衣服输掉……”

        奚霜慕又不乐意了。

        “怎么说话呢兄弟?我不就是最后一道关没过去吗?蛰龙榜的第十,没打过,断了我一只手,要不然……我怎会输给那个小纨绔?”

        说着一脸的不甘和遗憾。

        “兄弟啊,就差那么一丝丝,一丢丢,打过了蛰龙榜第十,直接就提前进入落花武院了,但是诶……不说了,都是眼泪……”

        嗯?

        林西顿时来了精神。

        自己正想着怎么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落花武院呢,这立马就有准确消息了。

        “老奚啊,来喝酒,给兄弟我说说,你为啥和人赌,为啥被人揍?”

        奚霜慕瞪眼。

        “会不会说话?会不会安慰人?你这幸灾乐祸是吧?还能不能愉快地喝酒了?”

        林西马上虚拍自己的脸颊。

        “看我这张臭嘴,那啥……你赌博和打架,是为了提前进入落花武院?”

        奚霜慕大口喝酒,灌得脸色发红,早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疼。

        林西适时摸出一颗生机丹来,递给奚霜慕。

        “黄级极品丹药,不能让老奚你马上痊愈,起码接住断骨,止疼活血还是可以的……”

        奚霜慕可能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客气,直接接过生机丹,丢进口中,喝口酒送入腹中,就不再操心断手的事情,仿佛那手是某个不相干的人的。

        “兄弟你瞧瞧这里这么多人,大多是落花州府各地的天才,准备投考落花武院的。”

        “但是,落花武院还要半年后才开始招生,老奚我等不及啊,所以就直接去打榜了。”

        打榜?

        那是什么规矩?

        林西赶紧倒酒,伺候的奚霜慕很是熨帖。

        “老奚那你说说,这打榜又是什么规矩?”

        奚霜慕惊讶。

        “不是吧兄弟?你不知道打榜?你怎么在落花城混的?”

        林西无语,我能说,我来自落花镇那小地方吗?

        “怎么说话呢老奚?不许我不知道吗?我一觉睡了二十年,醒来这世界变化快,不知道这规矩,很奇怪吗?”

        奚霜慕一摇头。

        “不奇怪。但是……你骗谁呢?一觉二十年,你一出娘胎就没醒过?”

        林西一把夺过奚霜慕酒杯。

        “说不说吧,不说不许喝酒……”

        奚霜慕龇牙怒了。

        “兄弟你咋这样呢?酒啊那是,不让我喝酒,你不如给老奚一刀子……算了算了,管你曾经睡多久。跟你说吧……”

        夺回酒杯,自斟自饮。

        “落花武院招生,每三年一届。每一届考取的,都是各地的天才少年。当然……也有天才少女……不能超过二十五岁。”

        林西腹诽。

        二十五岁,怎么也不算少年了吧?

        “老奚你继续说……”

        “每一届招生,投考的考生数以十万计。录取的名额,不过一千个。你说这难度比较大吧?”

        “但是,这对于那些真正的天才来说,考试的过程很繁琐,很闹心,耽误工夫是吧?”

        “于是,落花武院就另外立了一个考试的规矩。就是打榜!”

        此时一百二十道菜,基本上齐,桌子上已经被吃掉的盘子碟子,被小二收了去。

        招呼奚霜慕吃喝,林西一边耐心听奚霜慕白活。

        “打榜这种考试方式,不是真正的天才,没人敢前往落花武院去,不然活活被打死的,都不知道有多少。”

        林西惊讶。

        “考个试嘛,怎么还会死人?”

        奚霜慕乜斜林西一眼。

        “这你就不懂了吧!”

        “打榜是在正式招考之前半年开始。要从榜上第一百名起,逐步朝上挑战。直到你战胜蛰龙榜上一届前十的第十名,才有资格被落花武院提前录取。”

        林西心中呻|吟,觉得打榜是个好主意,但是似乎还是有些太慢。

        “必须一个个朝上打吗?不能跳着打?”

        奚霜慕喝得满脸通红。

        “可以啊。但是最多跳过十个。也就是说,你战胜了第一百名,就可以直接挑战第九十名。战胜了九十名,可以继续挑战第八十名。最少打十架,并且全部获胜,才有资格破格录取。”

        “哦……那也没必要死人吧?”

        奚霜慕鄙视林西,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不准死人,那这半年里,会有多少阿猫阿狗上去挑战?人家蛰龙榜上的天才们,还不得被烦死?”

        “这准许死伤的规矩一立,打榜的人,立马就稀少了。谁不怕死?蛰龙榜上的天才,那可是落花城最天才的一群,基本上同阶无敌,没有三两三,上去送死吗?”

        此时,有许多貌似投考的少年武修,纷纷都被奚霜慕吸引,一个个露出或崇拜,或忌惮的神色。

        奚霜慕得意。

        “瞧见没有?这些渣渣们,哪里敢去打榜?只好等着半年后,参加正式考试。那基本不会死人……”

        林西继续不解。

        “但是……打榜就打榜吧,怎会输得差点连裤子都没了?”

        奚霜慕被说到痛处,差点一口酒呛了嗓子。

        “兄弟你这……能不能不提这个茬?虽然输点东西钱财不算啥,但是,他丢人啊……”

        林西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大步朝着林西的餐桌而来。

        为首的一个穿着豪奢,肥胖如蠢猪一般的小子,摇着一把折扇过来,尖利的公鸭嗓子大笑。

        “怎么地?霜花城奚家的天才奚霜慕,输了不敢跟人说吗?”

        后面一群狗腿子起哄架样子。

        “被蛰龙榜第十天才朱达打得满地找牙,还断了一只手,储物袋也输给了我家少爷,那你怎么有胆子去打榜呢?”

        “对呀对呀,奚家天才,断了一只手,还有脸在此骗吃骗喝,你心真够大的哈!”

        轰!

        奚霜慕轰然站起,暴怒对峙。

        “朱大昌,你特么找茬是吧?别人惧你落花城朱家,不要以为老子也惧你!”

        轰!

        林西在朱大昌一群人里,看到一个熟人,马上脑子轰鸣,不敢相信。

        陆……晓云?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20286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