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一八章 舍身还命

第一一八章 舍身还命

        第一一八章    舍身还命

        “兄弟,你不会真的要去城主府吧?要不,先买几颗大力丸什么的吃吃?我怕你真的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啊!”

        林西不以为然。

        “不管你怎么说,我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布飞烟怎么说都是替我挨了黄建庭一剑,那一剑你自己清楚,当时的状况,我没有余力躲开,透心凉是必然的,说不得,咱们就是一串糖葫芦,我死了,你也不得活。所以,老奚啊,做人得讲良心,布城主不仅救了我,也救了你。这一趟城主府,我必须要去……”

        奚霜慕龇了几下牙,忽然懊丧地低头。

        “说的好像我老奚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辈一样……”

        最后一捏拳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那我跟你去,她要是用强的话,我先替你躺下,总比直接把你吸成人干强点……”

        林西盯着奚霜慕看了半天,没再说什么,从储物袋里将扑天雕放出来。

        此时的扑天雕,已经将断翅接上。

        离开落花武院的时候,林西没忘记将断翅找到,这样的话,扑天雕就不用再生,而是接续断翅就行了。

        林西的宝血,无论对人还是对妖,都有着疗伤丹药无可比拟的效果。

        断翅对接之后,现在虽然还一样不能有幅度过大的飞行动作,但是,相信过不了几天,扑天雕就会完好如初。

        扑天雕在储物袋里快憋死了,现在出来,亲昵地蹭着林西的身体,说什么也不回去了。

        林西怀中的小土狗,此时沉睡,怎么叫也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丘处机的三个罡气化身消化吸取掉。

        至于灰蛟,上一次本源受伤,用了他蛟母留下的蛟血晶,总算是恢复了,这一次喝掉林西半肉罐子的血,总算是有彻底修复的迹象。

        这让林西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有小二敲门,奚霜慕咋咋呼呼开门,小二说他们酒楼的掌柜,给林西送来一些妖兽疗伤的丹药。

        对此,林西表示感谢。

        打开玉瓶,一股奇特的香气溢出,扑天雕激动鸣叫,灰蛟低吼一声,似乎来了精神。

        只有小土狗一动不动,睡得好沉。

        “玄级中品兽丹?”

        奚霜慕惊叫,手有些哆嗦。

        “这是专门给妖兽炼制的兽丹,不但有着强大的妖气,更是有着庞大的生命精气。我说兄弟,这一颗兽丹之中,可是有着五级妖兽的内丹做主药的,能量庞大的可以……”

        林西听了心中一动。

        这只装药的玉瓶,比人类的丹瓶要大许多。其中只有三颗鸡蛋大小的绀青色丹药。

        直接将丹药倒出两颗,分别丢给灰蛟和扑天雕。

        两头妖兽吞食丹药之后,静静地消化去了。

        “老奚,你认识这种丹药?”

        奚霜慕盯着玉瓶之中最后一颗丹药,双眼冒光,哈喇子要流下来的样子。

        林西恶寒,一个哆嗦,赶紧收起丹瓶。

        “老奚你……不是想吃掉这颗兽丹吧……”

        奚霜慕袖子擦了一把嘴角,斜了林西一眼。

        “会不会说话?老奚我是人好吧!”

        说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这种叫做玄元丹的兽丹,卖价很高的,一颗大约就需要上千的下品元石。都够我半年吃喝了……”

        林西哈哈一笑,终于明白奚霜慕想说什么。

        拍拍奚霜慕的手。

        “老奚你就住我这,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饿不着,冻不着,淋不着哈……”

        “要是你觉得俩人住着不得劲,我给你十万两金票,你自己住宿吃喝去?”

        奚霜慕一点不害臊,直接伸手:

        “两个大男人住一起,的确容易招惹非议,那啥,就算老奚我借你的,等半年后老奚我考进武院,家族送钱来,一并还你……”

        说完拍着胸脯道:

        “老奚这人品和赌品一样刚刚的,绝不欠人钱……”

        林西不屑冷哼一声。

        “欠钱算啥,你欠人命还不打算还呢……”

        “你……”

        奚霜慕脖子立马粗了一大圈。

        “林西,老奚豁出去,去了城主府,我打头阵,要死先死我……”

        眼前出现一座肉山,奚霜慕没有憋住,直接呕噗一声,大肆呕吐起来……

        ……

        此时,整个落花城之中,来自小地方落花镇的林西,成为了所有武修挂在嘴边的话题。

        街头巷尾,酒楼茶肆,到处在传诵今天落花武院发生的一切。

        一颗如彗星般的少年,进入落花城只用了半天时间,就从谁也不认识,成了谁也要仰望的少年天才。

        特别是四大家族,林西几乎影响了所有人的作息和办事节奏。

        东城区。米家。

        米勒福家主,此时正在语重心长地对自己的女儿米菲,进行教育和开导。

        “女儿啊,林西这孩子是不错,但是,你要注意和他保持距离啊是吧?”

        “咱们先不说林西好像还有一个待确定的未婚妻。真要合适,我也不拦着。毕竟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是稀松平常。”

        “但是这不是不合适吗?”

        “你老爹我辛苦打听出来一些确切的消息,这小子在落花镇上,凭借一己之力,灭了两大家族。这个嗜杀之人,必定脾性暴躁,将来有个口角什么的,还不对你家暴?”

        “爹……说什么呢,我和林西,怎么可能?”

        米菲羞怒,拒绝承认自己对林西动心。

        米勒福直接摆手:

        “好了,就算是你没其他想法,但是距离一定要保持。得罪了丘朱两家,一旦丘朱两家在飞花武院的天才子弟回归,那还要他的好?凌若曦也保不住他……”

        “到时候,丘朱两家强大的子弟要和咱们米家找后账,你说大家家,虽然有个旁支天才在飞花武院就学,但是你也知道,和人家其他三家的天才,没法比啊是吧?”

        “所以,你是一个懂得轻重的好姑娘,你爹我……”

        米菲脸色苍白,截住米勒福风话。

        “你不就是怕我和林西走进,连累米家受牵连吗?这个轻重我清楚,所以爹你放宽心……我要回武院,没事我走了……”

        看着米菲失落的背影,米勒福怅然叹息。

        ……

        郝家。

        郝连星此时,面对自己的儿子郝思成,脸色不太好看。

        “既然你抬出落花武院的荣耀来压你爹,你爹也没法子不答应。但是,为了你的小命着想,你现在就去后院,将家族的镇宅妖兽青电豹带走,不然不准上台。”

        郝思成攥紧拳头拒绝。

        “我要凭借我真实的修为打败林西,我已经是半步武王,比爹你都要强大,您不相信我?”

        郝连星动怒:

        “我相信你?我信你个锤子!”

        “丘朱两家那么多武师,那么多高阶气沌境都拦不住一个林西,黄建庭怎么样?和你一样的境界,功力比你深厚吧?被人一眼看的差点瞎了。还还还我信你……”

        郝思成倔强,信念不动如山。

        “那都是一些意外,冲破丘朱两家武师的夹击,有飞行妖兽帮忙。黄建庭袭杀不成,有城主舍身相救,不算是他真实的实力!”

        “他的眼睛看伤了黄建庭副院长的眼睛,他自己也伤了,可见那种技能,不是随便就能施展出来的……”

        郝连星无奈。

        “好吧,就算你说的都有那么点道理。但是你好赖也穿上祖传下来的黄金锁子甲,好赖也把自己置于不败之地再说,好吧?我的小祖宗……”

        ……

        朱家。

        朱大昌被朱犹臧一巴掌搧得掉了半嘴牙。直接禁足半年,不许出门。朱大昌嚎叫着不能活了,被家族长辈给关了起来。

        朱达怀揣青雷爆,从家主房中出来。朱犹臧的话犹在耳边回响。

        “只要你能将林西在你这一关干掉,你这一脉,归入主脉,所有你这一脉子弟,将会和主脉子弟一样,享受家族资源倾斜……”

        “你的父母,不用再上街摆摊售卖,你的兄弟姐妹,将会修习  家族最强功法。”

        “以你命,换一脉之强盛,你自己算算账……”

        朱达浑浑噩噩走在街上,忽然仰天哑然失笑。

        “我的命,可以换来我这一脉的强盛?”

        “换!孙子才不换呵呵……”

        ……

        丘家。

        丘处机吞食了大量的生机丹,补充耗尽的罡气。

        此时他手中捏着一块玉蝶,狰狞如兽。

        “这是凌霄侄儿留下的子母碟,当初他说,没有家族存亡的要紧事,不要催动这块子碟。”

        “现在……家族真的到了存亡之际,我还犹豫什么?”

        玉蝶被催动,闪烁神秘青光。

        “凌霄侄儿,赶紧回归家族一趟,晚了就没有丘家了……”

        说完,鹰视狼顾,对着地上跪着的丘伦道:

        “怎么样?愿意为家族做出任何牺牲吗?”

        丘伦磕头,仇恨让他杀意滚滚。

        “家主,要怎么做,您吩咐,这条命,丘伦就不要了……”

        ……

        聂大千。

        此时从家主门口好像随意走过,但是耳朵却听着丘处机对丘伦的安排。

        听到了丘处机咬牙切齿的内容,聂大千浑身冷汗直冒。

        匆忙找了个理由,出了丘家,到了一家破败的小院门前。

        “麻糖糖,你还要给爷爷我送一回信啊……”

        ……

        此时,林西和奚霜慕出了落花香酒楼。

        奚霜慕很不客气地欠了林西十万两金票,独自开了一间房住着。

        此时出来,他们要去城主府。

        酒楼外面,依旧守候着大群的城卫军。

        大统领见了林西,心中有些不得劲。

        “林公子,您让卑职找的那叫陆晓云的女孩,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过……只要她还在落花城,卑职绝对给您找到,这您放心……”

        林西闻言,沉默半晌。

        忽然打了一声口哨。

        扑天雕伤势还在,已经能够飞行。

        此时一声唳叫,飞出酒楼盘旋一下,落在林西身前。

        林西低低的对扑天雕说了几句话。

        扑天雕振翅离开。

        林西吁了一口气,对大统领道:

        “走吧,大家去城主府……”

        (推荐好友羊城少帅都市娱乐文《风月宝鉴》,多谢!)

  /shu/39533/20528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