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二七章 悬赏杀林

第一二七章 悬赏杀林

        第一二七章    悬赏杀林

        “那是有人送我的礼物,没你们事,都走吧……”

        林西踩云飞,悬浮空中,俯瞰下方十几个武者武师。

        诸武师武者仰望骇然,这站得也太高了点吧?

        刚才来到此地,认出丘伦身份的武师,乃是一个气沌境四层境界的武修,看到林西的刹那,他的脸色瞬间苍白。

        “林……林大人……大家这就走……”

        这个武师曾经在此前,林西前往落花武院打榜的时候,见过林西。

        林西的威名,早已传遍整个落花城,没见过的,都听说过他。

        在丘朱两家上百气沌境武师前后夹击截杀之下,还能冲进武院的存在,那是他们敢得罪的吗?

        惊恐之下,这些武师作鸟兽散。

        而之后不久,落花城之中就传出,丘伦被神秘强者镇压,送给林西做礼物,据说丘伦被镇压,乃是几条泥土之龙束缚,等闲武师,靠近丘伦,就会直接被土龙出爪打翻。

        这个消息一出,丘家顿时陷入恐慌,就那个情形,一般的武师不了解,丘处机可是非常清楚,只有武王境强者,才有可能调动法则之力,束缚丘伦。

        而触摸到法则的,目前已知的,整个落花州府境内,也就落花武院的凌若曦院长。

        这让丘家震怒和惶恐。

        落花武院,彻底站在了林西一边?

        而此时,林西也合理推演一下,猜测出手镇压了丘伦的,乃是美女院长凌若曦。

        凌若曦各种忽悠,让林西三天后打榜,林西能够感受到凌若曦对他没有敌意,甚至有着一丝欣赏在内。

        但是说,这一丝欣赏,就能让凌若曦出动,监视丘家,跟踪林西,镇压丘伦,这似乎有点过了。

        咱们之间,似乎没有这么深的交情吧?

        疑惑暂搁一边,林西也不多话,直接上前,一拳轰出,破碎了丘伦丹田,将其四肢折断后,摘下他的储物袋,直接封了他的哑穴。

        让林西惊奇的乃是,自己轰碎了丘伦丹田的一刹那,捆缚丘伦的几条土龙直接化为尘土溃散。

        这更加让林西相信,丘伦就是某武王强者,送给他的礼物。

        “打完榜,抽空和美女院长聊聊,说明不通啊,这么帮我,难道是看上我了?”

        林西很无节操,很无耻地遐想。

        将丘伦丢进储物袋之中,踩云破空,朝着落花城返回。

        ……

        此时,在落花城之中,一道悬赏挂出,激起巨大波澜。

        落花城之中,除了丹师工会、器师工会、符阵师工会之外,还有一个更强大的佣兵工会。

        佣兵工会除了落花镇那种小地方之外,只要稍上规模的城市之中,都设置有分会。

        所有武修,不管出身什么势力,都可以以个人身份加入佣兵工会。

        毕竟哪怕你是一个家族的天才,家族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资源拿来,只培养你一个人。

        所以,许多家族天才,包括落花武院的学员,城主府的统领什么的,都有许多人加入某个佣兵团,成为临时佣兵,前往落花山脉之中狩猎,换取自己需要的资源。

        而佣兵工会,则是评定佣兵等级,发布各种任务的地方。

        所谓任务,包括猎杀仇人,猎杀武院学生教授,猎杀城主府统领。包括猎杀落花武院院长、城主府城主在内,没有他们不敢发布的任务。

        即便如此,强大如武院,如城主府,对此都保持沉默。

        佣兵工会的势力太强大,甚至王国帝国都不想轻易招惹他们。

        林西还未回到落花城,佣兵工会就挂出一个天价的悬赏。

        “杀死林西者,可得下品元石十万。活擒林西者,可得下品元石五十万。”

        这个悬赏的价格,已经是落花城佣兵工会挂出的悬赏之中,最高等级。

        毕竟落花城还是一个偏远小城,所谓的家族底蕴,在更大的城市来说,就算是一个强大的散修武王都比他们富有。

        然而,十万下品元石,在落花州府境内来说,已经相当于落花镇林家这种小家族全部的资产。

        五十万……尼玛,就是我爹我也活捉了去领赏啊!

        整个落花城所有武修都疯狂了。

        有数以百计的气沌境武师,联合起来杀向落花香酒楼,要将林西活捉。..

        他能从丘朱两家武师截杀夹击下冲出,还能挡得住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武师围攻擒拿?

        然而,当数百武师冲进落花香酒楼之后,酒楼轰鸣,绽放符光,强大的守护法阵开启,后续杀来的无数武师全部被法阵弹开阻挡在外。

        这个异变让兽血沸腾,杀意昂然的围杀者们沉着下来,同时震惊莫名。

        就是城主府,落花武院,也没有守护法阵啊,这个落花香酒楼,竟有钱布置如此强大的守护法阵?

        此事惊动了符阵师工会的高层前来观察。

        之后传出,符阵师工会的四级符阵师会长叹息,说这落花香酒楼的法阵,乃是五级守护法阵,元沌境中期武王全力轰击,也未必能够破开。

        这让所有来杀林西的武士们沮丧。

        而接下来,让他们刹那歇心了的事情发生。

        那些在酒楼猝不及防之下,冲进酒楼的数百武师,全部被活活打死,丢出酒楼,摆在大街上示众。

        落花香酒楼掌柜的站出来,在门口淡淡说了一句。

        “擅入酒楼者,死!”

        然后就回去了。

        所有想杀林西的武师佣兵们,全都歇了心。

        这林西,只要不出酒楼,岂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众武师散了,只有丘朱两家的下层武者,在暗中监视。

        林西归来,看到街上一地的尸首,心中骇然。

        进入酒楼,掌柜的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林西得知情况后,脸色难看。

        这佣兵工会,还真的什么任务都敢发布哈!

        由此,他对佣兵工会有了很大的意见。

        而对于悬赏者,就是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丘朱两家的手段。

        但是,佣兵工会不会暴露悬赏者的身份,就是武院院长,城主大人去问,也不会有结果。

        而丘朱两家也放出风来,说那悬赏,真和我家族无关?

        无关吗?

        林西冷笑,回到自己房间,看到麻糖糖坐在床前眼泪巴巴地要酥糖糖,奚霜慕急的头上冒汗,在竭力哄劝。

        奚霜慕倒是想着出去买酥糖糖给麻糖糖吃来着。

        但是此时发生了数百上千的武师要围杀林西,领取赏金的事情,奚霜慕不敢出去了。

        甚至不敢放走哭闹着要回家的麻糖糖。

        此时林西推门进来,奚霜慕擦了把汗,算是完成了看护任务,溜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林西洗漱一番,拉着麻糖糖的手,忽悠加恐吓。

        “糖糖啊,以后那个爷爷再找你,你就说林西哥哥说了,不要你给他传信了。那个老爷爷不是好人,当心他将你卖给人贩子,以后不要理他……”

        麻糖糖害怕,但是显然希翼得到更多的酥糖糖。

        “林西哥哥,可是要是不给那老爷爷送信,我就吃不到酥糖糖啊,糖糖的爸爸妈妈没有钱,买不起酥糖糖给糖糖吃……”

        林西心情沉重,这就是凡人百姓的生活。

        他不想麻糖糖和自己有过多的交集,贫穷,但是无病无灾地活下去,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问清楚麻糖糖家的住址之后,施展敛息化形术,林西变化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贩夫走卒模样的男子,抱着被自己点了睡穴,昏睡过去的麻糖糖,离开了酒楼。

        在前往麻糖糖家的路上,林西买了二十斤酥糖,拎着找到麻糖糖家。

        麻糖糖的父母正因为麻糖糖走丢,大半天都没回来,急的四处寻找呢。

        家里没人,林西将麻糖糖放在床上,酥糖搁在案板上。

        默默看了麻糖糖一会儿。

        在麻糖糖的枕头下,放了一张万两的金票。悄然离开。

        “万两金票,也够一个凡人家庭,温饱过渡五十年了吧……”

        ……

        此时的林西,再次变装化形,化作一个佣兵的模样,朝着东城区走去。

        他要去丘家,找聂大千见个面,告诫他,不要再找麻糖糖传信了。也约定一个见面传信的方式。

        路上,他让已经伤势痊愈的灰蛟悄然落地,化作一条常见的小蛇蛇。到丘家将聂大千叫出来。

        俩人在一个茶馆见面,约定不管有没有重要消息,林西每天都会让灰蛟化作小蛇蛇,在丘家门口逗留一段时间,有消息,就写信让灰蛟带给林西。

        聂大千走后,林西一个人喝茶,直到日落月升,丘家闭门锁户,只有两个家族巅峰武者站岗时,林西施施然朝着丘家走去。

        两个巅峰武者,值班守门,正在闲聊。

        见到林西过来,正准备大声呵斥。

        眼前一花,脖子已经被扭断,瞪着双眼命赴黄泉。

        林西仰头看了看丘家庄严巍峨的门户。

        从储物袋里,将半死不活,成为废人的丘伦给拎了出来。

        想了想,林西在丘伦的泥丸宫上轰击一掌,将丘伦灵魂轰得半碎,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林西此举,就是不想让丘伦将那个镇压他的武王的事情说给丘家。

        至于说林西自己,他可巴不得丘伦告诉丘家,是自己干的呢。

        “在恐惧和绝望之中,慢慢覆灭吧……”

        林西将丘伦挂在丘家大门的横楣上,满意地拍拍手。

        然后不紧不慢地朝着朱家走去。

        “丘家挂出个丘伦,朱家先挂个谁呢?”

        林西目射冷厉之光。

        “悬赏杀我,擒我,哼哼!这只是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

        (推荐好友羊城少帅都市娱乐文《风月宝鉴》)

  /shu/39533/206216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