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二八章 杀到不眠

第一二八章 杀到不眠

        第一二八章    杀到不眠

        朱家主宅,月照飞檐。

        林西化作一个谁也不知道是谁的凡人,在朱家们口不远处流连不去。

        想要让朱家一个个都吓破胆,就要杀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重要的人物。

        或者是朱家家主的子嗣,或者是朱家的高层。

        比如朱大昌,这个家伙被他老爹朱犹臧给禁足了,现在根本出不了门。

        但是,大家族出大纨绔,也出老纨绔。

        朱大昌不出门,不等于其他子弟不出门,更不等于家族高层之中,某些不耐寂寞的长老,不出门。

        此时,朱家朱红的大门开启,一个肥胖如圆球的老家伙出来。

        守门的朱家巅峰武者赶紧点头哈腰打招呼。

        “光长老这是要出门吗?要不要小的给您牵马坠蹬,扶扶老腰什么的?”

        光长老,朱家朱犹臧家主的兄弟,朱犹光。

        他在外面养个粉头,时不时要去宠爱一番,这不是什么秘密。

        朱犹光有一个河东母狮的老婆,说什么都不让他娶小的。至于在外面胡闹,那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朱犹光为人嘻哈,这些家族子弟,也敢和他开个玩笑什么的。

        朱犹光眉开眼笑,一掌打在这巅峰武者的屁股上。

        “小子,敢和光长老这么说话,看明天和账房说一声,扣你一晚上工钱哈哈……”

        嘻哈两声,晃着圆滚滚的身子独自离开,走进黑暗。

        “啧……光长老养的那粉头,据说床上功夫了得,就光长老那有名的快枪手,说不定一刻钟之后,就回来了……”

        “一刻钟呵呵,我说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要不要打赌?”

        ……

        游荡在远处的林西,走进小巷,跟上朱犹光。

        朱犹光此时哼着小曲儿,两条短腿儿倒腾的欢实。

        想到粉头的骚  媚,心中火热。

        “一呀摸,摸到妹妹的小手手……”

        转来拐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处门户。

        朱犹光敲门,嘴里银荡呼叫:

        “我的心肝宝贝儿,你的光锅锅来了,快快开门吧嘿嘿……”

        院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小妇人烟视媚行出现,两个打情骂俏,搂着抱着转身关门进去。

        林西开启夜瞳,早将朱犹光的脸看了一个清楚。

        等了十几息时间,林西翻身进院子,屋里已经急吼吼地开始操作。

        想不到,这光胖子脱衣服的速度还真快。

        从院门到屋门,估计也就只剩下一条裤头还在。

        短短的二十几米路上,外衣内衣,脱得丢了一路。

        这个快枪手,还有这情趣?

        林西无语,在嘿哈喘息和嘤咛娇呼声中,很是嫌弃地将朱犹光的外衣穿上。

        运转敛息化形术,眨眼之间,一个活脱脱的朱犹光出现。

        ……

        朱家大宅门口,两个百无聊赖的门卫,还在那里打赌,看谁说的更接近朱犹光回来的时间。

        然而眼角扫到有一个圆滚滚的身子滚过来。

        两个武者惊诧。

        不是吧?

        光长老史无前例地不到半柱香就回来了,这……进去出来也要点儿时间吧。还是说,这枪手已经快到了一定境界?

        “光长老……您这是……”

        林西在此武者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想什么呢?本长老忘记拿药了,一会儿还得出去嘿嘿哈哈……”

        哦……

        两个武者点头哈腰,挤眉弄眼,表示大家懂您,您请……

        “我就说嘛,就算是快枪手吧,也不能快到这种程度吧?要是吃点药的话,估计今天回来的要迟了。咱们这赌,还要重来。我说两个时辰之后再回来……”

        “嘁!就算是有药吧,两个时辰也太看得起他了,我赌一个时辰……赌注不变!”

        “好吧,赌了……一百两金子而已……”

        几分钟之后,大门再次打开,朱犹光出来。

        让守门的两个武者惊讶的是,这次朱犹光出来,腋下竟夹着一个人。

        迎着灯笼的光看去。

        “哎呀,光长老,这不是家主的老幺,朱大腰公子吗?您这是带他去哪里?”

        林西龇牙一笑,空着的手掌化刀,直接将两个惊诧莫名的门卫给斩断了脖颈骨,一命呜呼。

        然后仰望一下门楣,直接将已经断了气的朱大腰公子挂在上面。

        拍拍手,转身离开。

        一个时辰之后,朱犹光晃着发软的脚步回来。

        觉得门口有异,揉揉自己的眼睛,忽然尖叫呐喊起来。

        “快来人啊,不得了啦,死人啦——”

        ……

        整个落花城轰然,被朱犹光叫醒。

        无数的消息传播,所有的势力惊骇。

        据说丘家丘伦被打成植物人,废了丹田不说,还将脑子都打坏了,给挂在自己家大门的门楣上。

        消息稍后,都说丘伦是被神秘武王镇压,送给了林西做礼物。

        林西废了丘伦,杀了两个看门的武者,将丘伦挂在门楣上,示威于丘家。

        据说丘家在之后门卫武者换班的时候,发现了丘伦,惊出所有家族高层。

        整个丘家传出一声声的怒吼,深宅大院,一宿灯火通明。

        朱家被朱犹光吵醒,也和丘家一样,彻夜无眠。

        丘朱两家高层迅速会面,得出结论。

        这是林西贼子的报复来了。

        两家家主震怒,率领家族高手前往落花香酒楼,要酒楼将林西交出来。

        落花香酒楼掌柜的没有出面,直接开启守护法阵。

        在法阵之中传话。

        “林西是我酒楼的客人,在酒楼之中,就不许有人进来干扰,想打打杀杀的,直管进来,落花香会给诸位一个深刻的教训!”

        丘朱两家高手不敢攻击落花香酒楼,但是落实了掌柜的一句话。

        “但是林西要是走出落花香,发生什么事,与酒楼无关……”

        丘朱两家暴走,但是无奈。

        留下大批的武师武者,明目张胆守住各个路口,只要林西胆敢出现,直接围杀。不留活口。

        与此同时,另外两大家族,郝家和米家的高层,也一样彻夜难眠。

        两家再三严令家族子弟,不得招惹林西,不得与另外两家子弟一起玩耍出入,以免池鱼之灾。

        落花武院黄建庭副院长,将消息告知凌若曦院长。

        凌若曦美丽的眼睛微眯。

        “有神秘武王强者镇压了丘伦,送给林西做礼物?”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凌若曦纤纤玉手摊开,神念动处。

        一朵青色的莲花从掌心之中长出,青翠摇曳。

        “黄院长,你觉得会是我吗?”

        ……

        城主府,布飞烟出现在自己的卧室。

        春兰姑娘已经将卧室打扫清洁,完全没有一丝臭味和肮脏。

        压塌的床榻,也重新换过一张。

        布飞烟在浴室之中沐浴,一面镜子之中,映照一副健美到让神仙也垂涎的女体。

        “脏啊……脏得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想到此前许多年,自己因为功法后遗症的缘故,祸祸了不少青葱少年。布飞烟不由得落泪。

        “我想要一具全新的肉身,我不想要这段不堪的记忆……”

        “林西……你会嫌我脏吗?”

        ……

        林西回到落花香酒楼,彻底放松,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被奚霜慕擂门唤醒。

        一进门,奚霜慕就开始咋咋呼呼。

        “林西啊,扑天雕可是一天一夜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嗯?

        林西这才想起,不仅扑天雕没有回来,就是扑天雕跟踪的陆晓云也没有出现。

        这让林西刹那紧张。

        手腕上灰蛟嘶嘶吐着蛇信。

        “小蛟你出去找找,你嗅觉灵敏,应该能循着扑天雕和陆晓云的气味找到他们……”

        灰蛟二话不说,直接落地,几个扭动,就不见了影子。

        奚霜慕此时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林西,不错眼的看。

        林西发毛,赶紧躲开几步。

        “干毛?你那什么眼神?”

        奚霜慕于是滔滔不绝,说着有关落花城之中一天一晚以来,种种传闻。

        他已经和酒楼之中的几个小二打得火热,什么消息都能第一时间获得。

        “林兄弟你不得了啊!眨眼之间就成了落花城的名人。丘家朱家,据说后半夜来要人,被掌柜的给撵走了。话说,只要你不出门,丘朱两家,奈何不了你一根汗毛哈哈哈……”

        不出门?

        林西可不是这么想的。

        丘伦的储物袋,在睡觉前已经被他翻过。

        储物袋里,有着一瓶小聚气丹,一颗大聚气丹。

        小聚气丹,估计是这家伙平时修炼,破开小境界用的。

        大聚气丹,不用说,是为了破入半步武王时用的。

        这两种丹药,在落花城来说,珍贵无比,等闲家族子弟,也难拥有一颗。

        丘伦做了好几年的执法队队长,有此积蓄也是正常。

        关键是,丘伦的储物袋里,并没有《青丘宝典》的其他功法残卷。

        就连敛息化形术都没有。

        可见,这门变化之术,聂大千能够得到拓本,也是有一些转折和故事。

        倒是那柄青铜剑,黄级极品战兵,林西觉得很是值钱。

        但是他用刀,不用剑。

        就想着到南城区转转,各大商会拍卖行之中,有没有自己需要的刀兵。

        林西将一瓶小聚气丹丢给奚霜慕,让他去修炼。

        告诉奚霜慕,这两天绝对不要离开落花香酒楼,到三天打榜期限到来,自己会领着他前往落花武院。

        奚霜慕震惊,也不客气。

        “兄弟,老奚我命都是你的,这丹药,就直接笑纳了哈哈……”

        脸皮厚的让林西无奈。

        简单吃点早餐,林西托小二买来一些不同款式,不同身材需要的各色衣衫。

        辰时一过,林西化作一介外来投考武院的小地方家族公子,摇着一把折扇,施施然出了酒楼。

        刚到酒楼外边,就被大群的武师给拦截下来。

        “小子站住,过来验明正身,不从的话,直接活活打死!”

        (推荐好友羊城少帅都市娱乐文《风月宝鉴》)

  /shu/39533/20628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