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三八章 力符横空出世

第一三八章 力符横空出世

        第一三八章    力符横空出世

        无边符纹炸起如海,淹没林西身影。

        “火柴人,出来吧……”

        处于符海之中的林西,心中默念,嘴巴大张,强力鲸吞。

        无数符纹如潮水,吸进了林西的嘴巴。

        像此前青火入口一般,等不及符纹入腹,直接就在口中化作滚滚气浪,刹那之间,被武道飞檐汲取。

        此时的武道飞檐,有了异变。

        之前火柴人出现,都是紫光凝聚出来的一个紫色的武衍。

        但是这一次不同。

        符光化作气浪被汲取之后,武道飞檐紫光剧烈绽放,比任何一次的紫光都要强盛。

        而且,紫光之中,光束震荡,无数的青色符纹,此时与紫光融合在一起,犹如光之海洋之中,无数的游鱼,密密麻麻游动凝聚。

        几乎是在一刹那之间,火柴人出现,但是有些虚幻,身躯不再是纯粹的紫色,而是青紫色。

        武衍的身躯颜色变化倒是其次,让林西惊讶的是,火柴人武衍的身上,符纹不断显化,犹如文身一般,使得火柴人看上去,神秘而邪异。

        此时的火柴人,凝聚出来之后,并没有任何动作,五官都很模糊。

        林西知道,这是自己吞噬的符纹还远远不够催动火柴人演练。

        演练什么呢?

        林西心中充满期待。

        但是他的嘴巴太小了。

        即便是嘴角都要开裂了,所吞噬的符纹也是极其稀少的。

        绝大部分的符纹,炸起之后,还没等林西吞食第二口,就全部落回了穹庐结界之中,复归原状。

        林西大笑:

        “一个破阵,想要阻截老子,有没有想太多?”

        “渠流金,看我如何打破你这龟壳,将你碎尸万段!”

        一拳十虬,再次爆轰。

        林西再次被炸起的符纹之海淹没。

        符纹之海之中,林西大肆吞噬,外面却没有人能够看到。

        一拳十虬,炸起的符光无数,但是真正能够吞噬掉的,也就一口。

        渠流金根本就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穹庐结界的能量在不知觉间渐次流失。

        而他以为,林西如此,不过是困兽之斗,无奈之举。

        明知自己的轰击根本轰不破穹庐结界,还像是一条疯狗一般无数次地攻击。

        这特么……脑残吗?

        “少年,放弃挣扎吧,就算是你攻击他一万年,也不可能将其轰破,到底还是要和商量一下,怎么用你的奇遇,换回你未婚妻和妖宠的性命……”

        然而林西充耳不闻,发疯一般不停地轰击穹庐结界。

        如此疯狂,不仅是渠流金觉得可笑,就是围观的强者都觉得,林西此时已经完全情绪失控,失去了理智。

        就连凌若曦此时心中都在犹豫,要不要帮助林西轰破这个穹庐结界,虽然她也知道,渠流金的说法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就她一个刚刚晋级武王境不久的一层武王,想要轰破符阵结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符阵师黄玄机,此时痴迷在大阵炸起的符光之中,仔细地观察揣摩,似乎就要沉入某种顿悟之中。

        只有此前夺走小聚元丹,此时隐身在大地玄黄之气之中,几乎与大地融为一体的布飞烟,有着看破虚妄的异瞳。

        看到符纹之海里的林西,每一次轰击出一拳十虬,都要鲸吞大片的符纹入口,不知所以然的布飞烟惊叹。

        “你究竟获得了怎样的奇遇?不仅身具宝血,更身兼异瞳,现在又大肆吞噬符阵符纹。你将会催生出怎样的技能?”

        布飞烟此时不去帮助林西,也是她自己清楚,凭借她的实力,也休想轰破这个符阵结界。

        在她的经验之中,见识过比这结界强大百倍千倍的符阵。

        所以她很是清楚,布置这个符阵的符阵大师,本身的境界,至少也在武王四层,甚至更高也有可能。

        但是,在她破妄异瞳的解析之下,她却是能够看到,每一次炸起的符纹,都要比前一次稀薄一些。

        但是这个稀薄的过程,微不可查。

        布飞烟相信,过不了多久,结界符纹稀薄到一定程度,符阵将会自动土崩瓦解。

        ……

        此时的林西,不断地施展一拳十虬,将整个符阵结界,轰得符纹炸起又回归,犹如海水的潮汐澎湃。

        外界所有人看到的,就是林西被接连不断的符纹潮水淹没,以为要被轰死的林西,却总是不断地在每一次轰击的间隔中一闪即逝。

        整整一个多时辰,整个落花城都在轰鸣,周边的一些建筑,因为林西轰破音障的轰击,接连不断地龟裂坍塌。

        甚至于,万宝楼都不得不开启自己的三级守护符阵,才免于被震毁的厄运。

        “天啊,这林西怎会有如此浑厚的力量?这都轰了多少次了?也没见他力竭下来,这要轰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完呢?”

        丘家家主丘处机,朱家家主朱犹臧,此时面面相觑,心中发寒。

        这林西贼子,身具多大的力量,才能支撑如此不间断的轰击?

        像他们四大家族,至多也就请动符阵师工会的会长,付出庞大代价,在老宅之中,布置出来一座三级守护符阵。

        就算是如此,因为符阵的消耗过大,没事的时候,符阵是不发动的。

        这也是林西得以夜入朱家,活捉朱大腰的原因。

        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是两家的守护符阵开启着,就林西此时的轰击次数和力度,轰破两大家族的守护符阵,不会太艰难。

        绝望和恐惧的情绪在两大家主心中蔓延。

        “丘家主,贵族应该有着不为人知的强大底蕴,就算是青鸾不在了,也还会有些后手吧?”

        朱犹臧试探丘家的深浅和底蕴。

        丘处机冷哼一声:

        “此子胆敢再接近丘家,叫他有来无回!”

        朱犹臧苦笑,就算是丘处机自说自话,给自己唱歌壮胆,他也宁愿相信,丘家仍有强大底牌未出。

        而朱家,和丘家的差距是明显的。

        至少他现在所依仗的,竟是丘家送给朱家的那颗青雷爆。

        此时,符阵结界之中,本来老神在在,笑意昂然,等着林西绝望,自己主动和他谈判的渠流金,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倒是没发现,随着林西每一次轰击,炸起的符纹在不断地流失,结界的力量在微不可查之间,变得虚弱。

        他是担心,假如林西一直这么轰击下去,这个符阵所消耗的元石,也终有耗尽之时。

        要知道,维持这样两座四级符阵的运转,下品元石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中品元石,即便是他们天宝商行,所存数量也不多。

        继续轰击下去,迟早因为中品元石耗尽,符阵停止运转。

        那个时候,谁能抵挡杀神一般的林西?

        “我去啊!林西这是一根筋吗?轰两下轰不破,就过来谈判,哪怕是想其他办法也行啊,你这无休止地轰击下去,富有的地主也扛不住啊……”

        此时的林西,几乎是在下意识地不断轰击着这座符阵结界。

        他的夜瞳内视,紧紧盯着火柴人武衍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丝变化。

        此时的武衍,在林西不断鲸吞炸起的符纹之时,开始有了动作。

        他伸出一根细如头发丝的指头,伫立在飞檐青紫之光中,开始凭空点画。

        林西就看到,火柴人的每一道点画的轨迹,都是那么神奇自然,充满了他所不能理解的韵律。

        似乎这点画的轨迹,天然自然,稍微有些偏差,都会让他有种烦闷欲呕的感觉。

        火柴人每一道点画出的轨迹,绝不消散。

        一根根轨迹点画而出,渐渐构成一幅天然的符阵。

        这座符阵随着林西吞食符纹的次数越来越多,也逐渐完整。

        林西有一种感觉,火柴人点画的这一座符阵,和自己轰击的这座符阵,完全相同,但是更气完美圆润。

        林西感觉,要是火柴人布置这一座符阵的话,哪怕他现在拥有九蛟之力,甚至一龙之力,都难以轰得这符阵摇晃,更不用说,轰得符光炸起无数。

        火柴人点画勾勒出的符阵,散发青紫符光,感觉坚不可摧。

        而就在林西不知道轰出多少记青虬拳之后,火柴人忽然一抖手,身前勾勒点画的符阵,刹那之间无限放大,没入林西颅骨,冲入肉身,布满林西的每一寸皮肤。

        林西惊诧,下意识以夜瞳凝视自己的皮肤,就看到隐约有一座符阵变形,和自己的四肢百骸完美融合在一起。

        而这符阵的每一个符纹,都与真劲丹之中的青焰真劲联系在一起。

        林西觉得,只要自己意念一动,真劲丹之中的青焰真劲就会给自己肉身之中的符阵提供能量,刹那启动,守护自身。

        也就在此时,林西看到,火柴人闪烁几下,自己吞噬的符纹,已经难以支撑火柴人的出现和演练。

        飞檐上,火柴人溃散的一刹那。

        林西夜瞳激射光芒。

        轰!

        强大的守护符阵结界,轰然溃散。

        “真劲符阵,守护肉身,此符……可谓力符!”

        肉身已经足够强悍的林西,觉得自己一旦催动这守护肉身的真劲符阵,就算是元沌境初期巅峰的三层武王,也难以破防。

        强悍的力量爆棚,肉身坚固如磐。

        林西眼神微眯,看向此时怒吼尖叫,朝着天宝商行楼门内飞退的渠流金。

        “怎么可能,我的中品元石还有不少,符阵怎会刹那崩溃?”

        “天啊,怎会如此,我正研究出点心得来,觉得之后将会晋级四级符阵大师,天不眷顾,我敢恨天。噗——”

        符阵师工会会长黄玄机绝望,竟呕血三升。

  /shu/39533/20731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