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五五章 痛快杀一场

第一五五章 痛快杀一场

        第一五五章        痛快杀一场



        



        林西在以夜瞳透视这个假丘赢之时,竟发现这个山寨货的本体,骨龄已经超过了二百岁。



        树有年轮,人有骨龄。



        林西的夜瞳之下,这个老棺材瓤子的相貌骨龄,都无所遁形。



        凡人有寿不过百,气沌境武师,只要不晋级到元沌境武王,最多的寿命,也就是二百岁而已。



        但是一旦晋级武王,那寿命就会增长一倍以上,达到五百岁。



        甚至于,元沌境武王初期到中期,中期到后期,后期到巅峰,各能增加百年寿元。



        理论上,武王巅峰境界的寿元,将达到八百岁。



        一头武王的出现,让林西惊悚,同时几乎是下意识地催动守护力符,刹那三层守护符阵布于皮下。



        武王和半步武王的差距,就像是八岁少年和三十壮年的区别。



        而且,这区别还不是最大的。



        因为三岁小孩赤手空拳,三十壮汉手中举着一把猎枪。



        这把猎枪,就是法则。



        触摸到了法则的武王,哪怕这根法则的质量是最差的,有一些武王触摸到的法则,还是虚影。



        但是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哪怕这猎枪只是一只火铳,打完一枪需要很费事地装药,或者打完这一枪,枪管子就直接变型废了。



        但是你三岁小孩挨一枪试试?



        “丘赢”上台,渊渟岳峙,睥睨林西,背负双手,眼中无喜无悲。



        林西夜瞳微眯,就看到这“丘赢”体内的真元浩荡,但是有些不正常。



        似乎难以镇压控制似的,一会儿澎湃,一会儿要冲出大堤四溢奔流。



        再次透视“丘赢”的丹田,竟赫然发现,这老家伙的丹田壁上,有着隐约的龟裂之痕。



        “似乎……这老棺材瓤子是刚刚突破的样子……”



        “似乎……这老棺材瓤子突破的时候,受创未愈的样子……”



        “似乎……像是强行突破,或者突破不完美的样子……”



        林西一下子就联想到,这是丘家被逼急了,飞花武院的丘凌霄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而丘家眼看着就要遭遇林西的覆灭屠戮。



        家族底蕴之一的这个棺材瓤子,很有可能闭关若干年,能够突破,就重新拥有了三百年寿元,不能突破,也就老死在闭关之所了。



        而丘家等不及了,直接让这个老家伙使用某些具有后遗症的方法强行突破,化形为丘赢,要在演舞台上,将林西绝杀。



        “我的小男人,这个家伙是个冒牌货,是一头刚刚强行突破的武王,乃是丘家传说,早就死掉的上上一任族长丘齐鸣。要不要姐姐上去将他揪下来?”



        林西脑海之中,响起布飞烟妖娆性    感的仙音。



        林西举目望去,看到两个面遮轻纱的美女,摇摇头,自信地微笑。



        “小男人,真的不要姐姐帮忙?”



        林西直接无视了。



        我不小好吧,再说小,直接跟你亮剑哼哼哼!



        “林西,这个丘赢有问题,你要小心!”



        脑海之中,传来美女院长凌若曦的声音。



        林西朝着凌若曦眨了一下眼睛,表示我了解,我能行。



        “臭小子,又飞眼本院,这还了得?连院长也敢调戏,等有机会好好收拾你……”



        凌若曦有些羞恼,她对自己这几天来,面对林西的异常敏感,有些难以相信。



        “天啊,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一个表情,我都浮想联翩?我都是能做他老祖宗的人了……”



        此时的“丘赢”,负手而立,并不说话。



        双眼古井无波,静静地看着林西。



        林西此时心中万分戒备,表现出来的,却是玩世不恭。



        对于想杀他的人,林西的社会步就不由自主想晃荡起来。



        歪着脑袋,乜斜着眼睛,打量着“丘赢”。



        “你……是丘赢?”



        “丘赢”眼神刹那微眯,背在身后的手紧攥了一下。



        “难道这小子看出什么不对来了?”



        “不能啊!敛息化形术,我已经修炼了快二百年了,现在更是以法则虚影催动这个技能,就是一般的武王,也看不出来吧?”



        “丘赢”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不屑于回答。



        林西摸摸自己的鼻子,再次发问。



        “真的是丘赢?不是蚯蚓或者什么棺材瓤子之类的?”



        轰!



        “丘赢”的内心震骇,眼神更是剧烈颤抖了一下。



        而此时坐在观礼台上,心情好了很多的丘处机,此时也坐直了身子,骇然欲死。



        “我家老祖昨天晚上,强行突破武王,今天化形丘赢前来绝杀林西,这在族中都是秘密,没几个人知道,这林西好像知道了内情似的……”



        “难道……除了聂大千之外,家族嫡脉高层之中,也出了叛徒?”



        丘处机紧紧盯着老祖“丘赢”,生怕他露出马脚,让凌若曦给逮着把柄,一旦凌若曦插手,丘家就危险了。



        此时,所有人都不明白,林西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和丘家有仇怨,别说辱骂两句,就是直接开杀大家也能理解啊!



        但是,林学长,您能说点大家听得懂的话吗?



        什么你就是“丘赢”?



        不是丘赢,难道还真成了蚯蚓?



        棺材瓤子……



        丘赢才十八岁好吧,怎么也和棺材瓤子联系不上吧?



        “丘赢”冷笑。



        “嘴炮功夫无敌,你就是这样打榜的?”



        林西歪着脑袋仔细看了“丘赢”半天。



        忽然晃着社会步朝着演舞台边缘而去。



        催动真劲,轰的一声,朝着演舞台之下的地面打去。



        一蓬青黑色的泥土炸起。



        林西以真劲裹挟这些泥土。



        泥土被拘束,不落下来,直接被真劲揉捏出一个老者的形象来。



        “诸位,有人见过这个老棺材瓤子吗?”



        轰!



        整个落花武院所有人的眼睛,看清了这个老者的面目五官。



        “这谁呀?没见过呀,林西学长这是啥意思?不打榜了,捏泥人玩?”



        “嘶嘶……不对呀,这老棺材瓤子怎会有些眼熟?你们看,是不是和丘伦丘鸣,甚至丘处机还有丘赢都有七八分相似?”



        “八十年前我还在丘家的寿宴上见过这个人,这是丘家上上一任家主的相貌,不是说早就死在闭关之所了吗?林西怎会认识他?”



        “不是……你没听说过丘家有一秘术,叫做什么化形术来着?可以变化所有人见过的人的面貌,据说丘家出过一个采花贼,采遍了落花城无数美女,最后被各大族擒拿,丘家将此贼斩杀,付出很大代价,才平息了此事……”



        “不是……你的意思是想说,这丘赢,是他老祖宗丘齐鸣化形而来的?怎会?我看着那就是丘赢啊!”



        ……



        嘭!



        凌若曦发飙,直接拍案而起。



        “丘赢,你解除那什么化形术,让大家看看,你究竟是谁?”



        丘赢冷笑,面不改色。



        “院长大人,我就是丘赢。我都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解除化形术,您是武王,看不出我的本来面目吗?”



        凌若曦的确看不出来,她没有异瞳,更没有证据。



        但是她不想让林西面对这样一个不知深浅,不知多危险的老家伙。



        “那你说,为什么林西能捏造出,丘家老祖丘齐鸣的形象来?你想跟本院说,十五岁的林西,认识传说八十年前就不显于世的丘齐鸣?”



        丘赢摊摊手,耸耸肩。



        “这我就不知道了,想要诬陷我,那就拿出确实的证据来,否则,我难免要相信这两天的一个传言,说美女院长大人,看上了林西这个小鲜肉……”



        “放肆!”



        凌若曦手中一朵莲花绽放,就要丢出去对付“丘赢”



        此时丘赢忽然一个狞笑,背负的双手之中,各自出现一张阵符。



        “打榜就打榜,哪来那么多废话!”



        轰轰!



        两道阵符打出,演武台上顿时层叠出两道叠加的符阵。



        凌若曦的青莲直接撞到符阵结界之上,将结界撞得变形颤抖,但是,竟没有突破。



        凌若曦美眸大睁,失声尖叫:



        “四级守护符阵……”



        这个时候,林西也同时被这两道叠加的守护符阵给笼罩,真劲和捏造的丘齐鸣泥人失去联系,泥人轰然溃散。



        “天啊,先不说着丘赢真的假的,就是这两道符阵,林西就难以破开吧?此前覆灭天宝商行,那个符阵和这个两道符阵一个级别,林西足足轰了一个多时辰才轰破的啊!”



        朱犹臧此时大笑,对着丘处机竖起大拇指。



        “丘家底蕴,深不可测,我朱家唯丘家马首是瞻啊……”



        丘处机淡然一笑。



        “说好的,不禁手段嘛,况且,这符阵,也不是为了对付林西,而是一种免打扰模式……”



        说着很是忌惮地看了凌若曦一眼。



        索图此时反而笑盈盈的,意味深长地道:



        “老祖啊,老祖就是好啊,能力挽狂澜啊呵呵……”



        丘处机理直气壮:



        “索会长不要胡乱猜测,那是我家丘赢,怎会是我家老祖?我丘家天才,按照规矩打榜,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凌若曦气得不轻,花枝乱颤,眼中满是担忧,看向林西的眼神都在颤抖。



        林西举起食中二指,比划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告诉她安心。



        远处布飞烟吃味,直接对陆晓云道:



        “看到了吧,那老    骚    货这是彻底不要脸了,小鲜肉哼哼……不怕吃得崩掉你的大牙?”



        奚霜慕此时跳脚:



        “丘家违规,封闭演武台,就是出来超越武王的手段,也没有谁能阻止,这是阴谋,这是谋杀,老子反对!”



        旁边梅长吟急的眼睛都红了。



        “掌柜的,会没事的吧?老大那么牛逼……”



        掌柜的看了梅长吟一眼,再拍拍奚霜慕的肩膀。



        “稍安勿躁……”



        林西面对“丘赢”,将一颗小聚元丹纳入舌头下面压着。



        含混不清地抬手:



        “老棺材瓤子,来痛快地杀一场吧!”



        



  /shu/39533/21010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