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六二章 摘你头颅下酒

第一六二章 摘你头颅下酒

        第一六二章    摘你头颅下酒

        吼!

        林西浑身发光,刹那暴起,长发蔓延过丈,猎猎如旗。

        振臂怒吼!

        四蛟之力!

        此时的丘齐鸣,正在全力对付擎天一树的枝丫束缚和抽打。

        凌若曦的精血喷出,滴血聚元,三百丈之内天地乙木之力,全部被她调动,加持到了巨树之中。

        巨树获得天地之力的加持,轰然壮大再壮大。

        树身疾速生长,冠盖刹那膨胀,枝丫瞬间粗壮,每一片叶子都如蒲扇,皆如龙鳞。

        树身撑起黑压压的冠盖,将符阵结界撑得随时要爆炸破灭,枝丫虬龙一般延伸矫矢,更如巨鞭抽打,从四面八方朝着丘齐鸣而去。

        一刹那,丘齐鸣根本就顾不上林西了。

        浑身真元爆发,加持铠甲,玄级下品战兵挥出一道道球形轨迹,形成一个真元剑罡的守护,竟看不到他的身影。

        而就在此时,凌若曦全力一声娇叱。

        “给本院破破破!”

        刺啦——

        一声撕破苍穹的巨响,符阵顶端,刹那冒出几根巨树的枝丫。

        枝丫出现,无数叶片冒出。

        整棵巨树巨大的冠盖如天泉一般壮大,结界上符光强烈闪烁一下,便如破布一般撕裂。

        轰鸣声中,符阵结界破灭。

        巨树刹那溃散,无量天地之力,再无法凝聚调动。

        凌若曦口喷鲜血,跌落高空。

        布飞烟蹈空闪烁,直接将凌若曦横抱,飘然落地。

        看着凌若曦惨白的面容,嘴角不断汩汩而出的鲜血,心中复杂而感动。

        “老  骚  货,这一回合,你占上风了……”

        凌若曦勉力挣扎,从布飞烟怀中挣脱,强行站立。

        她已经无力说话,想要沉睡,整个人浑浑噩噩,但是绝对不能在这老妖精跟前表现的羸弱不堪。

        ……

        此时,所有人都震惊,难以置信。

        强大的双层符阵结界,那是双层的四级守护符阵。

        按照这符阵的威力,一层武王,根本就难以破开,更别说双层了。

        但是,凌若曦不惜损伤本源,消耗精血,也要将这结界破灭。

        她成功了,但也重创了自己。

        也许下一刻,她的境界都有跌出武王境的危险,也许她的本源重创之后,她再也难以晋级更高的层次。

        但是,当她看到林西此时竟然满血复活,浑身真劲滚滚,浩荡喷薄之时,竟然开心地笑了。

        就如雪地红梅的绽放,美丽而凄艳,冷淡而傲然。

        不由得看了一眼布飞烟,带血的娇唇开启。

        “我武院的尊严,不容践踏,本院的荣耀,不容亵渎……”

        布飞烟在手指上一抹,一颗绿莹莹的丹药出现,强行按进凌若曦的嘴里。恶狠狠地道:

        “行了你!这时候了还装。老娘这回服输,但是日子长着呢……”

        ……

        这一切,林西在垂死之时,都看得真真切切。

        在满血复活之后,黑夜一般深邃的眼睛深处,燃烧着地狱一般的火焰。

        他心痛,他冲动,他无法言说自己此时的情绪。

        美女院长,为了救他,不顾一切,损伤  精血,不惜本源,不顾自己的武道前途,拼着境界跌落,也要破灭符阵结界,也要救他出来。

        这种情义,让他有着一种无边的幸福,更有着一种天高地厚般的沉重。

        美女院长的恩义,不可承受之重。

        美女院长的伤势,让他心痛欲死。

        他抬起脸来,望着并肩而立的两大美女武王。

        “院长……姐姐……”

        布飞烟嘴唇蠕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头顶的玄黄山印轰鸣飞旋,就要朝着演舞台而去。

        林西抬手,沉声阻挡。

        “交给我……姐姐看护下院长……”

        而此时的凌若曦,在丹药入腹之后,美眸瞪大,难以置信地看向布飞烟。

        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损伤的本源,竟奇迹一般地愈合修复,并有壮大的趋势。

        损失的精血,几乎刹那就补充了回来。

        狂猛的药力,让她此时想说话,说不出来,整个猩红的唇口之中,都在喷薄绿色烟霞。

        布飞烟撇撇嘴:

        “一颗小还丹而已。至于这么惊讶吗?玄级下品丹药,本小姐多的是……”

        玄级下品丹药。

        还是传说之中,专门疗治内伤的小还丹。稀缺程度,就是飞花郡也难见一颗,天花国都,都要在拍卖会上,才能见到。

        虽是玄级下品丹药,但是价值堪比地阶。

        这种丹药,你……多的是?

        你究竟是谁?

        ……

        此时的丘齐鸣,在巨树溃散,化作天地元气之后,收势伫立,心中惊涛骇浪。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滋生。

        他不敢相信,这时候,林西竟然毫发无损,甚至浑身真劲喷薄,气势节节攀升,不仅伤势痊愈,更是比之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这种几乎不死的肉身,这种超越想象的恢复,让他绝望和恐惧。

        这是怎样的一种体术传承?

        这是一种怎样的奇遇?

        假如这种奇遇被我所得,就是用所有丘家之人的性命来换取,也是值得的啊!

        但是,此时他竟有一种难以战胜林西的感觉,更遑论杀死林西剥夺奇遇了。

        这个时候,他的真元已经消耗了至少一半,加上本就是积淀不足,强行突破的武王境,此时他面对林西,竟有一种想要逃走的想法滋生。

        这让他觉得耻辱,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时候,凌若曦重创,已无再战之力。

        布飞烟还战力圆满,不说林西此时诡异难测,就是一个不知来历的美女武王,他都难以应付,死多生少。

        “林西,你不守诺言,让凌若曦那臭娘们插手,这是要食言而肥,招致天谴吗?”

        丘齐鸣竟说出这种看似强硬,实则色厉内荏的话来。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切,觉得剧情已经完全脱轨,但是确实跌宕起伏,煞是好看。

        凌若曦院长拼着自己受创,也要救援林西,不让这百年千年难遇的学院天才陨落,或者……以生命守护自己心中的小鲜肉?

        但是不管怎样,林西满血复活,垂死之际,神话般伤愈归来。

        这样的事情,说给谁谁都不信。

        陆晓云此时呆滞,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在疼痛,还是在绝望。

        看到凌若曦院长的作为,她自惭形秽,第一次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里,根本就不配和这两个老妖怪争风吃醋。

        而醒来的米菲,此时热泪盈眶,倒在乃父米勒福的怀中,惊悸而幸福地哭泣。

        只要你活着,我心便如花开!

        朱犹臧和索图,一个个脸色铁青,心中有着恐惧滋生。

        但是面对林西,面对暴走的布飞烟,和拼命守护林西的凌若曦,他们不敢吱声,生怕将这三个人的怒火,招惹到自己身上。

        而此时,奚霜慕和梅长吟,哭喊怒吼。

        “兄弟,你要活着,你可是老奚的长期饭票,你要敢死掉,老子欠你的账,三辈子不还——”

        “老大,干死丘齐鸣这老棺材瓤子——”

        忘记了疼痛,小脸上挂着泪水的麻糖糖,此时开心地笑了。

        “林西哥哥,你是最棒的,你要给我买酥糖糖——”

        刚刚吃过布飞烟给的丹药,此时醒来的聂大千,艰难低语:

        “林少……我没有看错你……”

        落花香酒楼掌柜的,嘴角终于露出微笑。

        ……

        “老棺材瓤子,你也别哔哔这些,就跟你直说,院长和仙子姐姐,绝对不会插手你我之间的战斗。今天我林西,要杀一头武王,烧烤了下酒!”

        吼!

        如此豪言,气冲霄汉,刹那点燃所有人热血。

        一个连真气都没有的体修,不知境界,敢与武王论生死,竟将境界无视之。

        十五岁的少年蝼蚁,二百岁的武修强者。

        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两个武修,此时竟没有违和的感觉,竟是强者的对决。

        杀一头武王烧烤了下酒!

        这要多么狂妄,多么豪强,多么不知所谓?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满血复活的林西,有着这样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无数人怒吼,竟不知该呐喊什么。

        丘齐鸣羞怒到要吐血,冷眼看向林西,再无不屑。

        “贼子林西,就让本王的利剑,斩落你的狗头,让你成为这落花州府广袤之地,最大的笑话。和武王斗,你是活腻了!”

        汪!

        这是谁舌头这么大?

        竟敢说要斩落狗头,本狗答应了吗?

        睡梦之中的小土狗,此时竟然梦呓。

        林西默默伫立,单手抬起,冷眼看向丘齐鸣。

        “一头强行晋级的弱鸡武王,你来试试,当我摘下你的头颅,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手指回勾,轻蔑召唤。

        吼!

        忍无可忍的丘齐鸣,此时爆发真元,鼓荡一龙之力,爆踩演武台,身形冲霄而起。

        武王境的强者,已经触摸法则,对天地之力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木系法则真元从脚底喷射,化作一根瞬息入云的藤蔓,直接就将丘齐鸣送入云端。

        真元藤蔓回收,注入玄级下品战剑,青芒暴涨,长达百丈,坚逾玄铁。

        “我于九天上,飞渡万千山。

        仗剑除仇寇,事了做神仙!”

        真元之剑,长达百丈,宽逾十丈。

        自天斩落,劈碎虚空。

        真元之剑,隆隆而下,所有看客,刹那失声,魂不守舍。

        这就是强大的武王,落花城最顶端的存在。

        而所有人看向林西之时。

        林西仰望,浑身真劲层叠,包裹肉身。

        双拳紧握,拳面之上,缭绕神奇力量。

        不言不动,不闪不避。

        百丈巨剑斩落,罡风将林西的长发都吹得猎猎如旗。

        巨剑离林西头顶只有三丈之时,只见林西身形闪电横移十丈,飞身飞旋,双拳轮番朝着剑身狂轰而出。

        “给我碎碎碎!”

        (推荐好友茉清然女频文《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210823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