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六 四章 杀武王 如屠狗

第一六 四章 杀武王 如屠狗

        第一六  四章    杀武王  如屠狗

        “来而不往,非礼也!”

        林西怒吼,一掌轰出一道四级攻击力符。

        刹那之间,掌中轰出一只巨拳,犹如丘齐鸣此前轰出的攻击符箓一般,其中封印着初期三层武王的巅峰一击。

        力符开启,真劲催发,巨拳轰击,魔威浩荡,轰出虚空裂缝,直接轰在丘齐鸣身上。

        此时的丘齐鸣,本就身无多少真元可用,而在以为以攻击符将林西轰成虚无之后,警觉下降,真元铠甲马上撤去,以为事了。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力符,其中封印的一击,足以将二层武王都轰成碎片。

        不要说他撤去真元铠甲,就是还在守护着他的肉身,也会被这一击轰破防御,轻则重伤,重则毙命。

        而现在的结果一击毫无悬念。

        林西力符一击,直接就将丘齐鸣的肉身轰成了十几块,分裂四散。血雾腾起,脏腑齑粉,骨肉散裂,四肢乱飞。

        一颗头颅,飞旋回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肉身彻底破碎,而林西则是保持一掌轰出力符的姿势,眼神微眯,望着他龇牙冷笑。

        “这贼子……不是死了吗?”

        这是丘齐鸣最后的一缕意识,随后尸骸崩溃,神念溃散,灵魂消亡,沉入冰冷彻骨,无边无际的黑暗。

        一代武王,就此陨落。

        林西收势,伫立狼藉的演武台,一时沉默。

        他催动幻境力符,使得演武台上留下自己的影像,并且以假乱真一般,让丘齐鸣以为自己依旧要以双拳强轰他的真元巨剑。

        而同时真劲催发真劲遁符,直接出现在十里之外的某个陌生所在。

        这样一个有着类似于空间传送性质的力符,使得他瞬息之间,就摆脱了一层武王的神念锁定,十里之外,根本不是一层武王的神念能够达到的距离。

        而紧跟着,他再次催发真劲,第二次触发真劲遁符,原路返回,直接出现在丘齐鸣身后,悍然触发攻击力符,直接将丘齐鸣轰成碎片。

        一道幻境力符。

        两道真劲力符。

        一道攻击力符。

        三种力符出世,可以无限次使用,只要他有着充足的真劲可以触发催动。

        这实质上,已经让林西有了一个强大的保命手段,也可以和其他手段结合起来,成为一种隐秘而强悍的攻击手段。

        “我杀武王……如屠狗……”

        心中默念,豪情顿生。

        收拾兴奋的性情,他此时眼睛看向凌若曦。

        此时整个落花武院演武台周边,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武修。

        林西悍然斩杀武王境强者,丘家老祖丘齐鸣。

        这个结果出现,让所有人都惊怖,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乃是事实。

        凌若曦此时双腿发软,不是因为深受重创,而是因为激动得过分。自己难以承受突如其来的喜悦。

        此前她本源受创,布飞烟塞给她一颗小还丹,已经让她的本源得到修复,只要将养几日,就会彻底恢复巅峰状态,甚至有所进步。

        她没有布飞烟一样的异瞳,看不到林西手段的真实和细节。

        特别是幻境力符触发之后,就连她这样的武王境,都没看出来那只是林西一个虚幻的影子。

        直到林西再次出现,绝杀丘齐鸣,这才让她明白,原来那个被轰杀的林西,乃是幻影。

        真实的林西,早不知道以什么样的神奇手段,离开原处,又瞬息归来。猝然出手  ,斩杀了丘齐鸣。

        然而此时林西不但满血恢复,甚至比之前更其强大,这个时候她心情放松,神魂疲倦,竟然觉得腿软。

        看着此时激动到快要委顿于地的凌若曦,布飞烟不屑。

        “怎么样,我的小男人利害吧?”

        哼!

        看到布飞烟,凌若曦马上来了精神。

        在谁面前无力,也不能在这个老妖婆面前无力。

        虽然吃了你的一颗小还丹,承你的情那是必须的。

        但是涉及到林西……这是原则问题,绝不让步。

        “什么你的小男人,自作多情罢了,他是我武院历史上,最强大的天才,是我武院的骄傲,你都不敢说出你的名号,还好意思说我武院的天才,是你的小男人?”

        旁敲侧击,想要摸清布飞烟的来历。

        布飞烟一笑,但是此时就看到林西深邃如黑夜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凌若曦。

        这个味,就吃得酸死人了。

        “不看我,光看她?还是开启着异瞳?这是将这老  骚  货的里里外外都透视一遍的节奏?”

        吃味之余,布飞烟莫名兴奋。

        “要是这老  骚  货知道,林西此时,已经将她的  波峰浪谷都看了一个遍,这老  骚  货会是什么表情?”

        此时的林西,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凌若曦的面前,夜瞳透视,上下打量。

        凌若曦忽然看到林西的夜瞳,刹那尖叫,抱着自己双峰,直接羞怒咆哮。

        “臭小子,你看什么看?”

        林西根本不理她,直接一把将凌若曦拎到跟前,手一拨转,凌若曦竟不由自主转了一个圈。

        凌若曦羞愤欲死,恨不得地上有个裂缝,直接钻进去。

        “这臭小子,又敢透视我,不过……他在查看我的伤势……”

        想到自己曾经吃过林西一滴宝血,凌若曦竟然浑身发烫,识海都起了风云波涛。

        “我体内,竟有他的存在……”

        就在此时,布飞烟一个踉跄,直接就朝着林西怀中倾倒而来。

        “诶呀不行,本王消耗过度,头晕腿软,站不住了……”

        林西出手,揽住布飞烟的细腰。黑线马上满头。

        感觉到仙子姐姐筋脉之中的真元,浩荡无比,比之凌若曦院长不知道雄浑了多少。

        “你这……仙子姐姐,咱能先起来吗?”

        众目睽睽之下,此前还在惊怖到失去思考能力的无数看客,此时一道道足以杀死林西的目光射来,林西觉得如芒在背,浑身刺痒。

        好在这个时候,有人发声,救了林西的驾。

        “林西哥哥……我也要抱抱……我还要吃酥糖糖……”

        两只小手探过来,受创的十指已经有鲜红的嫩肉长出。

        布飞烟手中有着不少疮药,不仅让麻糖糖基本复原,更使得聂大千醒来,虽没有修复本源和丹田,但是已经能像常人一样行走说话。

        林西马上像是烧了手一般,将布飞烟松开,直接迎向麻糖糖的双臂,将她从一个武院长老手中接过来。

        “糖糖来,哥哥抱抱,怎么样,还疼吗?”

        这一问,马上引得麻糖糖双手搂住林西的胳膊,大声嚎哭起来:

        “林西哥哥,他们……他们把我爹娘都给打死了,哇——”

        轰!

        林西身上刹那之间就杀气爆发,翻滚如潮。

        他没有想到,丘家做事竟然无底线到这种程度。

        不仅将麻糖糖掳来做人质要挟他,更是将无辜的麻糖糖父母给杀害。

        如此无耻,如此残忍,视人命如蝼蚁,这个家族不要说和自己有着深刻的仇怨,就是没有,林西也绝对要将其铲除覆灭。

        这个时候的林西,只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他要杀人,要用丘家朱家所有人的血,浇灭他滔天的愤怒。

        他轻轻拍着麻糖糖的后背。

        “糖糖,哥哥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爹娘,哥哥……会为他们报仇……”

        将麻糖糖交给愧疚低头的聂大千。

        聂大千惭愧无地。

        “林少……都是因为我……”

        林西喑哑低沉的嗓音响起。

        “和你没关系,是因为我……你以后就负责照顾糖糖,她从今而后,就是我林西的亲妹妹……”

        聂大千激动,满眼含泪,几乎要下跪。

        “是……是林少,老奴必不负林少所托……”

        林西点点头,回首望一眼观礼台,一步步朝着那边而去。

        这个时候,陆晓云脸色苍白,神情古怪,不知所想,也不过来。

        米菲此时含泪娇笑,在米勒福怀中不知所谓地嘀咕:

        “只要你活着,我就为你盛开……”

        奚霜慕和梅长吟想要冲到林西身边,却被落花香酒楼的掌柜的拉住。

        “他还有事要做,不要打扰他……”

        ……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林西,观礼台上的朱犹臧和索图马上紧张起来。

        丘家的大长老,裹挟此地所有丘家人众离开,丘齐鸣被轰死,此地已无丘家之人出没。

        但是朱家之人,以及佣兵工会所属,不知道有多少。

        这杀星前来,绝对不会是前来问安,而是为了杀人。

        这个时候,朱犹臧心中恐惧到极点,悔恨没有在第一时间,招呼朱家所有人赶紧离开。

        朱犹臧此时,眼神瑟缩,浑身肥肉滚滚颤栗,看向林西的目光,仇恨而畏惧。

        而郝连星家主和米勒福家主,知道这观礼台,马上就要成为修罗场。直接起身离开。

        同时离开的,还有丹师工会会长缪春风、符阵师工会会长黄玄机、器师工会会长窦阁笔。

        佣兵工会会长索图,知道林西此来,也是冲着他来的,虽然心中恐惧,但是倒没有像朱犹臧那般不堪。

        “林西,你这是要干什么?要在落花城大开杀戒,滥杀无辜吗?”

        索图色厉内荏质问,脸颊都在抽搐。

        林西冷冷看了他一眼。

        “滥杀无辜?好吧……我与你佣兵工会何干?竟悬赏擒拿截杀于我,我特么不无辜?”

        “好了,你先滚一边去,一会儿老子再跟你算账!”

        一把将索图推到一边,自顾走向朱犹臧。

        轰!

        就在此时,一阵强大的神魂威压猝然降临。

        林西就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三道飞檐隐隐有紫光要炸起,守护他的灵魂意识。

        然而这种威压之强大,甚至使得他的肉身就像是背负了万钧崇山一般,几乎就要爆裂。

        而就在他猝然回望,开启夜瞳寻找威压来处之时,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响起。

        “你就是林西?那个胆敢杀死我佣兵工会长老卜尧迁的小鬼?”

        (推荐好友茉清然女频文《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

  /shu/39533/21102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