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一七一章 不流鼻血,还是人吗?

第一七一章 不流鼻血,还是人吗?

        第一七一章    不流鼻血,还是人吗?

        这一日,血染落花城。

        这一日,所有势力和所有武修,都亢奋和沉默,哪怕在落花香酒楼,最能说的那些酒鬼,都在默默地喝酒,回想这一日所生的一切。

        一个外乡来的少年,一个不管承认不承认,哪怕是落花城的一个凡人,都不会将其放在眼里,心中充满轻视甚至鄙视的土鳖,杀红了整座落花城。

        武王境强者丘齐鸣,强行晋级,悍然化形丘赢,要在打榜的演武台上绝杀林西,但是最终黯然陨落。

        二层武王,昔日的佣兵之王明月夜,强势回归,不仅要轻描淡写地以神识轰死林西,更要奴役诸势力,一统落花城。

        但是,最后被这少年轰得落荒而逃,不知所踪。

        丘家封门,朱家封门,佣兵工会被血洗,被解散,从此落花城的强大势力,又去一家。

        落花武院打榜之后,曾经的第一天才郝思成,竟然选择退学,留下一句话,说要去闯荡世界,二十五岁之前,必定回归,夺回昔日的荣耀。

        佣兵工会搜刮来的无数资源宝物,由米家家主亲自送往落花武院,留待林西收取。

        三大工会,两大家族,没有谁敢于私自截留任何资源,丘朱两家的下场,天宝商行和佣兵工会的覆灭,已经让他们知道,和这个彗星一般崛起的少年作对,等于自杀。

        林西抱着美女院长凌若曦直接回到凌若曦的小院,打出一个守护力符,以中品元石为能量源,将整座小院封闭,已经整整一日一夜。

        而神秘女武王,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其姓氏名谁的布飞烟,则是领着自己新收的徒弟6晓云,在凌若曦门前趺坐,为这小院站岗。

        还有一个苍老的身影,怀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在不远处一直张望等待。

        这是差点废了,但是被布飞烟以神奇丹药救回来,正缓慢恢复的聂大千,以及爹娘被丘家杀害,无家可归的麻糖糖。

        米菲……

        此时被米勒福禁足,连落花武院都不让踏足,课都不上了,落花武院正在搞修缮,你去那里干啥?

        落花香酒楼掌柜的,在事后领着疯狂怒吼,兴奋得快要魔怔的奚霜慕和梅长吟回到酒楼,管吃管住管泡妞,就是不准他们离开。

        此时的落花香酒楼掌柜的,一块玉蝶上,以密文书写着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这些密文每写一段,都被他以手诀打入玉蝶,催出氤氲符光,传到不知何处。

        直到深夜,掌柜的终于写完,收起玉蝶。

        深呼吸一下,低声喟叹:

        “林西,我叫……韩无疆……”

        ……

        啪!

        此时在落花山脉深处,一座深渊绝壁之上的一个悬空崖洞里,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

        一道身影在洞府里翻滚跌落,但是不敢出痛苦的呻  吟。

        这个洞府之中,洞顶上镶嵌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将整个洞穴照得明亮。

        洞穴之中,洞壁上挖出几个小洞穴,其中正中间一个洞穴里,传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你知道本座为什么打你吗?”

        跌落地面,此时双膝着地,半身匍匐,瑟瑟抖的人,竟是以准五级遁符逃得一命的武王,明月夜。

        “大人,我知错,我知道我太轻敌,太张狂,有负您的重托……”

        洞穴之中那个威严的声音冷哼。

        “你所说的那个小子,有着逆天奇遇,不仅仅是身具上古体术传承那么简单。”

        “本座正在闭关冲击瓶颈,晋级七层武王的关键时刻,外出不得。你就亲自跑一趟落花镇,将那叫做林西的亲爹给我抓来,我倒是要看看,这重情重义的小崽子,亲爹在我手里,他会不会屈服,交出奇遇……”

        ……

        雨后的月亮如水洗。

        松岗之上,一座坟茔旁,有一座茅屋。

        坟茔前,有一块粗糙的石碑。

        石碑上刻着一行字。

        爱妻丘燕燕之墓

        此时,林东……不,应该是丘东跪在丘燕燕的墓前,手中持着一把染血的匕。

        茅屋之中,有着浓郁的血腥气弥散而出。

        丘霸率领丘家武师境强者,降临落花镇林家,几乎全军覆灭。

        丘东掌控林家的计划落空。

        而丘东的母亲丘燕燕,也直接被林西杀死。

        那个时候,比失去林家新晋家主之位还难以接受的事情生了。

        林东竟然不是林霸天的血脉,而是丘家家生子丘浩诚和丘燕燕偷情留下的骨血。..

        这让丘东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一个身份是林家少主,强大的丘家家主的外孙。

        一个身份是家生子勾引小姐所生的孽种。

        这让丘东彻底崩溃,当场失心疯作,疯疯癫癫离开落花镇,失足落进了落花河之中。

        但是他侥幸不死,神志恢复,最后在荒野上,遭遇了捧着他母亲丘燕燕尸骨的丘浩诚。

        丘浩诚请求丘东和他一起将丘燕燕葬在离落花城不远的落花山脉一座松岗上,说要结庐守护丘燕燕坟茔,终身不离,死后让丘东将他和丘燕燕葬在一起。

        丘东和丘浩诚在此结庐而居,今天终于找到机会,将带给他耻辱的丘浩诚偷袭杀死。

        “母亲,您要原谅我,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父亲……”

        “卑贱的,肮脏的血脉,我不需要……”

        “自今而后,我不再姓丘,更不姓林。我姓东,名叫东来一剑……”

        抬起阴沉的双眼,仰望明月,眼睛的深处,有着魔性的黑炎燃烧。

        “林西,这一生,不杀你,宁为魔……”

        ……

        此时,风驰电掣一般飞行的明月夜,心中郁闷无法泄,朝着落花镇方向疾驰。

        这个时候,他经过一座树林,看到月光之下,有一个人形的生物在地上打滚哭嚎。

        “林西,你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境地,我冯家驹与你这夺妻之恨,灭族之仇,何日得报?苍天啊,月亮啊,你们瞎了眼睛啊呜呜嗷嗷……”

        嗯?

        明月夜刹车,蹈空而立,俯瞰下方。

        “小子,你口中的林西,是不是来自落花镇?”

        冯家驹此时仰望,看到明月夜的身影,震怖瑟缩。

        这样的强者,居然没有真气显化,很可能是越了气沌境后期的存在。

        武王?

        冯家驹惊悚,同时心中有疯狂念头滋生。

        假如我有这样的能力,何愁不能报仇雪恨,绝杀林西?

        但是,就是不知道这强者和林西是什么关系。假如是林西的故旧,自己这一声怒吼,可是将自己的命给交代了。

        但是转念一想,要是真的是林西这边的,那还不出手直接镇杀了自己?还需要问自己这个那个?

        “前辈,您知道林西?您知道落花镇?”

        哼!

        明月夜冷哼一声,杀意隐现。

        但是这杀意,冯家驹感觉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前辈,我叫冯家驹,乃是落花镇冯家少主,林西残暴,夺我之妻,灭亡家族,仇深似海!”

        明月夜大笑。

        随即一抬手,将冯家驹摄到手中。

        “小子,愿不愿意跟本王到落花镇上,报仇雪恨?”

        ……

        所生的一切,林西都不知道。

        此时,他在落花武院凌若曦的小院之中,在给凌若曦疗伤。

        此时的凌若曦卧室里,一个巨大的青木浴盆之中,水汽蒸腾,一具完美无瑕的玉体,沉浸其中,绰约如仙。

        林西捂着自己的鼻子,站在不远处,不断地做着深呼吸。

        他的心脏咚咚狂跳,鼻血已经冒出来三次,这次要是将手拿开,估计鼻血还得再次嗞到三米开外。

        少年血旺,哪怕他曾经多次偷窥过福运酒楼侍女和豪客们的肉搏,此时依旧难以压制自己血液的暴动。

        凌若曦肉身和神魂都受到重创,自己想要疗伤,却连手指都动不了,神识更是如此,一旦催动,识海就要崩溃的样子。

        一天一夜之中,林西每隔一个时辰,就在凌若曦的嘴里滴一滴宝血。

        林西不惜消耗神识,开启夜瞳,看穿凌若曦每一条筋脉,每一根骨骼。

        他不想让凌若曦留下任何后遗症,影响到她今后的晋级。

        所以他观察得很是仔细,甚至以神识控制宝血,牵引着宝血朝着凌若曦体内任意一处难以修复的地方反复冲刷滋润,不留一点死角。

        这让凌若曦羞愤欲死,同时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特别是在腹下丹田之中,丹田被明月夜轰得龟裂,伤及更下方的隐私之处,林西引导宝血修复丹田之后,让宝血滋养该处,直接就让凌若曦敏感羞怒,张皇失措,低声尖叫怒骂。

        “小鬼你胆敢如此亵渎于我,等我伤愈,必将你折磨致死!”

        “我没有亵渎你……我在为你疗伤……”

        “疗伤还用不断开启异瞳?你就是想把老娘里里外外看个通透明白,你是一头小色狼……我饶不了你!”

        “废话了,不开启异瞳,能看得仔细?看不仔细,要是留下病根,你还想不想晋级了,想不想增加寿元了?五百岁的短命鬼,你甘心?”

        “可是……好吧,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流鼻血?你就是心中有着龌龊,不干不净……”

        “我说大娘……您不知道自己七老八十了吗?”

        “谁七老八十?相对于我的寿元,也就和凡人二十八九差不多……”

        “您看,您要是晋级到武王巅峰,差不多八百到一千岁,那个时候,您还和凡人八岁九岁差不多呢,是吧?”

        “呃……那你说,你为什么流鼻血?”

        “院长大人,面对你这样的仙子,不流鼻血的,那还是人吗?”

        (推荐好友茉清然女频文《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

  /shu/39533/211780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