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二四七章 覆灭

第二四七章 覆灭

        第二四七章    覆灭



        彭鲲眼看着自己老爹,彭家家主彭美被数条土龙抽击,跌落土波泥浪之中,瞬间被淹没吞噬,悲愤欲绝,差点呕血而死。



        然而,他没有想到,就算是他逃出了那万丈范围的法术攻击,林西也绝对不会让他真的逃出广场。



        飞花武院第一天才美少年,不仅修炼天赋卓绝,心性更是恶毒残忍,更其无情无义。



        怎么说都是飞花武院造就了他吧?



        然而他刚刚晋级四层武王,就直接对武院院长们不客气了。



        这种人,一旦上位,那简直就是刚愎自用,乾纲独断,生杀予夺,全看自己心情的独  夫。



        而且,林西怎会让一个这样的人出去,惦记他的家人,惦记他的亲朋好友,女人和兄弟?



        地坑之中的林西,此时从已经被大地法力挤压爆碎的彭美那里,看到一颗绿豆大小的丹丸,这丹丸乃是彭美凝聚的元丹。



        说明这个五层武王,已经开始让自己的真罡固化,差点就可以将凝聚的法则烙印其上,修出虚神,施展法术了。



        收起这颗元丹,并将其储物戒指塞进自己的一个储物袋里装着。



        储物戒指装不进其他的戒指,却能装得进储物袋,这也是一件他目前难以理解的事情。



        神识操控大地波涛,继续牵制那些没死的武王。林西直接操控一条巨大的土浪,化作一条不断延伸的土龙,朝着彭鲲追击而去。



        彭鲲亡魂,冲到广场边缘,对着甄有道嘶声呐喊:



        “甄院长,打开守护符阵,让我出去——”



        此时的甄有道,眼睛微眯,看着这个有着白眼狼潜质的小家伙,真的不愿意打开。



        而彭鲲神识关注身后土龙咆哮疾驰而来,惊得撒出一叠五级爆裂符和攻击符之类引爆,试图炸毁这条恐怖的巨龙,给自己赢得逃逸的时间。



        “甄院长,我是飞花武院升龙榜第一天才啊,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您这是对飞花武院的未来不负责任啊——”



        彭鲲几乎奔溃,看着甄有道迟疑沉默,似乎不想给他打开法阵。



        就在此时,窦积德叹息一声:



        “他说的对,不管怎样,他算是一个武院的一个未来吧……”



        “啊呸!”



        还没等窦积德说完,就见鲍啸直接一口唾沫喷溅:



        “什么特么武院的未来,就这小子这心性?彭家在武院被覆灭,他对武院能有归属感?将来得势,恨不得将武院直接搞垮吧!”



        彭鲲一手挥刀斩出千万丈罡气,调动天地之力,形成一堵墙,阻截土龙前行的速度。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马上就是各大武院共同历练,争夺排名之时,你们让我死了,还有谁能让武院的排名上升?排名不能上升,武院的资源稀缺,难有翻身之日啊……”



        甄有道犹疑,就想开一个口子放彭鲲出来。



        “你敢!”



        鲍啸吹胡子瞪眼,制止甄有道。



        “老家伙,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有林西在,还担心什么排名?你给本院老实待着,否则本院跟你不客气!”



        彭鲲抓狂,绝望之际,对鲍啸充满刻骨恨意:



        “姓鲍的,老子挖过你祖坟还是上过你奶奶?你特么如此残害武院天才,将是武院千古罪人,不得好死,我彭鲲在此发誓,但凡我有一点生机,逃出生天,必将覆灭飞花武院,必将你姓鲍的所识得之人,所交往之人,全部斩尽杀绝,诛他十族——”



        这一嗓子喊出,歇斯底里,彻底疯狂,直接就将还在犹疑的甄有道给喊得下了决心。



        “好吧老鲍,你说得对,此子心性恶毒残暴,留下也是个祸害。”



        冷眼看着彭鲲:



        “你与林西生死之斗,现在还没结束,本院不能打开符阵放你出来,你继续为你的生命战斗吧!”



        我擦——



        彭鲲彻底绝望,暴露出本性,嘶声呐喊,要将甄有道十八代祖宗挖出来鞭尸,一样要灭他十族,至于飞花武院,只要他逃出去,男得杀掉,女的干掉,所有喘气儿的,都别想有一点活路。



        如此天才,财狼心性,此时暴露无遗,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那些幻想过他乃是自己白龙王子的少女,更是恶心呕吐,点指喝骂,觉得人怎么可以如此恶毒,难以接受。



        此时彭鲲身后的土龙,刹那即至,龙口巨张,就要将他吞没。



        彭鲲将最后几张爆裂符,直接丢进土龙口中,将龙首炸得溃散。



        趁此机会,彭鲲虎吼,虚空法桥,直接横渡虚空,朝着扑天雕所在的方向闪烁而去。



        这个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以米菲等为质,求得一条生路。



        汪!



        本狗看到了什么?



        本狗看到了一头傻逼过来,你们都不要动,让这傻逼来活捉我等,看本狗如何戏耍这丫的!



        多美丽此时抱着死娃,死娃脚踝上缠绕着一条小蛇蛇,安全完全没有问题。



        一头四层武王,不说小蛟已经觉醒了空间穿梭的天赋神通,就算是没有,他此时已经是四级妖兽巅峰,蛟身之强大,可磓五层以下武王,彭鲲实际上根本就不够他一尾巴抽的。



        小土狗在米菲的怀中,狗爪子指指戳戳,很是兴奋也很是不屑。



        见识过小蛟强大,小土狗神秘的几个落花武院的苗子,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不测发生。



        米菲此时水眸之中,杀意浓郁,轻声对小土狗道:



        “别玩了,将他直接磓回去,交给那条土龙吃掉吧……此人,我看着恶心……”



        本来还要戏耍一下彭鲲的小土狗,有些丧气,但是因为米菲抱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感情还是有一些的,不愿意让米菲不高兴。



        汪!



        那算了……



        那谁?小蛟你直接将他抽回去得了,记得不要搞得血淋淋臭烘烘的哈,本狗有洁癖……



        死娃脚踝上的小蛟,马上扭曲一下,就此消失。



        嗡!



        虚空法桥,横渡而来的彭鲲,眼前空间突然一花,一条巨大如椽的蛟尾凭空出现,直接劈头盖脸抽击而来。



        彭鲲惊惧怒吼,震荡罡元,形成罡元铠甲守护己身。



        嘭!



        一声闷响,彭鲲直接被蛟尾一鞭抽击得倒飞,直接就冲进了随后追及而来的土龙巨口之中。



        地坑之中,土浪蠕动,一条土龙出现在林西面前,将被抽击得吐血,半死不活的彭鲲吐出来,丢到林西跟前。



        林西冷冷看着彭鲲。



        “姓彭的,你还有什么遗言?”



        彭鲲此时五脏都被抽碎了,大块的血肉呕吐出来,眼神散乱,瞳孔失焦,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林西龇牙笑了。



        “悔恨吗?”



        彭鲲眼中流转着迷茫,心中纷乱,面对林西,自己竟无法回答。



        悔恨吗?



        假如一切都能重来,他会无脑地冲出闭关之地,直接要将林西宰掉,甚至连武院大院长的面子都不给吗?



        四层武王,十五岁的四层武王。



        第一天才美少年,就像是一剂毒药,一盆鸡血,让他忘乎所以,让他狂妄出击。本以为这世界都是我的,未来的辉煌在招手致意。但是,这一切,现在就如梦幻泡影……



        呕吐脏腑的彭鲲,此时惨然一笑,眼中死意弥漫。



        林西不耐,伸手将他储物戒指剥夺,厌恶地将彭鲲一脚踹出去。



        “死有余辜……”



        周边土龙挤压,直接将彭鲲爆成了血雾。



        林西摇摇头,没觉得自己残忍,倒是可惜这么一大天才,因为家族错误的决定,因为自己弟弟的惹是生非,招来一场杀劫,招致家族覆灭的遗恨。



        长身而起,冲出地坑,林西伫立大地涛头。



        此时那些气沌境巅峰或者半步武王境的家伙,都已经在他出现的一刹那,全部被大地浪潮劈翻淹没,再也活不了了。



        只剩下飞花武院的一群武王,还在波峰浪谷之间,在群龙肆虐之下,苦苦挣命。



        霍启兵此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彭家的彭鹏是一个什么鸟玩意,他比谁都清楚。



        那就是生下来注定要将爹娘乃至家族都坑死的货,平时,霍启兵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他。



        但是,谁让彭家和霍家乃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呢?



        彭鹏出事,自己作为武院执法堂的堂主,岂能不闻不问?



        于是,悲剧就此上演。



        此时他的身边,只剩下寥寥几个四层武王,在大地波涛之间,在土龙爪牙利齿之下,苦苦挣命。



        什么霍家战技,什么武院秘法,什么天地之力,在法术之下,都是浮云。



        死亡是必然的,只争来早与来迟。



        绝望?



        悔恨?



        都已经不重要了。



        当他对着林西下死手,当执法堂的诸武王群殴林西那一刻起,事情的发展,就不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此时霍家的家主在外面,不断的请求甄有道,将他家族的中坚霍启兵给放出来。



        甄有道翻着白眼。



        “不是我不放啊,你瞧瞧他现在能出得来吗?”



        旁边鲍啸直接戳心:



        “放什么放?本来已经没他什么事了,第一次出手,也不是就不能说动林西放过他。”



        “但是你家霍启兵做了什么事?插手林西与彭家父子之战,还特么是偷袭,你说吧,人家林西要搞死他,有没有理由?是不是理直气壮?你腆着老脸求情,你求林西去呀?!我就稀了奇了,天下竟有如此不要脸的家族,不要脸的人,我飞花武院,还特么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了?”



        轰!



        此时,林西神识有些不济,直接收了真劲法力。



        土波泥浪坠落,广场平复如初。



        霍启兵等几个武王没想到,此时林西住手,呆呆地竟不知道离开。



        林西盯着霍启兵:



        “给你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有什么话,就说吧!”



  /shu/39533/21779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