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二五四章 箭牌弟

第二五四章 箭牌弟

        第二五四章        箭牌弟

        “羞辱我,无视我,你们要付出代价!”

        东郭临低吼,真想一脚将这洞府给踹塌了。

        但是不能啊!

        不说这是西门冷月的洞府,就是进去那小子,刚刚杀得满世界人都害怕,一旦真的激怒,那他就是第二个彭鲲,或者第二个霍启兵。

        但是真的不甘啊!

        东郭临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在暴跳,眼珠子血红。

        作为神秘家族东郭家的一大天才,虽然不是最强大,最受宠的,但是绝对是有话语权的子弟,受此羞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你们给我等着,我不将你们这俩奸夫淫妇设计的摆出各种姿势求告饶命,我特么就不姓东郭!”

        东郭临心中赌咒誓,咬牙切齿,感觉自己在这里待下去,迟早会因羞愤而喷血而死。

        恨恨地瞪了洞府一眼,转身离去,心中各种恶毒的主意,水泡一般冒起。

        洞府之中,有蛟珠嵌顶,明亮如昼。

        林西进入,就看到一个容貌不输于凌若曦,气质犹有过之的仙子,绰约而立,微笑望来,满含深意。甚至那微笑之中,有着一丝调皮和狡黠。

        林西不敢怠慢,上前抱拳

        “感谢西门教习救命之恩,看顾之情,学生林西,感激不尽,前来拜访探望,望恕冒昧……”

        西门一看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此时竟然一副诚惶诚恐的衰样,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林西被笑得脸红,手摸后脑勺,嘿嘿傻笑,眼中纯净,照出天真。

        西门冷月好奇。

        这么一双眼睛,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几个美女不要命地扑上来,要死要活,这可真是难以理解啊。

        那眼神,那笑容,可不就是一个纯洁的少年,不更事的乡下土鳖吗?

        但是想想这小子在广场上的表现,就觉得林西的表演天赋,真的可圈可点。

        “哼!装的你多纯情似的,刚才是谁要本教习接纳来着,求交往,你那里来的色胆?你这么多情,小曦知道吗?”

        呃……

        林西的手停在后脑勺上,惊讶地看着西门冷月半嗔半怒的样子。

        心说本少固然是说的有些冒昧了,但是……这不是有疯狗狂咬,有色狼纠缠吗?

        我本心不受无端的欺辱,固有此灵机一动的回击。

        但是何尝不是替您大教习撵狗?

        我把人给气跑了,你跟我计较这个?

        转身想走的林西,想到西门在广场上不顾自身安危,泼命救护自己的举动,最终也生不起气。

        叹息一声,放下手来,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老老实实低头,聆听西门大小姐的教训。

        啧……

        西门见林西如此一副表情形状,觉得无趣,不再逗他。

        “来里面坐吧,不看谁的面子,也得看小曦的面子不是?你是我闺蜜的小男人,我都不知道,该叫你一声姐夫,还是妹夫……”

        擦……

        林西的脸,直接就成了火烧云。

        这回是真的害羞了,扛不住了。

        我还是个少年好吧?

        关于姐夫还是妹夫的问题,离我还比较遥远好吧?

        大家……至多是谈恋爱,成家立业……

        还不得几十几百年之后?

        林西期期艾艾,举止失措,直接让西门大小姐给搞得连眼皮都不敢抬,整话都说不出一句。

        西门大小姐看到小曦的小男人被自己搞得有些狼狈,很有成就感。

        得意地抬起下巴

        “林西啊,你可知道,你得罪了一个比彭家强大了不知多少的家族子弟吗?”

        林西羞恼的神色立去,夜瞳微眯,没有吭声。

        这一个表情的变幻,特别是林西微眯的夜瞳之中,闪电一般激射而出的一道杀意,让西门冷月的心都一跳。

        这眼神……太恐怖了,像夜空,像地狱,深邃冰冷,盯着看,灵魂都要沉沦其中。

        有些尴尬地将目光移开,西门淡淡地道

        “你知道东郭家为什么不和其他家族结盟吗?那是因为,据说东郭家有着准地阶的功法,甚至有着武王后期的子弟,在天花王朝掌握兵权,乃是封疆大吏,权势滔天,等闲势力,不敢招惹……”

        林西淡淡地看了西门一眼。

        心说我都得面对来自中域的武皇了,一个拥有后期武王的家族,与我为敌,我需要担心害怕吗?

        只要给我点时间,不用多,半月十天,最多一月俩月,我升级到九蛟之力十蛟之力,磓上了,谁躲着走,还另说呢。

        就算是现在,打不过后期武王,还跑不掉吗?

        见到林西无所谓的样子,西门泄气。

        “原来你不怕啊……”

        西门原本是想看他害怕担心的样子,然后自己说有西门家做后盾,你无须害怕,西门家和东郭家,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现在,林西都不在乎这个了,小曦交给她的照拂的任务,也就等于完成了。

        但是,心中为何有一种不甘的情绪呢?

        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林西啊,你从今往后,可是我唯一一个面对面教学的对象了,所以你有责任,有义务为你的教习排忧解难,你说是不是?”

        林西低眉顺眼,看着自己的足尖。

        “那是自然……”

        西门大小姐翻白眼。

        和你说话,如此无趣吗?

        你装着出一副老和尚的姿态,这是生怕本小姐讹上你了吗?

        心中不爽,就要给林西上套子。

        “那好,你以后白天就过我这边来,本教习为你授业解惑。只要有其他人在场,或者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要扮演一块挡箭牌,替本教习将那些苍蝇蚊子,全部恶心走,让他们死了那条心!”

        林西不由得又用手去摸后脑勺。

        “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吗?”

        林西觉得,自己不可能整个白天都杵在这里,不说他需不需要西门传道受业,就算是需要,自己也不可能在此消耗时间。

        自己需要学习丹术,学术符阵,学习炼器,还要去藏经阁看书,哪里有功夫整天在此待着?

        看到林西为难的样子,西门大小姐嗔怒。

        “怎么,我这么一大美女,让你占便宜,当块挡箭牌,还委屈你了?你知不知道啥叫有事弟子服其劳?你知道不知道……”

        林西马上就炸毛了。

        “停停停……”

        终于抬头直视西门大小姐。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挡箭牌吧,只要你需要,这个没问题,不就是把那些个让你烦不胜烦的追求者恶心走吗?这太简单了……”

        “关键是,我做不到一天到晚在你这里待着啊……”

        西门一听,笑得春暖花开。

        “那好办啊,你去哪我去哪,咱们一边办事,一边授课,一边娱乐玩耍,何乐不为?”

        林西心中苦涩。

        期期艾艾半天,忽然开口。

        “那啥,您和小曦,你们谁大?”

        这一问,直接就问得西门大小姐杏眼圆睁,大娇嗔。

        “林西你什么意思?有你这么问的吗?大家谁大谁小怎么了?你知道这个想干嘛?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嫩得掐一把都能出水,大家俩老太婆除了涂脂抹粉,直接就鸡皮鹤,牙齿掉光了?跟你说老娘我今年八十八,比小曦大两岁,怎么着吧,你打算是叫我奶奶呢还是祖奶奶呢?”

        西门大小姐叉腰,立地飙,杀气腾腾。

        林西惊诧,没想到西门大小姐对年纪如此敏感,直接就连珠炮一般对他狂轰滥炸。

        苦笑一声,搓了一把脸。

        “那啥?我能说话吗?”

        西门大小姐气呼呼地跺脚

        “说!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别怪我在小曦跟前说你小话哼!”

        林西几乎满眼含泪,哽咽道

        “我就是想知道,您要是比小曦姐姐大,我得叫您一声姐姐是吧?怎么就轰得我五迷三道的了?”

        西门大小姐嘴巴张开,一时合不拢。

        “这个……那个……那啥……是这个意思啊……”

        林西委屈

        “那还能有啥意思?姐姐您至少也能活个六七百岁吧?八十八才多大?相比凡人,也就十五六岁。十五六岁,很老吗?”

        诶呦喂!

        本来怒气冲霄的西门大小姐,马上眉开眼笑,手就不由得上脸,拧着林西的腮帮子揉捏。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嘻嘻哈哈,我还以为你嫌弃姐姐老了呢,那啥,箭牌弟,姐姐以后有没有安静的日子,就全靠你了,怎么样?能不能给姐姐创造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

        林西嘴巴都快被揉捏成香肠了。

        “这个当然没问题……但是,箭牌弟……不好吧……”

        西门大小姐心情大好,在地上兴奋地转悠。

        “这有什么不好的?箭牌弟啊,你不知道这几十年姐姐我是怎么过来的啊,今天你上门约会,明天他托人提亲,走马灯一般,快把姐姐给烦死了,要不是因为这个,姐姐我如此天才,怎会现在还只是一介三层武王?说不定直接武皇了都……”

        武皇……

        林西直接翻白眼。

        你咋不说你立地成神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西门大小姐,不仅关照过凌若曦,更是在自己生死不知的时候,悍然出手相救,这份情谊,真的不要太深厚。

        为了自己受伤,这心里过意不去,箭牌弟……那就箭牌弟吧……

        “姐姐,我要看看你的伤势好吗?”

        西门一愣?

        “伤势?我吃过家族给的疗伤丹药,已经不碍了,你不必过意不去……”

        林西坚持,夜瞳闪烁,就要开启。

        西门就觉得这个箭牌弟的眼睛有异能,马上警惕地问

        “你那眼睛咋回事?你说的看伤,是不是就是开启异瞳,你能直接看到我体内的伤势?”

        林西下意识地点头

        “我这眼,能够透视……”

        西门大小姐,呆愣了一会儿,忽然出一声漫长而尖利的呐喊。

        啊——

        。

  /shu/39533/218167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