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二六五章 天道血誓

第二六五章 天道血誓

        第二六五章        天道血誓

        “三楼决斗台,你可敢上去?”

        风落山此时依旧挑衅林西,心中的杀意不可遏制。

        林西的事迹,他这两天听闻了不少,本来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干掉一群武王很牛逼吗?

        最利害的不过就是彭美这个彭家家主,五层武王而已。

        就这样的一群武王,自己出手的话,分分钟利索干掉。

        有些奇遇,肉身强大,不过尔尔。

        但是,和西门冷月有了关系,这事儿性质就变了。

        多年以来,他需要女人的时候,直接拿下,解决完了之后,就赏给手下玩弄,心中不起半点怜悯,没有一点留恋。

        他曾经俘获过敌国的几位郡主,暴力占有之后,依旧能够做到事后斩杀。

        如此心性,不但是铁血无情,甚至算得上恶贯满盈了。

        但是他一直坚持认为,一个军人,就不能有太多的柔情。

        温柔乡是英雄塚,太多的儿女情长,会给战争带来意想不到的恶果。

        女人嘛,无非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而已。

        但是,见到西门冷月的一刻,特别是在西门冷月为了替弟弟复仇,甘愿委身自己做妾,也要干掉他的叔伯,这让风落山真的心动不已。

        当然说到爱情,他还是拒绝承认。

        他不需要那个东西。

        他只是觉得,西门家族必须掌控在自己手里,通过扶植西门冷月上位飞花武院的副院长,逐步使得暮轻寒大院长倾向于二王子,乃至影响到天花武殿的殿主风无痕的态度。

        所以,他明知道林西在飞花郡城出现不过区区三天,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勾搭到西门冷月?

        但是情报显示,他降临西门家族之前,西门冷月曾经拼命要救护林西,而且林西后来拜访西门冷月,在西门冷月的洞府之中,待了一个足够长的时间。

        之后,西门冷月,竟然前往林西洞府,逗留不去,直到家族召唤。

        说明西门冷月和林西的关系,在疾速走近,甚至不排除突破某种尺度的可能。

        特别是,东郭临添油加醋,说林西在勾搭西门冷月,剔去水分,也足够让风落山很是不满。

        所以这次,东郭临建议到飞花香酒楼宴饮,他欣然前往,也是将计就计,准备找林西的麻烦。

        此时见到林西的身手,虽然很是欣赏,但是杀意更浓。

        绝不放过这次斩杀此子的机会。

        所以逼迫邀战,问林西敢不敢上三楼决斗台。

        林西还没有说话,风流云直接就上前一步,虽然心中有些忌惮风落山的霸道,自己这边实力远远难与其抗衡。

        但是,他不愿意让林西对上这么一个恐怖的对手。

        少年妖孽,不是无敌妖孽。

        能够斩杀五层武王和一群五层以下武王,不代表他能够在七层武王的手里逃得性命。

        七层武王,已经属于元沌境后期,与初期、中期武王相比,有着本质的区别。

        七层武王,修出虚神已经不算什么了,关键是他已经能够施展强大的法术。

        在这方面,哪怕林西已经能够施展那恐怖的土系法术,估计和风落山比起来,差距还是够远。

        风落山出身王室,有着强大的法术功法,自不待言。

        更何况,木克土乃是一个同阶无解的优势呢。

        而林西怎么看,都不可能和风落山处于一个境界。

        “冠军侯,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看这事就罢了,大家共饮一杯,一笑泯恩仇,如何?”

        风落山大笑不屑:

        “流云世子,你算老几?要做和事老,也先看看自己的修为,或者你能说动你爹站在二王子这边,说不定本侯还真会给你这个面子。但是现在……”

        风落山直接挥手赶苍蝇一般:

        “哪凉快哪呆着去……”

        “欺人太甚!”

        风流云气得鼻子都冒烟。

        但是,冠军侯就这么强势。

        谁让自己只是一个渣渣四层武王来着?

        谁让自己的郡王老爹,也只是一个五层巅峰武王来着?

        说到武力和权势,他爹贵为郡王大人,竟不如一个同是郡王的世子。一介军候给郡王腌臜气受,这也足够奇葩。

        林西此时一把就将风流云拉倒身后:

        “世子稍安勿躁。此事乃是我私事,世子无须插手。”

        晃荡着社会步,与风落山对峙。

        摸了一下后脑勺:

        “那啥,你说你是在休假,咱们之间的龌龊,和军旅之事无关,你是这样说的是吧?”

        风落山眉眼一立:

        “不错,你勾搭本侯小妾,本侯要和你决斗,这事儿和王室,和军旅无关,纯粹私事!”

        林西笑了,雪白的牙齿露出,似乎要择人而噬。

        “哦!”

        “那也就是说,咱们之间决斗,你不会让你身后那些个军爷侍卫上来群殴,是吧?”

        风落山不屑哂笑:

        “笑话,杀你还需要群殴?你当你是谁?武皇吗?”

        林西点点头:

        “那也就是说,咱们决斗的话,不管谁杀了谁,事情都到此为止,不会有人揪着不放是吧?”

        风落山几乎笑喷了:

        “谁杀谁?小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本侯杀你如杀鸡,何来谁杀谁之说?”

        林西无视风落山的话。

        “这可不一定,万一一不留神,你就被贱民我宰了呢?”

        “大胆!”

        “狂妄!”

        “死来!”

        众侍卫怒吼,杀意喷薄。

        林西摊摊手,对着风落山鄙视道:

        “看看,这还没咋地呢,你手下的军爷就要咋地我了,你的话,确定不是放屁?”

        众侍卫咆哮,有几个就要对林西动手。

        风落山脸色铁青,一抬手,制止侍卫鼓噪。

        “你是信不过我贵为军候的话吗?”

        林西乜斜:

        “你这话说的,我为什么要信你?你信誉很高吗?”

        风落山呲牙冷笑:

        “本侯爷……”

        林西直接抬手拦住:

        “诶!等等先。咱们决斗期间,你的身份是侯爷还是一个决斗的男人?你要是侯爷的话,恕不奉陪。谁能惹得起世子军候是吧?”

        林西对着周边看热闹的食客摊摊手:

        “世子兼军候宰了我,那当然屁事没有。但是万一,我说的是万一哈……”

        “这万一我要宰了他,是不是军部要缉拿我?王室要通缉我,什么祸及九族的事情,也是当然的事情是吧?”

        “咱们贱民,天然弱势啊,谁惹得起王室世子,强大军候?”

        “但是你要是以男人的身份,和本贱民决斗的话,呵呵……”

        林西逡巡一遍所有人,注目风落山:

        “那本贱民,有何惧哉?!”

        这一句话,林西乃是以神识雷音之力爆喝而出,震得所有人心神摇晃,皆以震惊的目光看向林西。

        此子,不但肉身武技强大,竟修出神识,不可小觑。

        轰!

        风落山刹那释放无尽杀意,彻底被林西激怒。

        滚滚杀意,竟使得地面刮起飓风,大片的青石地板被飓风揭起,哗啦啦朝着林西席卷而去。

        也就在此时,一股磅礴的气势对轰而来,直接镇压在席卷的大片青石地板上来。

        轰哗……

        风落山杀意飓风竟被镇压,大片的青石地板被压回地面,恢复原状。

        所有人惊悚,觉得呼吸都滞塞。

        轰出这股气势的,不是林西,而是与林西和风落山,三角站位的飞花香酒楼掌柜的。

        如此景象,直接就让风落山的眼角突突颤抖。

        不是恐惧,而是觉得不可思议。

        镇压他的飓风带来的青石地板席卷,不是太难的事情,只要境界相差无几,就不难做到。

        但是,这起码说明一个问题,掌柜的韩无极的实力,绝对不亚于风落山,甚至隐隐有超越之势。

        风落山为什么连爵位比他高的飞花郡城城主都不放在眼里?

        除了自己的老爹忠勇郡王比飞花郡城的城主这个外放郡王更强势之外,还因为,他根本看不上飞花郡城城主那点实力。

        然而此时,一个小小的开酒楼的老板,竟然有着与他分庭抗礼的实力,这让他沉着许多。

        特别是,他很清楚,天花国都的天花香酒楼,有着怎样的底蕴和势力。

        “军候,稍安勿躁,我这地面不太结实,可经不起您的杀气爆发啊呵呵……”

        风落山冷哼一声,转目林西。

        “贱民,本侯……好吧,如你所言,本侯今天就做一回男人,不要身份,与你决斗一场,生死不论,不找后账!”

        说完这句话,风落山忽然觉得,所有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才猛醒,自己的话有歧义。

        什么叫今天做一回男人?

        难道此前本侯一直不是男人来着?

        心下气苦,却发作不得。

        林西摸了下后脑勺,乜斜着眼睛。

        “不是……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是不是男人不关我事,我的意思就是信不过你,要决斗可以,咱们立下血誓契约,再找个说了算的,大家信得过的人做证人,然后……就可以开杀了呵呵……”

        风落山镇压自己的情绪,想要将林西碎尸万段。

        但是,林西毕竟是暮轻寒看重的人,更涉及到天花武殿殿主的态度,难以像对待七大家族那般,想杀就杀,想咋就咋。

        此时,韩无极笑眯眯地道:

        “要是二位不嫌弃,我给你们找一个证人如何?”

        风落山暴走。

        我何等身份?何等桀骜?

        还需要人给我作证?

        这是侮辱我呢还是侮辱我呢?

        一气之下,直接逼迫出一滴心头精血来,朝着天空撒去。

        “何用如此麻烦?既然此子信不过我,那本侯……那本人就以心血沟通天道,发出天道誓言。”

        “我风落山,与林西决斗,生死各安天命。若我风落山死,王室绝不追究,军部绝不追究,任何敢以此事为由,为难林西者,不得好死!”

  /shu/39533/219095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