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四〇九章 断天涯

第四〇九章 断天涯

        第四〇九章        断天涯

        林西开启夜瞳,看到了让他心惊的一具肉身。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个老者一样,神魂如此强大,而肉身破败不堪。

        也只有林西的夜瞳能够透视一切,所以他看到的,这个老者的肉身,时时刻刻都在经历非人的折磨。

        林西的夜瞳之中,这具肉身的年龄其实并不是很大,最多不过三千年的样子。

        但是,这看上去完美无瑕,玉光致致的肉身内里,却有着无所不在的毒素在弥漫滋生,随时在侵蚀破坏着每一颗细胞。

        林西也看到,这具肉身之中的罡元,不断地调动着天地法则之力,和这黑色的毒素争抢着地盘,简直就是每一颗细胞都在争夺,消耗巨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林西相信,这具肉身每时每刻都是一个巨大的战场,作为这具肉身的主人,这个老者肯定常年不眠。

        怎么能睡得着?

        一旦疏忽懈怠,一个不留神,毒素占据上风,这具肉身,随时都可能崩溃散架。

        常识是,武皇境的强者,一层武皇一千岁,其后每晋级一层,增加一千年的寿元。

        而这个老者的肉身内里,破败不堪,但是元神却极其强大。

        至少,林西在第七妖城战斗之时,所见过的第六妖城中期四五层的妖皇,远远没有这个老者的元神强大。

        林西因此判断,这老者的元神境界,至少是武皇境六层,也就是说,至少是武皇境中期巅峰。

        这个信息再次提醒林西,明面上天花王国摆出来的实力,远远有所保留。

        就像是这个老者,他施展元神领域,可以镇压数以千计的五层妖皇。

        实力就不说了,起码林西确定,此时自己要和这个老者来硬的,绝对有着性命之忧。

        现在他的识海已经被风亲王的青金树叶魂器封印,就是没有封印,一旦双方展开神术对决,林西都不确定,受到重创的神露飞檐,是否能够扛得住这老家伙的神术冲击,进而汲取吞噬。

        一旦神露飞檐承受不住彻底崩溃了,那林西最大的依仗就将彻底失去,崛起的希翼,将会彻底破灭。

        然而,大汉帝国绑走了他的家族,大秦帝国二皇子,掳走了秦思皇和自己的妹妹可儿。

        自己一旦不能真正崛起为这个大陆的强者,所谓守护亲人,守护爱人,就会成为梦幻泡影。

        这是林西绝对不能接受的。

        原本他打算一进入天花武殿,就开始在天花国都搞事情,制造矛盾和仇恨,勾引无数武皇境强者前来对付他,以期吞噬大量的武皇元神,修复神露飞檐。

        但是这个老者的元神之强大,让他果断打消了想要以直接和暴力的手段获得元神的想法。

        这还是一个肉身随时要崩溃的老家伙,这天花武殿峰峦无数,洞府连绵,谁知道那深处,有着活了多少岁的老古董存在呢?

        实际上,按照这老者的元神境界来说,他正处于人生的壮年期,至少还有三千年可活。

        但是因为中了剧毒,随时可能陨落,即便是能够夺舍一具年轻的躯壳,那也不是随便一具肉身,就能够承受得住他中期六层武皇境的元神的。

        此时,那老者淡然而慈祥的目光,朝着林西扫了一眼。

        林西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寒意。

        他的夜瞳看到了那淡然之下的火热和贪婪。

        他马上毛骨悚然。

        这老家伙惦记上自己的肉身了。

        这一点,林西可以马上确定。

        没有人比林西自己更清楚,他的肉身有多么逆天。

        青露飞檐的青露,将他的肉身改造进化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再加上烟武王给他传承的“金刚霸体诀”,此时已经到了初期的极致,这是他单凭肉身,就足以轰碎地阶中品宝器战兵法兵的原因。

        此前他三拳轰碎镇神塔,同时震碎了马皮景的双臂,挖走其元神并吞噬掉,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这老家伙都不会放过自己。

        林西心念电转,极速分析利弊。

        最后一咬牙,打算先示弱,等到这老家伙准备对自己动手之时,拼得手段齐出,也要将这老家伙的元神吞噬炼化,至少,一个六层武皇境的元神,不管是对自己的元神还是神露飞檐来说,都是一顿大餐吧!

        此时林西默然不语,装作被青金树叶魂器镇压,不能自主肉身的样子,摇晃着坠落地面,抱着自己的两只膝盖,绝望地仰望。

        风亲王自然对自己的魂器镇压充满了信心,此时林西坠地,不能反抗,这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现在的关键是,他怎样从狄秋大长老的死亡光碟之下,顺利带走林西。

        而此时,双方准备大打出手之时,老者出现,马上使得双方武皇境强者全部落地,不敢浮空。

        风籁等城卫军诸皇,一个个都半跪在地,口称太上陛下,不敢正视。

        风亲王也落地,更是双膝跪地,口称父王,不敢抬头。

        倒是天花武殿诸皇,没有下跪,只是一般性地施礼,口称太上,表情尊崇。

        狄秋大长老,没有收回自己的死亡光碟,但是也不敢托大,对这老者拱手:

        “太上,一件小事,竟将您老人家惊动,狄秋办事不利,让太上操心了……”

        林西这才搞清楚,这肉身垂死的老家伙,竟是上一任的国王,也就是当今国王、风亲王以及大殿主的老爹。

        上一任国王,名讳传遍天花王国,为人传颂。

        风天昊,强大的五层武皇,曾经在与周边诸国武皇境大决战之中,所向无敌,虽然最后中毒,但是依旧将敌方最强武皇境打死,逼迫对方立盟,三百年内两国不动干戈。

        然后就是退位,让贤于下一代王子,自己来到天花武殿,做了一个太上长老。

        可以说,老国王风天昊,是一个杰出的国王,为了王国,身先士卒,不顾性命,是天花王国子民心目中的不世英雄。

        此时林西心中叹息,见到这个老国王,他心情复杂。

        抵御外敌,身中剧毒,苟延三百年性命,此时堪堪就要肉身崩溃了,英雄末路,莫此为甚。

        想到此处,林西对这老国王,竟生不起怨怼仇恨之心。

        但是不管怎样,此时的老国王,对自己已生觊觎之心,那他也不会手软,一旦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也会穷尽一切手段,绝不会坐以待毙。

        “呵呵,狄秋你还是那么会说话啊,你们一件小事情,就能惊动数千武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要毁了天花国都,灭了天花王室呢……”

        这话貌似玩笑,实际上有些沉重。

        风亲王虽是他的亲子,但是一旦做出有损天花王国根基的事情来,老家伙肯定不会坐视。

        至于狄秋,和大殿主,也就是风天昊的三子风无痕分庭抗礼,这在风天昊看来,就是小孩之间争夺糖果,谁胜谁败都无所谓。

        但是,一旦损及天花王室根本利益,狄秋的小命,风天昊随时可以拿走。

        好在,包括风天昊在内,以及那些比他更古老的往届国王,现在的太上长老们,皆都闭关,不闻世事,追求境界更上层楼,以期寿命再度延长。

        风亲王和狄秋闻言,大汗淋漓,风亲王为了不再激怒风天昊,赶紧将封印林西青金树叶收回,狄秋也只得收回悬浮着的死亡光碟。

        风天昊负手,风淡云轻。

        “说一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情绪一个个都激动成这个样子?”

        风亲王率先抢答。

        “这个贱民,乃是本届十二大武院联合试炼第一名。但是此子在试炼之中,手段恶劣,不但作弊,还将我儿您孙子风在天给打成重伤,从此不能人道,罪不可赦。其次,此贱民刚从传送阵之中出来,就肆无忌惮以神识扫描整个王都,更甚者,二次扫描王宫禁城,触发禁城守护法阵,乃是公然挑衅王室尊严,绝难姑息。儿臣前来捉拿此贼,此贼竟然公然拒捕,甚至当众吃掉城卫军武皇一只元神,实乃妖魔行径,不杀不足以稳国基!”

        风天昊点点头,并没表示什么,看向狄秋。

        狄秋慌忙躬身辩解。

        “此子乃是我院有史以来最强天才,万年不出,应当受到最高重视。至于风在天在试炼之中与此子发生冲突,前因后果,皆有影音晶石录制,风亲王颠倒黑白,避重就轻,实在有损亲王颜面。”

        “至于说此子从传送阵之中出来,就扫描整个王都,一个是好奇之心所然,再一个就是可能并不知道王都不可神识外放的规矩,虽有犯错,实属无心,不值得小题大做。况且此等万年不世出的天才,理应有些不同待遇。”

        狄秋大长老一番辩解,让风亲王再次怒哼一声。

        风天昊摆摆手,阻止双方再次发声。

        “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猫猫狗狗的事情而已。你们两个偌大年纪,和一个少年较劲,有意思吗?”

        风天昊忽然一皱眉。

        “我好想记得,不久之后,就是大秦帝国飞龙榜大赛了吧?你们手里可有合适的天才,为我天花王国增光添彩?”

        这意思就再也明确不过了。

        风天昊要保林西,那就谁也碰他不得。

        “鉴于此子天赋,外放神识之事,就由武殿处置,林西,罚你在断天涯面壁三个月,你可服气?”

  /shu/39533/23975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