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狂暴逆袭 > 第四三三章 奴役韩碑

第四三三章 奴役韩碑

        第四三三章        奴役韩碑

        从天花武殿断天涯下的幻境深渊出来,已经整整一天了,眼看就要到晚上了,林西在等待渠水来购物回来。

        他不担心渠水来的智慧,一个行商出身的人,不会傻到将二十张七级符箓,全部出售给一家商行。

        天花国都有实力,影响巨大的商行,除了十大家族商行之外,还有不下三十个上规模的商行。

        一家出手一张七级符箓,虽然也足以引起一点反响,但是对于一家商行来说,不算什么。

        至少今天他自己就在天宝商行,制造了一个单笔售卖生意的奇迹,一张七级符箓的出售,还不至于引起各类商家的诸多猜测。

        果然,只过了大约两个时辰,渠水来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林兄弟,这次出售七级符箓,可是把老兄我累坏了,就跟鬼撵的似的,一家出来,马上转入下一家,生怕两家商行得知,在同一时间段,有一个我连续出售了二十张七级符箓。要真的那样,我恐怕是走不出天花国都了……”

        林西笑笑。

        “你身怀十几张七级符箓,谁敢盯上你,直接炸死不就得了?况且,你也真走不出天花国都……”

        渠水来也是聪明人。

        “兄弟,你是说,这天花香酒楼的专用传送阵,我可以借此离开?”

        林西点点头:

        “等我给你准备大量的符箓,你去了帝都之后,便宜行事……”

        趁着天刚擦黑,林西又吃掉了至少二十颗七级丹药。

        真劲之水恢复到了二分之一的样子,但是不久就又开始急剧消耗掉了。

        这一次,他以十颗七级丹药的能量总和,在一张六级巅峰妖兽的皮子上,烙印封印了一个可以多次使用的八级遁符。

        又以其余十颗丹药,为渠水来制作了大概二百张各种七级力符。

        这些力符,算起总价值来,至少也有五六万极品元石。

        这些都留给渠水来做建立商行的资本之用。

        渠水来蒙了,心中感动,不由得眼睛就湿润了。

        这批符箓,可以说天花国都一般的二流家族的总资产,都未必有这么多。

        林西就直接将这么庞大的一笔资源,全部交给了他,这得是多大的信任啊!

        “兄弟,你就不怕我卷款私逃?”

        林西哈哈大笑:

        “我要怕你私逃,我就不会给你。况且,渠哥是什么样的人品?会做这种事情吗?”

        其实林西的本意就是,渠水来如果敢于卷款私逃,那他和林西之间的情谊就算彻底玩完了。

        林西是抱着感恩的态度,甘冒看错了渠水来的风险这样做。

        一旦事情真的那样了,林西也就放下了这份情谊,从此和渠水来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林西的豁达大度,直接就将渠水来感动成了泪人。

        渠水来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背叛林西,都要追随着他的脚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渠水来买回来的各种七级丹药,前后大约五十颗的样子。

        林西也不废话,直接全部丢尽了真劲丹不完全世界,全部化作真劲之水。

        真劲之海满溢,足以支撑他连续制作大量的七级遁符。

        他准备这样,兽魂杀手集团的定金,除了一张八级兽

        皮遁符之外,其余的,全部以七级遁符抵充。最终是要赎回自己那三分之一条灵脉。

        一张七级遁符,一次性的那种,大约市场价是三千极品元石。

        定金的总额,是一百四十万极品元石,也就是他需要至少四百张七级遁符,加上一张八级兽皮遁符,才能够赎回自己的灵脉。

        这样下来,林西制作完毕全部符箓,真劲丹不完全世界之中的真劲之水,还剩余三分之一的样子。

        这已经比他刚来天花武殿的时候的储备能量,不知多了多少。

        想要再次让真劲之海满溢,而且始终满溢着,都不知道需要多少的资源。

        林西慨叹一声收工。

        就在此时,秦兽留给他的联络玉符开始闪烁。

        林西知道,这是兽魂杀手集团的大佬降临了。

        但是此时,他必须先要将渠水来送走,才能安心做其他事情。

        而要送走渠水来,就要先搞定天花香酒楼实力最强大的那个五层武皇。

        此时林西再次来到韩长庚的居所。

        韩长庚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见到林西眼巴巴地瞅着。

        林西笑笑,直接递给他四张七级攻击符。

        接过攻击符,韩长庚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西一皱眉。

        “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

        韩长庚沉吟一下。

        “那啥,主上准备在哪里擒拿奴役韩碑?”

        林西就知道,韩碑就是那个五层武皇境强者。

        林西也不回话,直接催动真劲,手掌上符文绽放,一道道七级守护力符打进墙壁屋顶以及地面之中消失。

        然后再次打出一道道的封印力符叠加其上。

        “就在你这里吧,一个武皇境五层,战斗起来,想必还闹不出多大动静来……”

        韩长庚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主上,那个,能不能让我出手拿下韩碑,您再奴役他?”

        林西笑了:

        “泥煤的,你这得有多恨他啊……”

        韩长庚讪笑:

        “这不是平时被打压的嘛……”

        林西也不磨叽,直接给了他一张七级封印力符。

        “封住他,想怎么揍,你就怎么揍吧!”

        韩长庚兴奋得鼻头上都冒汗了。

        “好勒,您稍等,我去将他诓来这里,一体镇压直接封印,丫的……五层武皇了不起吗?”

        这个时候的韩长庚,竟从心底升起一种古怪的情绪。

        “其实,跟着主上……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哈……”

        ……

        诓来韩碑,几乎没啥意外。

        韩碑进入韩长庚的居所,也丝毫没有一点警惕。

        韩长庚扯了个理由,随便就将他给哄骗过来了。

        但是看到林西的一刹那,韩碑大惊:

        “我擦,长庚你了不起啊,这不是白天在天宝商行做了史上最大一单生意的神秘公子吗?怎么你们认识?”

        林西微笑不语,韩长庚跟在韩碑身后,直接就将那张封印力符打在他身上。

        可怜堂堂五层武皇境强者,在天花国都算是顶尖的存在,就这样稀里糊涂被算计镇压,封印起来。

        什么强大的战技,法术神术甚至神通什么的,都来不及施展,直接就

        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七级封印力符,不要说他,就是同阶的妖皇那肉身之力,也休想短时间内挣扎出来。

        轰轰轰!

        受尽鸟气的韩长庚,一顿胖揍,直接就将韩碑给打哭了。

        没有悬念,直接就被林西在其元神之中,种了一颗神识炸弹。

        解除了封印之力,韩碑抽搭着给林西下跪,韩长庚在旁边狐假虎威。

        “以后主上安排的事情,第一时间完成,就是让你去杀你老婆,宰了你爹娘儿女,你都不得有二话,听着没有?”

        林西大笑出门,叫来渠水来,直接以传送阵将其传送到了大秦帝国帝都。

        该去“红岭售卖”了……

        ……

        此时的“红岭售卖”天花国都分部之中,来了两个大人物。

        一个是秦兽的靠,七层武皇境初期长老。叫做秦牧。说起来算是秦兽的一个长辈。

        一个是掌柜的王兽的靠,叫做王弼,算是王兽的一个远亲叔叔,也是七层武皇境实力,只不过,王弼乃是七层后期实力。为人也比较强势一些。

        这一次,这两个本部长老一出现,就摆出一副争抢功劳的样子,要为自己罩着的对象谋取业绩和利益。

        他们都是乘坐深埋地下的一座隐蔽传送阵来到天花国都的。

        这座传送阵,没有报备天花王室,属于不合法传送装置。

        王弼鹰视狼顾,对着同时恭敬地站在他们面前的秦兽和王兽两个看去。

        “秦兽啊,说起来,这一单生意其实算是人家委托方委托天花国都分部的,你适逢其会,正好接了这个单子,说实在的,这份业绩,应该算是这个分部占大头,你觉得呢?”

        秦兽心中愤怒,但是实力单薄,身后的靠秦牧也有畏惧王弼的传言,所以并不敢说其他的,只是低头无语,不表态。

        秦牧此时不干了。

        平时王弼在他跟前强势也就罢了,自己让一下,避免碰撞摩擦而已,并不是真的就怕了他。

        “王长老此言差矣啊!”

        王弼鹰目看过来,强势硬怼。

        “怎么,我说的话有假吗?假如秦兽不是在飞花郡分部逃命出来,他会出现在这里?”

        “那要是他不出现在这里,难道人家委托方,还不委托王兽这个分部做单子了?”

        这个道理也不说就说不通。

        但是这太过欺人了。

        明明就是林西指定秦兽接的单子,这时候主要功劳成了王兽的了。

        秦牧也是来了脾气。

        “你要这么说的话,一会儿那位委托者过来,直接就问问,他这一次委托的单子,是让谁接的。假如他说是让王兽或者其他人接的,我二话不说,直接走人,那要是他就认准了秦兽呢?你是不是还要赖着不走?”

        王弼爆发气势,直接将王兽和秦兽冲的七窍流血。

        秦牧挥手打散王弼的气势神威,身体有些摇晃。

        “姓王的,不要以为老子怕你,真的要生死相杀,指不定谁死呢,我劝你还是收起你那一套吧,老子今天给你说白了,谁想抢秦兽的业绩,老子就跟他拼命!”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在门口出现。

        一个年轻的声音讥嘲道:

        “哎呦喂,这都快半夜了,还这么热闹啊!”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9533/242849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